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算你们狠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07-03 02:41:53 字数:2260 阅读进度:184/1236

第184章算你们狠

宫洺觉得自己等不了了。

不仅是因为他答应了老爷子那边,一年之内的约定。还有就是他刚才看见了顾程昱和她在一起。

她们之间的关系那么亲密自然,他承认自己很嫉妒。嫉妒的快死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宁愿这些年陪在她身边,和她一起在意大利的是自己,而不是顾程昱。

所以,当他知道今天是七夕的时候,几乎是电光火石间,就想着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和她表白。

哪怕,将她吓跑了,他再将她追回来,也不想看见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见她不说话,宫洺又道。“我们在一起好吗”

乔诗语的心彻底的乱了,被他突然的表白,也被自己竟然还会跳动的心搅乱了。

明明,五年来,她一再的告诉自己,宫洺是她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再见的人。她也一直告诉自己,她要为自己而活。

可现在

一定是因为小汤圆太喜欢他的缘故,对,一定是这样的。

她愣了一会儿,才开口。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接受你”

宫洺一愣,便听见她声音低沉的又说道。“从前的宫先生是一个四肢健全的正常人,我尚且会离开。更别说,现在的你,只是一个失去了行走能力的残疾人。”

乔诗语本来以为这种话,说出来便是说出来了。可是,她说完之后,便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一把剪刀扎进去,伤在宫洺的心里,也同样疼在自己的心里。

宫洺的眸光一沉,良久才沉声道,“你嫌弃我”

他的目光里透露出脆弱的痕迹,从来没见过他如此脆弱过。

乔诗语慌忙别开头,“是,我嫌弃你”深呼了一口气,有些事情已经开了头了,后面的便不再那么难以说出口了。

“以我现在的条件,追我的人那么多。我为什么要去接受一个残疾人宫先生,请回吧”

说完,乔诗语便径直越过宫洺朝着方便走去。

经过宫洺身边的时候,宫洺突然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手掌冰冷,从她的脉络里清晰的渗透进去,让她的浑身一僵。

宫洺低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追你的人,也都像我一样爱你如命么”

乔诗语一愣,他说他爱她如命。

本来,她应该笑的。可是,蓦的又想起了张嫂说的,他得知了自己的死讯之后,便出了车祸的事情。

突然间,就笑不出来了。

一把甩开了宫洺的钳制,乔诗语头也不回的开门,关门。

将那一切,关在了她的心门之外。

小汤圆听见动静跑出来,听见了卫生间里哗啦啦的水声。她敲了敲门,“妈咪,是你在里面么”

“嗯”乔诗语吸了吸鼻子,淡声道。

“妈咪,叔叔呢”

“他走了”

“哦”小汤圆低下了头,还以为叔叔会成功呢,看样子失败了啊。

乔诗语洗完澡之后,又哄着小汤圆睡了。正要休息的时候,听见了走廊上响起了脚步声。

她鬼使神差的打开门,看见酒店里的服务员正在收拾残局。

其中一个服务员还在感慨,“哎,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为了追女孩子,不仅在外面这走廊里装饰了鹊桥。还包下了咱们小区外面的那个拱桥呢,那里更好看。只可惜,貌似一晚上女主角都没出现。”

“你懂什么那个男人虽然好看,但是是个残疾人,怎么会有人喜欢呢”

乔诗语皱了皱眉,正要开口。那个服务员手里拿着一束花递给乔诗语。

“小姐,这个花丢了也可惜,不如给你吧”

乔诗语下意识的伸手,可伸到了一半还是摇头拒绝了。

“不了,谢谢。”

翌日,乔诗语再起来的时候,走廊上已经恢复了原样。照例将小汤圆送去了幼儿园,乔诗语才去了工地。

工地这里的进度已经过半了,乔诗语加快了速度,想着,不如早点结束,早点离开。

只是,今天的工作效率是在是有点低。乔诗语在画错了第三次图纸的时候,被工人叫住。

“乔工,你看起来神色不是很好。不如你过去那边休息一下吧

乔诗语摇了摇头,“抱歉,耽误大家的工作了。给我十分钟,我一定改好。”

众人都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没事的,您还是好好休息吧”

乔诗语没再说话,而是拿着手里的设计稿去了一边。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冰水,喝下去。然后她拍了拍脸颊重新进入工作、

那边,工人们见她休息了,还以为自己要下班了呢。结果,没想到过了十分钟,乔诗语果然又回来了。

将画好的图纸递给他们,“可以了。”

为首的那个工人还有点不敢相信,“你确定真的可以了”

“确定”

那人接过去看了几眼,旋即瞪大了眼睛。

再看向乔诗语的眼神里充满了震惊和佩服。“乔工不愧是老板请来的专业设计师,这个地方改得太好了。本来,这里的这堵墙很影响的,现在好了。不仅障碍消除了,还多了很多可能。”

其余众人闻言,也都围了过来。看到这里,也是万分的震惊。“乔工果然厉害。”

乔诗语笑了笑,才道。“有事可以随时来问我,我在办公室。”

“好的”

于此同时,远东集团总裁办公室。

好几个中年男人都围着庄臣,哭丧着脸哀求。

“庄助理,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求你了,你就帮我将这份文件拿进去吧”

“庄助理,顺便把我的也带进去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庄臣嘴角抽搐,“你们怕难道我就不怕了”

“您是特助啊您平时和宫总的关系最好,一定有办法的。”

庄臣摇头,“我真的爱莫能助。”

话音刚落,那几个人几乎都要给庄臣跪下了。

“不是我们不愿意,实在是今早到现在,我们的方案都改了好几遍了。我实在是改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恐怕要没命了”

另外一个人更加夸张,直接拿出了血压仪,给自己测了一波。

“我的血压都飙升了,您不能见死不救啊,庄助理”

庄臣,“”

算你们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