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喂饭

小说: 邪性总裁太难缠! 作者: 望北 更新时间:2019-07-03 02:41:02 字数:2272 阅读进度:115/1033

第115章喂饭

两人的互动看起来十分的亲热,宫洺下意识的要推门进去,蓦的又想起了什么,停住了脚步。

直到庄臣的电话再一次响起,宫洺才转身出去。

在车上换好了衣服,又重新洗漱了一遍,宫洺才起身回到了病房。

饭已经吃完了,顾程昱正在和乔诗语闲聊。看见他进来了,两人的声音都顿住了。

尤其是顾程昱,立刻十分警惕的站起身,仿佛来的是要打仗的对手似得。

宫洺也不生气,只淡淡的笑道。“顾先生来了”

顾程昱皱眉,“宫洺,你还好意思来”

宫洺眉梢一挑,“我为什么不好意思来”

“就是你把诗语害成这个样子的,你现在在这里装什么好人”

宫洺抿了抿唇,“这是我和我未婚妻之间的事情”

顾程昱顿时跳起来了,“你胡说什么你和诗语已经分手了”

宫洺不吭声,顾程昱又去看乔诗语,“诗语,你说话啊”

乔诗语则是看向宫洺,从刚才到现在,这个男人都是的表情看起来那么的志在必得,又让她想起了当初他要她和他在一起时候的样子。

“顾程昱,你先回去吧”乔诗语说道。而且,这本来就是她和宫洺之间的事情。

顾程昱虽然不想走,但是看见乔诗语那么坚定,便点了点头。

“那我先回去了,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立刻打电话给我。”

“好”乔诗语点头。

等顾程昱走了,乔诗语才开口。“宫先生,我想我刚才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是”宫洺点头。

“那你为什么还要说那样的话”

“因为我不同意”宫洺说着,又补充了一句。“我反悔了,我想把你留在我身边。”

“你无耻”乔诗语咬牙。

“随你说”宫洺笑道。“只要你愿意留下来,你说什么都可以。”

乔诗语被他弄得没脾气,只好摊牌。

“没有意义了,我已经不爱你了,宫洺。”

宫洺微笑,“你撒谎,你才是无耻的小骗子。”

“我没有撒谎”乔诗语咬牙。

“那你为什么留着我给你的戒指,和你母亲的遗物在一起。”宫洺说着,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链子送到了乔诗语的面前。

乔诗语一把夺过,“我我以前放的,我已经忘记拿下来了。”

说罢,她便直接解开,将那戒指拿出来丢在了地板上。

宫洺眸光微沉,走过去弯腰捡起来。“就算这个是你忘记了,那在仓库的时候,你舍命救我是为什么”

“我说过了,那是报答,你为我挡一刀,我为你打断绳子,谁也不欠谁”

“不”宫洺咬牙,“你欠我一个孩子当初你自己答应的,要为我生个孩子。”

说罢,他突然往前,大掌直接从被子下面钻进了她的肚子上,在她的肚子上摩挲。冰凉的手指,很快让她浑身起了鸡皮。

乔诗语忙挣扎,“宫洺,你干什么”

“我的摸我们的孩子你答应要为我生个孩子,如果你一定要走,那就生个孩子再走”

“不可能”乔诗语咬牙。“我也说过,我的孩子要出生在一个充满爱的家庭里。现在,我明知道最后要走,我不会给你生孩子。”

“由不得你”宫洺冷声道。

“那就试试看”乔诗语也倔强起来了。

她总是那么的倔强,让人无奈。

宫洺最后只能使出杀手锏,“你难道从来没有怀疑过,te为什么会看上永安”

乔诗语一愣,“你说什么”

宫洺不说话,但是乔诗语却已经瞪大了眼睛。“你认识te的人”

“大概算是认识吧”

“所以,当初te收购永安是你从中作梗”

闻言,宫洺眸光一黯,“我现在在你心目中,已经是这么坏的人了吗”

乔诗语抿了抿唇,“难道不是吗你正在威胁我。”

“呵”男声轻声的笑了。“如果你说是,那就是吧我现在正式告诉你,我是te的总裁,永安现在在我的手里。如果你不想顾程昱的一番心血打水漂,那你就听我的话,留在我的身边。”

乔诗语已经目瞪口呆,她刚才听到宫洺说起te的时候,还以为宫洺只是认识te的老板,毕竟他也是从美国回来的。

可现在才知道,原来他才是te的老板。

她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宫洺,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良久,她才开口。

“即便你这样把我留在你身边,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不管”宫洺仿佛失去了耐心,“你只有这一条路,留在我身边,给我生个孩子。”

说完,他便起身出去了。

乔诗语颓然的坐在那里,久久不能回神。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张嫂带着饭盒走进来,看见乔诗语躺在那里,她一阵心疼。

“才几天没见,小姐您瘦了这么多,还弄得浑身是伤。”

“您怎么来了”乔诗语问道。

“是先生叫我来的啊他说你在这里住院,叫我多准备些汤水来。”说完,她便将炖好的汤和菜从提篮里拿了出来。

“您现在不能动弹,我来喂您。”

正说着,宫洺也从外面回来了。直接接过了张嫂手中的勺子,“你回去吧,我来喂。”

张嫂当然是乐得看见他们俩关系好的,当即点头。“那我回去了明早我再来送饭。”

说罢,她已经走远了。

宫洺耐心的打了一碗汤,舀了一勺子送到乔诗语的嘴边,乔诗语却抿着唇不说话。

宫洺也不生气,停顿了一下才将勺子拿回来,慢条斯理的开口。

“中午我看见了,顾程昱给你喂饭。”

乔诗语心下一紧,但是很快她又故意的点头,“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宫洺笑道。

然后,他端起了桌上的汤碗喝了一口,下一秒,他一把钳住了女人的后脑勺,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乔诗语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被男人攻城略地,再然后温热的汤水顺着男人的舌,慢慢的滑至她的口腔。

汤喝完了,可是男人却还没有松开她。他压住她在她的唇上辗转厮磨了很久,才将她放开。

而此时的她已经双颊陀红,呼吸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