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节哀顺变吧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07-03 02:41:38 字数:2239 阅读进度:164/1236

第164章节哀顺变吧

“站住”宫洺突然喊道。

他找了她那么多年,即便是她有了孩子,他也不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她在他的面前消失了。

岂料,乔诗语非但不站住,反而走的更快了。

真是冤家路窄,五年了,她因为工作关系,回来那么一次而已。怎么就那么巧,又碰见宫洺了。早知道,真的不该回来。

一个跑,一个追,很快便吸引了酒店里的保安。

保安直接赶过来拦住了她们,才看向宫洺。“先生,需要交派出所吗”

宫洺摇头,“直接把这母女俩带去我的办公室。”

乔诗语哪里肯,“我们是酒店的客人,你们没有权利抓我。我要去告你们。”

保安顿时为难了,“宫总,你看这。”

宫洺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她偷了我的东西。”

保安这下子不怕了,直接将乔诗语押走了。很快,宫洺也跟了进来,将门关上。

乔诗语抱着孩子站在沙发前,皱眉看着他。“宫先生,我刚从国外回来,我不知道我偷了你的什么”

刺耳的宫先生三个字,让他的眉头紧蹙。

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正常,沉声开口。“小骗子,你还说没有你偷了我的心。”

乔诗语,“”

怀里的小汤圆顿时捂住了眼睛,“羞羞。”

乔诗语咳咳一声,忙捂住了小汤圆的耳朵。“你应该看见了,我有了孩子,有了家庭了,你这样是不道德的。”

闻言,宫洺心口一窒。

良久才道,“那又怎么样”

“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说呢你让我出去吧,孩子的爸爸还在等我”

岂料,下一秒,宫洺突然又按住了她的手。

“还骗我,方才孩子已经说了,她的爸爸已经死了”

乔诗语,“”

正想着,宫洺已经滚着轮椅慢慢的朝着她这边逼近过来。乔诗语下意识的后退,跌坐在沙发上。

眼看着宫洺已经将她挤在了沙发里,乔诗语慌忙伸手抵住了他。

“等等,等等。她的爸爸是死了,但是她还有后爸。反正,你这么做是不道德的,请你马上放我出去。”

宫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你到底嫁了几个男人”

乔诗语怎么忘了呢宫洺是个重度洁癖患者,这不就有点嫌弃了吗

心念一动,她忙道。“不多,也就三四个吧没办法啊,汤圆的爸爸太惨了,才刚生下汤圆他就没了。我为了养汤圆,只能改嫁。大概是我克夫吧,我嫁一个死一个。所以就”

乔诗语一边说,一边默默的庆幸,幸好捂住了女儿的耳朵。

“我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乔诗语了,所以你还是放了我吧”

岂料下一秒,宫洺却突然将她抱在了怀里。他的双臂死死的钳住她,仿佛要将她扣在肉里。

乔诗语整个人都懵了,拼命的挣扎。“宫洺你干什么你疯了”

旁边的小汤圆突然开口。“叔叔,你哭了”

乔诗语也傻眼了,宫洺哭了怎么可能呢他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怎么会哭呢

下意识的松开了汤圆的耳朵,乔诗语伸手触摸过去。下一秒,宫洺直接松开了她,转过头。

“你走吧”

乔诗语皱眉,这么简单就可以走了

黑暗的房间里,他背对着她,身下的轮椅在暗夜中闪着幽光。

乔诗语张了张嘴,本来想问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可是,话到了嘴边还是咽下去了。

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就算是问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想到这里,她抱紧了小汤圆,头也不回的下了楼。

宫洺坐在那里,直到听不见那个女人的脚步声,他才点燃了一支烟,慢慢的吸进胃里。

一夜,他都没有出来。

梁淮安接到通知赶到的时候,房间外面已经围了好几个人了。

大家都在商量,“要不撞门吧”

“还是割掉门锁比较好。”

梁淮安皱眉,“什么情况”

庄臣忙道,“宫总昨天就在里面了,到现在都没出来。好话坏话都说尽了,他就是不出来。你说这可怎么办”

梁淮安摸了摸下巴,根据以往的经验道,“你说了乔诗语找到了没”

庄臣点头,“说了,可是也没有反应。”

这个都没反应这下问题大了

“难道是死了”梁淮安一脸惊悚的看着那房间。

庄臣直接给了他一个暴栗,“别咒我们宫总。”

梁淮安其实就是口无遮拦的说说而已,忙捂住脑袋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宫洺以往最关心的就是乔诗语的事情,今天都没反应,那就说明”

两人说着对视了一眼之后,纷纷恍然大悟。

“我马上去调取监控。”庄臣说到。

片刻之后,他们两人对着监控画面里的那个熟悉的女人,嘴巴长成了o型。庄臣直接哭了,“乔小姐,真的是乔小姐回来了”

“可是,乔小姐回来不是应该高兴的吗”

梁淮安没好气的指了指乔诗语抱着的孩子,“要是她结婚生子了,还能高兴的起来吗”

庄臣一秒闭嘴,“这可怎么办”

梁淮安摸着下巴,好半晌才道。“踹门吧”

不然,还能怎么办

庄臣咬牙,“可是宫总会生气的”

“到底是生气重要,还是饿死重要”

那肯定是饿死重要了

啊呸,不是不是。庄臣忙将这个可怕的念头甩开,叫人。“踹门。”

片刻之后,门砰地一声被踹开。里面浓烟滚滚

梁淮安捂住鼻子,眼睛都睁不开。“哥,你这是要烧房子还是要毒死自己啊。”

再一看,宫洺的眼前,一个烟灰缸里面全都是烟头,这得抽了多少啊。

赶紧将门窗都打开,梁淮安才走到了沙发边上坐下来。“哥,节哀顺变吧”

宫洺没理他,又点燃了一支烟。

梁淮安简直佩服,一天一夜没睡,他竟然还能扛得住还有心情抽烟

一把将他的烟扯掉,他说道。“你要是还喜欢她,那就去把她抢回来啊。就算她嫁了人又怎么样有了孩子又怎么样要是想放手,那就不要折磨自己。不是还有个白莲花等你娶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