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翁婿敞心扉 2

小说: 血狱江湖 作者: 天雨寒 更新时间:2017-12-01 05:39:57 字数:2539 阅读进度:1575/1590

苏轻侯一脸平静,他缓声说着,更像是叙说一个щЩш..1a

但是这平静后面,是他难以改变的决心。

苏轻侯的记忆还在不断减退,他又忘了一些人,忘记一些事。

这让苏轻侯深感忧虑。

但是骄傲他却不表露出来。

在别人面前,他仍想方设法保持着他的尊严,他的大家风范。

当初苏轻侯因难以忘记痛苦,现在却因不断忘记不安。苏轻侯害怕最后自己再变成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傻子。忘记一切。甚至忘记女儿,忘记外甥女,也忘记在爹爹临终前发过的誓言,忘记他是苏武侯……

他还担心望归来说不定哪天就死了。

病死或死在敌人手上。

所以他不能再等了,他决定了解这段几十年的恩怨。

这样就是他死后,去了地府也有脸面对爹娘了。

他也再无遗憾了。

林屹又将一杯酒饮尽,他更是感觉这酒是那样苦烈。

林屹能理解苏轻侯。

在这件事上,苏轻侯真没有错。

如果有错,那是二爷爷错了。

二爷爷当年犯下的错是因,今日苏轻侯要了却恩怨,则是果。

如果换了他,也一样会践行对父亲发下的誓言,为苏家雪耻的。

林屹心情很沉重,他道:“侯爷,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苏轻侯道:“我也不知道。总之我会挑个适当时候。因为,和他一战前,我还有好多事得安顿好。至于到底什么时候,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因为我们一战,我不想让你们在场。那样你们心里会更难受。总之到时候,我和他无论谁死,你们替收个尸就行了。”

苏轻侯说罢,又抓起酒坛,给自己倒上一杯。

林屹又陪着老丈人喝了几杯,他正想告辞,苏轻侯却道:“不要走,今日好好陪我喝酒。我还有些话要和你说。趁我和你那个二爷爷还未决战,我们翁婿间,今日不妨坦诚相待。不然要是我死了,我会是个憋屈鬼的。”

林屹便坐下,他给又倒上酒,将一杯恭敬递给苏轻侯。

“好,今日小婿就陪你痛快畅饮。有什么话,我们爷俩今天都掏心窝子说……”

苏轻侯接过酒,他看着林屹道:“林屹,我真的很看中你。我对你寄于厚望。所以我才将完整的‘万象神剑决’教给你,把南院交给你,把女儿嫁给你。但是有两件事,真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第一件事,就是你竟然是秦家之后。而我和秦家,又有解不开的恩恩怨怨。我竟然将南院交给了秦家子孙,我苏家真是输给秦家了,以后南院就姓秦了……”

说到这里,苏轻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目光也充满隐痛。

苏轻侯这一刻感觉自己就是苏家的罪人。

林屹明白,因为自己是秦家血脉,他这个骄傲好强的老丈人心里是多么难以平衡。

林屹动情道:“侯爷,你没输!南院永远是苏家的。现在虽然我暂时掌管南院,号令南境,但是等我将北府彻底灭了,给我秦家列祖列宗一个交代后,我林屹将甘愿做一个普通人。而锦儿才是真正的南院掌门。我和锦儿也说好了,以后我们再有孩子,不管是男是女,让他‘她’姓苏,继承南院。所以无论到什么时候,南院永远姓苏!”

苏轻侯听了这话,心神一震,心头也一热。

原来林屹顾及他感情,早就想好了。

苏轻侯伸手拍拍林屹的肩。

林屹道:“侯爷,那第二件事呢?”

林屹话音刚落,苏轻侯扬手“啪”甩了林屹一记耳光。

林屹右边的脸顿时肿了起来。

苏轻侯道:“这口气我憋在心中很久了!我早想狠狠打你一耳光。林屹,你可知,你辜负了锦儿,也辜负了我!”

林屹先是一怔,随即他蓦然明白,苏轻侯为何打他这一耳光了。

苏轻侯愠声道:“我将掌上明珠交给你,你却还背着我们和飘零岛神女有染。你真以为能瞒得过去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林屹,且不说你当初对我的承诺。就算你胡来,你找谁不好,为何偏偏找吕希梅!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她可是飘零岛神女,你竟然和神女有染,传出去,你必会遭受整个江湖唾弃,我苏轻侯的颜面也会让你丢尽了!你们只图快活,这可怕后果你想过没有?!我敢打赌,如果此事现在传出去,南境人马得散大半儿,你在江湖中也会名誉扫地,飘零岛更会视其为奇耻大辱不会放过你……”

林屹听了这话,背后升起一阵寒意。

苏轻侯的话可绝非危言耸听。

他和梅梅因爱忘形,岂不知他们一直行走在悬崖边上,稍有不慎便会坠入深渊粉身碎骨啊。

苏轻侯又道:“我知道你们的事后,你可知我有多愤怒,我甚至想把你们都杀了泄恨。但是我转念一想。你毕竟年轻,考虑事情有欠周全。而我毕竟你岳父,女婿如半子,锦儿又那般爱你。所以我得护着你,我得帮你。我为了挽回一切,本来想将此事暗中解决,避免造成恶劣影响。就当这事从未发生过。如果不是凌孽,我早就将吕希梅吊死在她的圣殿中了!”

林屹现在才完全明白了老丈人的一片苦心。

但是此事也不尽如苏轻侯所想。

林屹道:“既然今日我们翁婿难得坦诚相待,侯爷,我也有话要说。这事怪不得吕希梅,都是我……”

苏轻侯不悦地打断他道:“又想把事情都揽在你身上吗!你这个毛病啊……”

林屹道:“侯爷,此事真另有隐情。”

苏轻侯又喝下一杯酒,他道:“有什么事,你我今日都说个明白。说!”

林屹道:“当年侯爷在九音山要杀我,是吕希梅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救命大恩,让我一直对她心存感激。但是我那时候只是感激。而她也对我无意,她喜欢的是柳颜良。后来,我和望归来去飘零岛,正好撞上令狐藏魂,我被令狐藏魂打成重伤,望归来给我喂药,结果他疯疯颠颠,竟然将一瓶烈性春、药,给我喝下。药力发作,我已失去理智,而且命悬一线。在万般无奈之下,吕希梅不忍我就这样丧命,她才以身相救……”

林屹将事情过程,原原本本,毫无隐瞒都讲给苏轻侯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