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变态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07-03 02:43:48 字数:2224 阅读进度:336/1236

第336章变态

宫洺在卫生间洗澡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心尖没来由的一刺。

他皱了皱眉,快速的拿起了衣服传来出来。

一推开门,便看见床上本来乔诗语躺着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了。除此之外,房间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慌忙拉开房门追出去,走廊上也空无一人。

宫洺慌忙拨通了乔诗语的手机,却发现乔诗语的手机还在房间里。

这下子,他终于意识到,乔诗语应该是出事了。心里懊恼不已,刚才为什么不坚持一会儿不要动

他第一时间给梁淮安拨打了电话,“叫你的同事帮忙,封锁所有的道路,调取监控。”

梁淮安正在和宋晴天打情骂俏,上次在温泉那件事之后,他以为自己和宋晴天已经是情人关系了。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妮子最近几天又开始排斥他起来了。

还口口声声的说要出去什么化装舞会找男人,气得他不行。

这不,这两天,他每天都化妆成不同的男人,在化装舞会上勾搭她,他都快要精分了。这不刚才,宋晴天还一个劲儿的要拉他去开房,他又是生气又是好笑。

突然间,接到了宫洺的电话,他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

“诗语不见了”

梁淮安,“”

也顾不上和宋晴天说再见了,便快速的从舞会上跑了出来。

到了外面,他才一把甩开面具,上了车朝着警察局跑去。

身后,追出来的宋晴天连人影都没看见,只看见了一个丢下的面具。

宋晴天捏着那个面具,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是个正人君子”

梁淮安在路上先是给同事拨了电话,主要是他在警察局里面人缘不错,所以大家都愿意帮他。

之后,便火速去了医院。

宫洺已经找到了医院的监控,梁淮安到的时候,正好看见了监控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推着一个轮椅。那个男人脸上带着口罩,看起来就像是医院的医生。

他推着的那个人,虽然是低着头的,但是一眼就可以认出是乔诗语。

她低着头一动不动的,很显然,是着了道了

梁淮安忍不住爆了个粗口,“槽这到底是谁不想活了连我嫂子都敢带走”

宫洺眼神冰冷,“莫远帆”

梁淮安一愣,“莫远帆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有点熟悉”

下一秒,他恍然。“是嫂子的那个前夫吧”

“嗯”宫洺冷冷的说道。

梁淮安瞬间改口,“原来是那个人渣啊他怎么那么快就出来了”

“那还不是要问问你们,怎么这种人还这么早就放出来了”

梁淮安,“”

监狱和他有什么关系啊他是警察,又不管那些东西。不过,这个时候宫洺正在气头上,他也不也惹他生气便点了点头。

“哥,都是你说的对”

正好,他的手机也响了。

是同事给他发资料过来了,他慌忙拿出来看了。画面上显示,那个人影出去之后,便上了一辆车。

那车子后面的牌子被贴起来了,于是,梁淮安又赶紧开始联系全城的车辆管理。开始,调查和匹配这辆车子。

宫洺则是一遍一遍的将每一条路的监控全都仔仔细细的开始翻看。

乔诗语醒来的时候,头疼的厉害。

她动了一下,才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看见的那个影子。还有听到的那句话

顿时浑身一凛,莫远帆

他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耳边响起了碗筷碰撞的声音,乔诗语猜测莫远帆这个时候肯定是正在吃东西了。

她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这里的样子。可是,眼前昏暗,只有星星点点的影子,判断不出来。

正想着,耳边响起了脚步声,她慌忙闭上眼睛。

下一秒,莫远帆的声音已经响起,“我知道你醒了,装什么”

乔诗语这才睁开眼睛,“莫远帆,你到底想干什么当年的事情,明明是你的错,现在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你既然出来了,应该好好做人”

莫远帆哼了一声,“好好做人你和宫洺毁了我的一切,你害死了菲菲,他害的我的辉腾什么都没有了,我还怎么重新开始我问你”

乔诗语抿唇。“菲菲那件事,你应该也知道了,案件已经破了,菲菲是个好姑娘,但是真的不是我害死的”

“你给我闭嘴”莫远帆压根不愿意听。

“害死人的人,是从来不会承认自己害死人的我一早就知道,你肯定会这样说。不过没关系,法律不能惩罚你,我可以。”

闻言,乔诗语心下一凛,“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莫远帆顿时淫笑一声,“你说呢”

这种声音,让人发颤。乔诗语慌忙伸手搂住自己,“你不准碰我。”

莫远帆再次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会自己碰你吗不会的上次想碰你,那是我昏了头了。你这个女人就是个毒药,谁碰了谁倒霉。更何况,我还嫌脏呢但是我会多找一些人来,让你欲仙欲死。”

说完,他当着乔诗语的面拨通了电话。

“上次不是说好了么关键时刻你可得帮我啊现在,我要你找一些人来。对,要特别脏,特别恶心的男人。多找几个,我要好好招呼招呼我的一个老朋友。”

那端是乔诗琪,从莫远帆在医院将乔诗语带走的时候,她已经掌握了一切了。

现在听见莫远帆打来的电话,她心里一阵爽快。

乔诗语竟然也有这一天么想到她一向自视清高,很快也会变成残花败柳,还是那么多肮脏的人一起,她就高兴的简直想要跳起来。

忙不迭的点头,“好,你等着。”

之后,她便挂断了电话。

乔诗语听完了全程之后,虽然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害怕,可还是苍白了脸。

她是女人,尤其是知道莫远帆这种变态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的。莫远帆仔细的观察着乔诗语,终于在她脸上发现了惊恐。

那种感觉比他从监狱里出来还要开心,他顿时哈哈大笑。

“我真的很期待,宫洺亲眼看见自己的女人成了残花败柳,会是什么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