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明枪暗箭 2

小说: 血狱江湖 作者: 天雨寒 更新时间:2017-11-16 04:52:49 字数:2911 阅读进度:1559/1590

路上林屹不断问望归来感觉可有异常。

而望归来除了感觉有些燥热,再无别的不适。

也未出现中毒现象。

林屹这才放下心来。

经历此事,想来也真让人后怕。

看似一切平静正常,如平静海面,但是这平静背后,却暗流湍急,让人惊心。

接下来路途,林屹提高警惕处处小心,更不轻易饮水吃食。

为此,路经一个村,林屹随便挑了户村民,买了些玉米棒子,还有饼,还有咸黄瓜放在包袱里当干粮。

林屹心想就算杜幽心本领再大,她也难判断出自己会在哪个村子停留,向哪家村民购买食物。这些食物至少是放心的。

路上,林屹饿了便就着水吃干饼,要不用火烤着玉米棒子吃。

再不食任何东西。

望归来吃惯了酒肉,那能咽得下这些东西。

他便和林屹闹腾,还竟然像孩子一样躺在地上,说他口中淡出了鸟,再无半点力气赶路。就算林屹施法,没有酒肉他也无力气行走。

林屹对这个疯二爷爷如孩子般耍赖也真是没有办法,既然望归来不惧毒,所幸就由着他。

所以每当路过城镇,林屹便带望归来去酒肆吃喝。

看着望归来毫无顾忌吃喝,林屹吞着口水,心里感慨不已。

血魔书将望归来体质改变的如此奇异,不光抗击重创和恢复能力常人难以相比,竟然还百毒不侵!

这血魔书太神奇了!

难怪望归来、令狐藏魂、包括凌孽。这些武林骄子,当年都不惜一切代价寻找血魔书,然后不计后果修炼。

血魔书对一个嗜武之人的诱惑就如同一块肥美的肉对一个饿殍诱惑。

简直让人难以抗拒。

林屹心想,如果他现在得到血魔书,还不知能是否抵御那部奇书的诱惑。

就这样,路上望归来一如往常百无禁忌大吃二喝。

但是第二日中午时候,望归来吃完二人上路走出几里后,骑在马上的望归来身体突然摇晃几下,然后朝地上跌去。

林屹骑马在前,听到身后“嘭”一声,林屹回头。

望归来已从马上跌在地上。

林屹心中大震,难道身体变异百毒不侵的望归来,最终还是着了杜幽心的道吗?!

林屹身形从马上掠下到了望归来跟前,将望归来扶起。

望归来面皮不断震颤,他嘴一张,连着吐出两口血。

血的颜色,竟然呈蓝色!

蓝血!

林屹吃惊,望归来这次中是的什么毒?!

林屹将望归来头靠在自己怀中。

望归来用手捂着心口骂道:“奶奶的,这次的毒,不一般,不一般……老子的心感觉……感觉在被狗啃一样疼。还有啊,我身体感觉发胀啊……”

林屹急道:“老哥,快运气,往出逼毒!”

同时林屹将手贴在望归来后心,内力瞬间透入望归来体内,帮着望归来遏制这诡异可怕巨毒。

望归来也运气往出逼毒。

林屹向四下看了一下,此刻他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放眼,一片萧瑟荒冷。

二人总不能就在这大路上。

林屹抱起望归来,将望归来的马栓在自己马后,然后掠上马背朝前奔去。

望归来身体也开始抽搐了。

林屹看到望归来脸上那些凸起的红色经脉也呈出淡蓝色。然后颜色慢慢变深,越来越蓝。望归来的鼻子中,也流出“蓝血”。

望归来脸和手也肿胀起来。

皮肤下如有什么东西在涌动膨胀。

望归来叫道:“老子运气不碍事。就是感觉胀,老子要胀死了……小林子,快给老子放放血……”

林屹惊诧,这到底是什么毒啊!

林屹也后悔莫及,他真是不应该让望归来仗着身体奇特毫无忌惮吃喝。

杜幽心第一次没毒倒望归来,她当然不会甘心,她一定是不断换毒,改变毒的刹量,寻找出能将望归来毒倒的毒啊。

林屹道:“老哥,都怪我大意。你可不能死,你死了,我得内疚一辈子。”

望归来怒道:“谁说老子要死了!老子死不了,老子是痛苦……胀啊……”

林屹此刻心急如焚,他一边骑马奔驰,一边四下眺望。

终于,林屹看到路东南方有一座山。

山麓下隐约似有一幢房子。

林屹打马拐下官道,朝那间房子奔去。

奔了几里地,到了那幢房子前。

是这是一座木屋。

用篱笆围成一个小院。

林屹抱着望归来从马上掠下,直接掠入院中。

房檐下挂满玉米还有红艳艳的辣椒。

房门两侧还堆着许多砍好的木柴。

柴堆旁,有一个狗窝。

窝中趴着一只黑狗,动也不动,似睡着了。

林屹抱着望归来到了门口,抬手敲门。

门被打开,门口出现在了一个四十来岁猎户打扮的汉子。

汉子看着林屹和望归来,一脸警惕道:“你们是什么人?”

林屹道:“大哥,我这个朋友突发急病,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求大哥容我进你房子为他医治。事后必有重谢!”

汉子道:“我爹活着的时候常说,慷慨助人,必有后福。你们快进来吧。”

林屹屋里的炕上,坐着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婆婆,正坐在窗前绣花。

炕边还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妇人,正在搓玉米棒子。

林屹看了二人一眼,便抱着望归来上了后炕。

望归来因痛苦开始不断叫嚷,婆婆和那妇人惊恐不已。

林屹让二人不要害怕,他让望归来坐在炕上,林屹盘腿从在他后面,双手贴在望归来后背,双掌内力开始源源不断涌入望归来体内。

望归来也用自身内力配合林屹往出逼毒。

那汉子一家见此情形,感觉甚是好奇。

三双眼睛都看着二人。

在昆仑山时,林屹见过方青云为一个被巨毒之蛇咬了的人医治。

当时那人身体就不断肿胀。

方青云烧了热水,将那人手臂浸在水中放血排毒。

现在林屹再无他法,也只能试一下了。

林屹对妇人道:“大嫂,请你烧些水,微微烫手便行。”

妇人道:“好好,我烧……”

妇人从瓮里舀了水倒在锅里,又往灶里塞了些柴火,拉着凤箱开始烧水。

望归来耳朵里也流些许“蓝血”了。

他叫道:“老子要胀死了!老子不逼了……不逼了……”

林屹此刻真是担心望归来胀的七窍喷血。

妇人烧好水,舀了一盆,端到炕上。

这时那个老婆婆也从炕头挪过来,想帮忙。

林屹抵在望归来后背的双后突然松开,放在他身畔的剑瞬间跳起,剑从鞘中迸出,剑光闪现。

剑到了林屹手中,林屹挥剑。

一剑刺入那个婆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