第337章 看见了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07-03 02:43:49 字数:2203 阅读进度:337/1229

第337章看见了

宫洺他们将每一条路的监控都翻出来之后,终于找到了那辆熟悉的车子。

从医院出去之后,那辆车子就直接岔路,朝着另外一边的郊外去了。

得到了准确的地点之后,宫洺和梁淮安便赶紧追了过去,最后在郊外的一个十字路口找到了那辆车子。

那车子停在那里,走近了看才发现是一辆即将要报废的车子。车上的痕迹全部都被擦除干净了,什么都没留下。

一无所获

梁淮安生气的踹了一脚车门,“槽”

宫洺皱紧了眉头,目光看着前方。前面是一个三岔路口,每一条都看不到任何的痕迹,不知道那个人最后朝着哪里去了。

突然,他的心突突的跳动了一下,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担忧和心疼从心口传递了出来。

宫洺皱了皱眉,“等不及了,多一分钟,她就多一分危险。”

“怪我”梁淮安咬牙,“当初要是知道这个莫远帆是这种人,我就算是想一百个方法,也要将他弄死在监狱里。”

宫洺眉头皱的更紧了,“不怪你,怪我。我的女人,本来就应该我自己来办”

沉默了三秒钟,宫洺才道。“走吧我们两个分头行动,你走那边,我走这边。”

梁淮安一愣,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太危险了。可是看着宫洺的样子,他还是收住了话。

都到了这个关头了,他心里清楚,就算前方是刀山火海,宫洺肯定也会毫不犹豫的趟过去。更别说是还不知道的危险。

“好”梁淮安点了点头,“走吧”

两人说完之后,便各自走了一个路,朝着前面追了过去。

于此同时,破旧的小屋里。

乔诗语从听到莫远帆的那个电话之后,心里一直都慌乱不已。

她是个女人,自然知道莫远帆所说的那件事的可怕。莫远帆恨透了自己,所以,他要折磨自己。

手心里微微的冒出细汗,乔诗语抿了抿唇,试探着开口。

“莫远帆,你还记得有一次你生病么”

莫远帆吃东西的手顿了一下,“行,你既然要和我忆往昔,那我也陪你玩玩。反正,现在人都还没来。”

“我不是要忆往昔,我只是想要你想想,我以前对你怎么样我嫁到莫家三年,我自问自己没有对不起你,也没有对不起莫家。不管是你生病,还是你妈生病,我都尽心尽力的照顾。难道那些都抵消不了一切么”

莫远帆皱了皱眉,“哦,原来不是忆往昔,是要给我讨价还价来了我告诉你,你就死了那条心吧那时候你对我们那个样子,是因为你还需要我养活。你的那个拖油瓶家族,也需要我来养活。不要把你们的贪心嘴脸当做是对我好,我恶心。”

乔诗语抿了抿唇,“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你说是什么样你不会告诉我你都是心甘情愿的吧那我真的要笑死了你这种黑心肠的人,你说什么心甘情愿菲菲那么好,还不是被你害死了不仅如此,你还把她忘得一干二净”

又扯到了菲菲了,乔诗语顿了顿。

“你说的菲菲,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一下。不管你愿不愿意相信,我都是要说的”

莫远帆哼了一声,“我看你还能狡辩什么”

乔诗语想了想,将自己记忆里的一些事情都说了出来。包括自己和菲菲一起在地下室里,一起偷偷逃出来。最后,菲菲为了救她,又被抓回去的事情。

“我没有撒谎,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对菲菲,我心里是万般的感激但是,这也不是我由着你陷害我的理由”

莫远帆嗤笑了一声,“那我说的有错么说来说去,还是你害死了菲菲。你为什么当时不自己出去为什么要让菲菲救你”

乔诗语无语了。

当时如果她能选择,她肯定会出去。可是,那时候的她还小,又在那种情况下。当时脑子里想的什么,她都不记得了。

她怎么知道,当时为什么自己没出去。还是,自己根本没有时间出去

莫远帆说着越加的咆哮起来,“你还说不是你害死菲菲的就是你我掐死你”

说着,他便走过来,狠狠的掐住了乔诗语的脖子。

模糊的光影里,乔诗语几乎可以看见他的目光万般的狰狞。仿佛就是在那一瞬间,她看清楚眼前的画面。

乔诗语抿唇,对于菲菲,她心里一直都饱含着感恩和愧疚的。如果莫远帆这样掐死自己,也比死在那些人的手里好。

只是,她注定要对不起小汤圆和宫洺了。

想到这里,她露出了一抹释然的微笑。

莫远帆仿佛是被这个微笑烫到了一般,快速的放开了她。在原地愣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又道。

“你想要我掐死你这样,你就可以死的轻松一点了是吧你想得美,我不会上当的。我给你准备的大餐,你一定要好好欣赏才好啊”

说完,他又重新坐下,高兴的开始吃东西。

乔诗语这才有机会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那个地方。刚才看不清楚,但是现在能看清楚了。

是一间很破的房子,外面有太阳,可以证明是白天。

房顶上的瓦片已经松脱了,有阳光从缝隙里照耀进来。

地上是凌乱的稻草,而自己则是被绑住了脚丢在床上。

大概是莫远帆以为自己看不见,所以没有绑她的手。想到这里,乔诗语心里又升腾起了一丝希望。

若是等莫远帆不注意的时候,或许她可以想办法逃走

正想着,莫远帆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酒瓶子。他大概是啤酒喝多了,想要去上厕所。

事实证明,乔诗语想的是对的,他起身之后,便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从他的脚步声可以判断出,他朝着屋后过去了。

乔诗语赶紧起身开始快速的解自己脚上的绳子。

绳子绑得不紧,她很快便解开了,然后蹑手蹑脚的下床。

走出门,伸头看了一眼周围没人,她的心几乎要跳到了嗓子眼。确定莫远帆真的没看见,她疯狂的朝着前面的路上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