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许久之前的隐患

小说: 虚渺烟华 作者: DQD洛洺 更新时间:2020-02-14 10:35:16 字数:6159 阅读进度:28/41

<>app2();

铁剑主捻起了一朵从窗外飞来的紫红色月季花,望着它那在晚风中抖动的点点花蕊,说:“是花女王发来的消息。”

“怪了,她怎么会给我们发消息?”涂鸦使者疑惑地问道。

花瓣发出了“丝丝”的声响,化成了一粒粒紫红色的绚烂光芒,渐渐融入同样绚烂的晚霞里。而这时,月季花所传达的消息已经流入了铁剑主的脑海。

“看来,这是一个不妙的消息,我们得做好准备。”铁剑主的表情立即严肃了起来。

“我就知道,第二皇女带来的准没有好事!”涂鸦使者收起了桌上精致的茶具,眼里闪烁的光芒也随之消失了,说:“唉,我其实是厌倦战斗的。”

在塞尔维乌斯十六世战死沙场的时候,帝国上下人心惶惶,一是对国外敌人的恐惧,二是对国内不安因素的畏惧。毕竟国不能一日无君,一个中央集权的帝国没了政治权力中心,各个部门就跟瘫痪了没两样。不过,元老院暂时稳定了局面,皇帝还在世的时候,元老院就是拥有一定权力的,所以,元老院对政治的全盘接管使国内大多数的不安因素自动平息,那些计划谋反的家伙也不得不打消自己的念头,当然,也不是所有的恶徒都会束手就擒。一位有着赫赫战功的将军,此时就有了他自己的想法。

把这些人称之为“恶徒”,并不是完全的正确,他们有着自己的理想,有着自己的追求,也有着自己的觉悟,毕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他们看到了权力巅峰的荒淫,他们欲要取而代之,自己享受那份独到的荒淫,人皆有私心,而配得上王座的人,私心比谁都要大,为了自己的王座,他们或许会考虑到人民,但他们决不会把人民放在首位,他们首先考虑的是自己的利益,正因如此,各种内斗永远不会停歇,到头来,受苦的还是广大的人民群众。如果人类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争夺上,那么生产就会停止,时间一长,所有的争夺者都会发现,东西是越抢越少的,自己曾经拥有的,反而在争斗中消耗了,自己不曾拥有的,却永远也不是自己的。

提比略在年轻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他也知道,要想让一个封建国家的皇权的消失,花上几十年,甚至几百年都实现不了,自己能做的,也只是削弱皇权,其实也不能说是削弱,提比略能做到的,恐怕仅仅是限制。

年轻时候的提比略,看到了很多,也想着很多,他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一些问题,比如战争从何而来,最终又会走到哪里?为了探索这个问题,他加入了军队,在一场场厮杀中,他看到了战争的麻木,看到了战争的荒谬,一个个生命因为上级的一声号令,互相地残杀,再一个个逝去,不过上级也是接到了上级的命令,上级的上级……这样推算下去,矛头最终指向了皇帝——那时的皇帝,应该是塞尔维乌斯十五世。十五世是一个很有骨气的男人,他有时会向大众演讲,说什么我们不能退让分毫,如果有一寸土地被敌人夺取,就算我们血流十丈远,我们也要把这片土地夺回来!

十五世的演讲让民众为之热血沸腾,人们不仅高呼着“皇帝万岁”,还穿上铠甲为皇帝展示自己的忠诚与勇敢,可最后,可最后呢?他们在冲锋的号角中,遍体鳞伤,忍受着非人的痛苦,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后,倒下了,他们至死也没弄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战。

提比略想到了这些,不由得埋下头去,自己作为一名士兵,最重要的就是听从命令,冲锋的时候要是退缩,那就是逃兵!可是,自己也不能就这么白白地倒下去,因为他还没弄清楚自己为什么而战。

唉,非要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难道我们之间就不能友好相处吗?的确,人类会本能地对哥布林,不死族,奥术畸体,暗夜亡灵之类的怪物产生厌恶,但是,如果那些哥布林,不死族,奥术畸体和暗夜亡灵,对人类的感觉不也是这样的吗!

无论是哪一阵营,他们的领地大部分都位于平原,都是一年四季温暖如春的,无旱无涝,环境滋润。在这样近乎完美的自然条件下,如果两方都和平地发展生产,一般是不会出现饥荒这种天灾人祸。那么,这场战争又是是为了什么呢?

按照史书的记载,的确是暗夜亡灵这一阵营先对人类发起进攻的,但是,史书所描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历史从来都是由胜者谱写,至于失败者,就成为了邪恶的化身。就像这世界上本无善恶之分,胜者把自己定位成了善良,把败者定位成了邪恶,败者畏于胜者的势力,不敢吭声,大众便会相信胜者的言论,认为败者所做的一切都是邪恶的,胜者做的一切都是正义的,就算有看出蹊跷的,也和败者一样,不敢吭声。

或许,是人类先向暗夜亡灵发起了进攻,并以敌人的城池为基础,修建了永恒之城,后来,暗夜亡灵把永恒之城夺了回来,但是人类对这座城池依然念念不舍……没有人会知道历史的真相,就算知道了,也改变不了当前的现状。暗夜亡灵们记载下来的历史,估计也是被改写过的吧,面对连年不断的战争,帝国的皇帝与暗夜亡灵的领导者也没有想过和解,或许,他们一开始就没想过和解,为了自己囊括四海,君临八方,坐拥天下的狭隘梦想,不惜牺牲自己的士兵百姓,发动一场场的掠夺战争,要不是因为自然条件优越,后方的产粮还能勉强供给前线的缘故,饥荒会一点点的把两大阵营彻底瓦解,所有人都会在掠夺中失去一切。

眼看着就要冲锋了,时间不容提比略多想,他大吼了一声,跟着战友的步伐冲了上去,他手里紧握着长矛,眼里只有沸腾的怒火,他看到了战友一个个地倒下,牺牲得毫无意义,提比略不希望这些可怕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他本能地向后退缩,因为他看到了,把他的战友纷纷砍倒的怪物,是一个身高将近两米五的骷髅将军。

骷髅将军挥舞着一把硕大的巨剑,这把巨剑恐怕得有一百斤沉。每当他挥舞的时候,呼啸的风浪都会席卷起地面的黄沙,宛如一缕薄雾笼罩在战场的上空,透过这层黄沙薄雾,战士们看到了骷髅将军狰狞的目光,和在他胸膛的肋骨处,一条条如枯叶般飘摇的腐肉。

又是一队士兵倒了下去,他们的死相很惨,是被巨剑拦腰斩断的。被斩断的地方缺失了至少二十厘米,这一部分,在被巨剑挥舞下的冲击力中,化为了肉泥。沸腾的鲜血不断地从裂口处淌了下来,但是这沸腾的鲜血只要滴入了黄沙,就会消逝地无影无踪,再也找不到了。

这么毫无意义地逝去,可不是提比略想看到的,但是装备着横向冠羽的百夫长下达了命令:任何人都不准后退!他知道,如果自己的小队打倒了不死族的将军,这份军功足以让他荫护子孙了。这种想法说是自私,但又不是自私,毕竟奋斗总不是一件坏事,士兵们也在想,如果是自己杀掉了不死族的将军,那么就可以成为百夫长那样的男人了。

就算提比略没有听过拿破仑元帅说的话,这个道理他也不是不懂,但是提比略想到了为皇帝卖命的下场,无论是士兵还是军官,很少有能活到四十岁的,战争中高得离奇的死亡率,被帝国高层刻意隐瞒了起来。在一次次盛大的入伍仪式中,高级军官们会说军队的待遇是如何的优厚,但是,那些因为残疾而不得不退役的老兵,他们只能领到很少的生活保障金,只能够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至于他们的家人……一个家庭没有了顶梁柱,其余的人只能拼了命的劳作,而在战争发生之前,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

想的太多会迷失方向的,提比略也意识到了这点。他咬紧牙关,握紧长矛,勇敢地冲了上去。骷髅将军看到了提比略眼中的光芒,这光芒异于常人,是那么的清澈明亮。

突然间,手中的长矛被带有着腐肉气味的骷髅将军给一把抓住,一股极其汹涌的力量从前方向提比略袭来。就像往常钓鱼的时候,一条大鱼上了钩,本以为能把它掉上来,却发现这头鱼臂力惊人,反而把自己拽进了水里。提比略当时就是这个感觉,连人带矛被一齐拽了过去,然后眼前的就是,骷髅将军的血盆大口。

令人作呕的腥臭味,弥漫在提比略眼前,提比略感到眼睛里有着什么在微微作痛,就像辣椒油一样在眼球里焦灼。他用手扇去眼前那腐臭的气体,抹去从眼里淌下的泪水,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一只惨白的手骨给拎了起来,而之前的长矛,已经被折断,插入了黄沙之中。

提比略像一只被人揪起了耳朵的兔子,无力地在半空中挣扎着,他呼喊着,扭动着,他从来也没有这么的慌乱,因为他从来没有这么的接近于死亡。“提比略,别慌!”百夫长大喊道,只见他冲到了队伍的最前端,当机立断,手里的利剑挥向了骷髅将军的腕关节,一下子就斩断了那勾魂的骷髅手。

骷髅类的生物骨骼质地坚硬,刀剑的挥砍一般只能在骷髅骨骼上留下一道道刃痕,但是,如果剑士的技术高超,能把剑刃嵌入骷髅骨骼的关节处,那么只需要轻轻一用力,那块部位就和本体分道扬镳。当年的庖丁解牛也是这个道理,不过能把技术练得如此炉火纯青的人,还真是少之又少了……

被百夫长斩断下来的骷髅手落入了黄沙之中,化为了一粒粒与黄沙形状相似的白色粉末,骷髅将军望着自己光秃秃的手臂,眼中冒出了一道凛冽的红光。百夫长见势不妙,立即档在了提比略身前,他把利剑向后横着一甩,借此蓄力,向骷髅将军的头颅挥砍,因为他感受到了,那道凛冽的红光是那么的不同寻常,自己从一个普通士兵干到现在,这十多年来,经历了无数次的死斗,也与无数的敌人交手,可唯独没有见过如此凛冽的光芒。百夫长心里暗暗地感到,自己恐怕遇到了人生中最为强悍,也是最后一个对手,因为自己的求功心切,命令自己的士兵冲向了敌人的将军,殊不知这简直是让他们去送死,能有二十几人,被这骷髅将军剁成了肉酱。如果自己能及时向上级汇报,请求己方精锐的援助,而不是与敌人硬刚,这些令人难以承担的错误,就都不会发生了。

或许,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朋友了,或许,再也不能总是想着荫护子孙了,但是,百夫长还是挥起了利剑,直面自己所犯下的错误。他曾经相信自己的实力,与骷髅将军相比不会落得下风,但是刚才那道凛冽的红光打乱了百夫长的节奏,他出剑的速度变得有些迟钝,以至于利剑在砍向骷髅将军的一刹那,被……另一只骷髅手紧紧地握住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血光之聚吗……”

利剑并没有砍到骷髅将军,它在骷髅手的紧握下原路返回,砍下了百夫长自己的头颅。百夫长发出人生中最后的呼喊,倒在了地上,带着很多未竟的愿望和愧疚,死不瞑目。

瘫坐在地上的提比略看到了这五秒钟发生的一切,他也看到了红光中隐藏的威慑,但是他更看到了百夫长和其他士兵们的梦想,那就是好好地活着!如果自己不把这个骷髅将军彻底地打倒,还会有更多的士兵牺牲在这滚滚黄沙之中!

其实,机会就在眼前,那是百夫长和士兵们用自己的生命为提比略创造的机会。已经失掉了一只手的骷髅将军,为了抵挡百夫长挥来的利剑,不得不把巨剑扔在地上,用仅有的一只手来接住百夫长的挥砍,也就是说,此时此刻,骷髅将军没有任何的防备,他失去了一只手,另一只手握住的却是剑刃,而且在刚刚接住剑刃并反向推开的时候,有两根惨白的手指被斩断,化为了同样惨白的粉末洒向了黄沙。他虽然打败了百夫长,但是百夫长不是独自一人在作战!

提比略当机立断,一个鲤鱼打挺起了身,拔出了腰间悬挂的短剑,而这时,骷髅将军那仅存的三根手指已经夹不住沉甸甸的剑刃了,百夫长曾经使用过的利剑杵在了黄沙里,但是,如果骷髅将军用这三根手指握住剑柄,他应该还能勉强地挥起剑来。

霎时间,一道凛冽的红光照射到提比略的瞳孔里,那是……血光之聚!没错,两侧滚烫的黄沙化成了清凉的沙粒,毒辣的太阳也在一瞬间消逝的无影无踪,天空乌云密布,万里无星,地面上的是,飘渺萦绕的层层白气,在这纱帐一样的白气中的是,还残留着些许血肉的累累白骨,横七竖八地插在沙地上,沙地的正中间,立着一个手提巨剑的硕大骨架,正是那凶神恶煞般的骷髅将军。骷髅将军拖着巨剑,恶狠狠地向提比略冲来。

“这不可能!”提比略暗声骂道:“百夫长大人明明斩断了他的一只手臂,这怎么又接上了?不成,这样的话,百夫长大人岂不是白白牺牲了?”

“不对,那道红光里绝对有蹊跷!”此时此刻,提比略的大脑飞速地转动着,他想起来了一个细节:百夫长一直是一位勇猛的战士,无论何时他都不会犹豫不决,而刚才百夫长挥剑的速度,明显地慢了,提比略甚至都能清晰地看到利剑上的纹路。

没错,眼前的是幻象,这种血光之聚貌似只能一次对一个人发动,百夫长大人肯定看到了什么,才导致了挥剑时犹豫了片刻。在被血光之聚影响到之前,提比略清晰地记得,骷髅将军一只手没了,另一只手就剩下了三根手指。“我是不会记错的,既然你的手臂是幻象,那么地上沙子总不该是吧。”提比略突然直起了身,自信地说:“营造一个完全虚拟的环境需要大量的精神力,你把自己的手臂和巨剑幻化了出来,不过,这些沙子可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提比略一脚踢起地面上的沙粒,沙子在半空中划了一道优美的弧线,洋洋洒洒地落到骷髅将军的巨剑上,的确,正如提比略所料,沙粒穿透了骷髅将军的巨剑和一只手,而骷髅将军的其它部位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黄色纱帐。幻象无论被模拟得怎样逼真,都不会禁得住一粒沙子的重量。

骷髅将军计划用血光之聚来干扰提比略,以此赢得拾起利剑的时机,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料到,一个普通的士兵居然识破了他的血光之聚,而且仅仅用了一个十分简单方法。骷髅将军现在刚刚直起身来,手里还没有握紧百夫长遗留下来的利剑,但就在这样一个劣势下,他还是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因为他对自己的骨骼坚硬程度十分的自信,像提比略这样的普通人,就算是看破了自己的伎俩,也不可能把剑刃正正好好地砍入自己骨头的缝隙!

虽然提比略没有参加过几场战斗,但是他在每次战斗的时候都全神贯注地观察百夫长的一招一式,他知道,百夫长的实力不凡,有着自己独创的剑术,那可是得经历多年来在战场上的厮杀,才能领悟到的剑术。但是既不会什么兵法也不肯讨好上级的百夫长,虽然有着非凡的本领,但永远只能做一名除了自己的手下外,别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的百夫长。

提比略为他的第一个上司,一个默默无闻的百夫长感到悲哀,自己绝对不能倒在这,我要成为下一个百夫长,去开启我自己的人生!

提比略沉着地握紧手中的短剑,以一个垂直的角度向骷髅将军的脖颈刺去,即便如此,骷髅将军依然没有躲闪,反而用难以把握的利剑刺向了提比略的腹部,虽然他的攻击比提比略慢上了那么零点五秒,但是,骷髅将军的骨骼就如铥矿甲胄一样坚硬,不把剑刃嵌入关节是奈何不了他的。这是一场生与死的博弈,提比略赌的是自己能一击斩断骷髅将军的头颅,骷髅将军赌的是自己坚硬的骨骼会接住提比略的攻击,并且能完美地反杀。

在剑刃与骨骼接触的瞬间,提比略猛然意识到,在这场博弈中,是自己输了,剑刃太宽,根本就嵌不入敌人脖颈的关节中!而在下一个零点五秒里,骷髅将军即将露出胜者的微笑,提比略身上那层薄薄的盔甲,根本就抵挡不住剑刃正面的穿刺。

“百夫长啊,如果换作是你,你该怎么办……”提比略喃喃道。

时间,仿佛停止了,不,这是飞速的思想,超越了人类的承载,所以才会感到外界是如此的缓慢。

“如果是我,我会用尽全力!”

“什么?百夫长大人!”

<>app2();

(https://www.x/read/154009/527430165.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