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最后一面 2

小说: 血狱江湖 作者: 天雨寒 更新时间:2017-12-01 05:39:54 字数:2827 阅读进度:1570/1590

林屹用“天音搜魂术”喊出的声音响彻飘花山庄,秦广敏自然也听到了。

秦广敏此时正在练功院中练功。

他手中的枪在手中急舞,不见枪影,只见银光闪动,还有无数光点在周围壮观闪动,如若干飞舞的萤火虫。秦广敏的枪快的根本让人难以看清他出枪的速度,角度,轨迹。

秦广敏自幼遭受梁红颜的折磨,性格古怪也内向,所以平日很少与人交流。对许多事情也毫无兴趣。

他最大的兴趣就是练功。

如今他成了飘花山庄之主,他物色了两个得力助手。除了重大事情,其余事情都交给这二人。

他大多数时间都用来练功。除了吃饭睡觉。而他睡觉一天也只睡两个时辰。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

其余时间,他都在疯狂的练功。

也只有在疯狂的修炼中,才能减轻他伤痕累累的身躯和灵魂带来的痛楚。才能让他迷茫的灵魂,找到一个归宿。

自从苏轻侯教会他武功后,武功便成了他生命的主题。

所以他付出的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所以秦广敏的枪才能快的让人难以置信,才能在武林大会上力挫漠北第一高手色勒莫。

也才能让他出道至今,从未败过。

当年苏轻侯将“广陵枪”送给秦广敏的时候,苏轻侯将“广陵枪”涂成黑色。因为“广陵枪”是四大神兵之一,苏轻侯担心会有人觊觎带给秦广敏麻烦。

不过苏轻侯当时还对秦广敏说这样的话。

“广敏,等有一天,你刺出的枪,只能感觉出,连自己也看不到枪影的时候,你就能去掉涂层了。天下武功,为快不破。快到极致,也就无人敢觊觎你手中神兵了。”

秦广敏现在便去掉了“广陵枪”上的涂层。

如今的“广陵枪”,不再是漆黑的,而是银光闪闪,灼人眼目。

现在他刺出的枪,除了自己能感知,他也看不到自己刺出的枪影了。

秦广敏听到林屹的声音,便停下来。

秦广敏深吸一口气,将枪挂在衫中的枪扣上。

别人听不出林屹话中含意,秦广敏懂。

秦广敏走出练功院,他命令一名手下。

“让他……们走!我谁,谁也不想见。如果,如果再扰我……让他们,血溅当场!”

那名手下跑出山庄,将秦广敏的原话说出。

飘花山庄总管唐铁还带着百名飘花山庄高手,守在院门后,严阵以待。

林屹见秦广敏不出来,心里着急。

这时秦顾梅从车中探出头朝林屹喊道:“屹儿,你爹快不行了,快不行了……”

林霜的哭声也在车厢中响起了。

林屹又朝山庄里叫道:“秦广敏,我林屹当初血洗你飘花山庄,还杀了你最好兄弟。此仇不报,你有何颜面立于世。我发过毒誓,不能入你飘花山庄。有种的,你现在出来与我一战!”

为了完成爹爹最后愿望,林屹实在没有办法了,他只能揭起秦广敏旧伤疤,激怒秦广敏了。

林屹这激将起作用了。

秦广敏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林屹血洗山庄,山庄那如地狱般的惨景。

秦广敏的心抽搐着,此仇不报,他秦广敏有何颜面立于世啊。

秦广敏发出一声怒吼,身体掠起,朝山庄外而来。

秦广敏身形飘飞到大门前,也不走门,身形直接从大门上飞出,然后落在门前石阶上。然后他冰冷地低头看着十几级石阶下的林屹。

秦广敏一出,唐铁带着百名飘花山庄高手从大门涌出。

他们立在山庄门前,一个个杀气腾腾。

苏锦儿见此情形,望了下林屹,脸上漾起一缕苦笑。

她知道丈夫是为了完成公公临死前心愿在无奈之下才出下策刺激秦广敏。

但是这样,也极有可能酿成一场血战啊。

苏锦儿忙到秦广敏身边道:“广敏,你冷静些。其实他不是这个意思……”

小童子则紧随苏锦儿,一只手入衫,握在屠刀柄上。他警惕看着那些充满杀意的飘花山庄高手。

眼前形势,稍有不慎,便会变得不可收拾。

小童子得提防着。

秦广敏怨怒地盯着林屹,他不理会苏锦儿,他朝林屹叫道:“林……林屹。这是,是,你自己找……死!”

秦广敏脚尖在石阶上轻点,身体腾空而起,身形朝石阶下的林屹飘飞过来。

就在秦广敏身形距林屹还有丈许时候,秦广敏衣衫里的“广陵枪”迸现。

枪直刺林屹胸膛。

这一枪快如闪电!

看不清枪影,只有枪尖发出的刺目光点。

林屹盯着那个光点,但是却不避。

于是那光点刺入林屹胸膛,就在枪尖穿透皮肉顶在林屹胸骨上瞬间,秦广敏也收住枪势。

他真未想到,林屹居然不避。

如果不是他收枪,林屹的胸就被他刺穿了。

秦广敏枪刺入体,还能收住枪势,林屹从这一枪中窥出,秦广敏的枪更可怕了。

秦广敏用一种难以形容的神情看着林屹道:“为何……不,不避?不……还手……”

林屹看着秦广敏,他神情戚然道:“广敏,我爹快不行了。他这辈子,就觉得对不起你……他就想临死前,能再看你一眼。这样,去了地下,我爹也能和我娘说一声,我们的‘儿子’好着呢。所以,我绝不会在今日和你打的。我不能让我爹在临死前,看到的是你我二人以死相拼,他更会死不瞑目的……”

林屹这番话,秦广敏沉默不语。

他的枪依旧抵在林屹胸上。

枪尖,依旧顶在林屹胸骨上。

只要他一发力,枪尖就会穿透林屹胸骨,刺入他胸膛了。

太史玉郎等人见状震惊不已,他们虽然都不知其中原委,但是怎么能让任由秦广敏枪刺林屹。

太史玉郎拔出剑,朝秦广敏厉喝,让他收枪。

南境高手们也都纷纷出刀剑。

飘花山庄的人也都涌下来。

林屹抬手,阻止住自己的人。

苏锦儿和小童子跑过来,苏锦儿见秦广敏枪尖已刺入林屹胸膛,林屹胸前一片血迹。她花容失色。

她真怕秦广敏一枪刺进去。

苏锦儿朝秦广敏激动叫道:“广敏,他是我男人。你想杀,先把我杀了。省得我眼睁睁看着他死……”

这是林霜从车厢中出来。

她跌跌撞撞跑到秦广敏面前,哭着跪在秦广敏面前,拽住他衣衫一角。林霜抬起头口中发出悲伤的“咿啊”声音。

她在哀求秦广敏。

随着她“咿啊”,口中的断舌清晰映入秦广敏眼睛。

秦广敏的心如被人捏了一把,颤栗了一下。

秦广敏缓缓抬起一只手,朝身后涌来的手下们道:“都……都,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