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黑衣战白衣 3

小说: 血狱江湖 作者: 天雨寒 更新时间:2017-09-17 02:40:45 字数:2699 阅读进度:1309/1590

封孽当时一脸懵懂。

封孽忙道:“娘娘,关进这里的人都是犯了大罪的人,将谁关进来,是神女和岛主决定后才送到罚戒岩。而且历代送入罚戒岩的人都有名册,娘娘和岛主各有一份,娘娘应该比我更清楚……”

梅梅愠声道:“现在你还想糊弄我!我实话告诉你,我先前在寒室中和地尊爷爷说话,突然起一个人的声音。这人说他是飘零岛的人,他现在就在寒室下方东边十二丈外。他还说和崔岛主和灵姬娘娘是旧识……”

封孽听了这话,他面色变了。

他对梅梅道:“娘娘,我明白你说的那人了。但是,地尊生前叮嘱过我,不能将此事透露给别人。”

梅梅道:“地尊有没有说,连我也不告诉?”

封孽道:“那倒没有……”

梅梅便威胁他道:“既然没说,那就告诉我。封孽,尽管按岛律,罚戒岩的事都由你和天尊管,我和岛主不能擅加干涉。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按岛律,必要时候神女娘娘和岛主可以协商罢免天地双尊,你再不和我说实话,你信不信我明天就罢了你的尊位。”

封孽听了这话,他一脸苦笑道:“娘娘,这地宫深处的确囚着一个人。但这可不是我成心瞒你,地尊离宫时候,才将此事告诉我。地尊也未说此人到底是谁,地尊只是嘱咐我,一切照旧,继续囚禁此人,也继续喂养此人。但是绝不能放此人出去,也不得将此事告诉别人。其余的我也再不知情了。”

原来连封孽都不知道此人是何人!

这更让梅梅惊奇了。

梅梅道:“你见过此人没有?”

封孽听此一问,他感觉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梅梅此刻分明从封孽眼中看到了恐惧。

封孽也不隐瞒,他道:“地尊离开后,我好奇……去,去看了那人。结果,我连着做了几天恶梦……”

见了此人,竟然让封孽连着做了几天恶梦。

这让梅梅真是有些难以置信。

梅梅忙问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封孽道:“娘娘,我知道你也好奇,你如果想见他,我带你去。”

梅梅道:“带我去!”

于是封孽带着梅梅走进迷宫,左转右绕后来到一条石廊。

石廊尽头是一堵石墙,再无他路。

在别人看来这是一条死路。

封孽将手放石壁一处地方,然后用力往下一按。于是那石墙发出“吱呀”,从右边缓缓移开,原来墙后是一条密道。

密道下是若干阶石梯,足有二十多阶,蜿蜒向下延伸。

延伸到地宫最深处。

封孽和梅梅拾阶而下,下到最下面,出现了一道厚重铁门。

铁门有一个方形小铁窗,透过铁窗,看到另一边是一条三尺多宽,六七丈长的石廊。石廊左右两边有四道石门。也不知里面关着何人。

而石廊尽头,则是一扇乌黑的铁门。

也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毛骨悚然的惨嚎声从那道铁门中传出。梅梅发现封孽眼中的惊惧之色更重了。

铁门旁边各有一间屋子,封孽敲了敲左边屋子的门。过了一会儿,一个七八十岁的驼子从小屋中出来。

小屋中还传一个老妪走风露气的声音。

“老头子……是谁?”

驼背老头儿抬起头,看了看封孽,又看了看梅梅。

然后他朝屋里道:“是地尊,嘿嘿,还有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屋中老妪听了顿时恼怒,她充满妒意叫道:“你这个老不死的,难道看上那小妖精了,我倒要看看天下还有谁比我韩闭月美!”

随着声音落罢,屋中蓦然闪出一条身影。

这条身影非常快,身形闪动之间,一只干枯如鬼爪般的手迅急抓向梅梅。

梅梅反应也快,刹那间脚下轻盈变位,避过那一抓,同时一掌击向那人影。但是那身形晃动之间便避开梅梅反击,又是一爪抓向梅梅。

梅梅没想到这老妪武功如此高。

与此同时封孽赶紧吼道:“放肆,这是神女娘娘,不得无礼!”

那身形听了这话立刻收招,身形也不再闪动。

这是一个让人看不出年龄的老妪。她脸上涂着厚厚脂粉,头上的发稀稀落落。

她不光擦着粉,还抹着红嘴。

看来老妪喜欢美,但是她这尊容和年龄涂抹成这样,比鬼好看不在哪儿。

老妪看着梅梅道:“呵呵,不知是神女娘娘,得罪了。”

也未待梅梅是否原谅她,她身形一闪又进了屋里,将门关上,然后屋中传出她声音。

“老头子,做完事不要磨蹭,回屋来耍……”

这么大年纪了,还急着要和老头子耍,梅梅听了真是哭笑不得。

她从未到过这里,真还不知道此间住着这么一对老夫妻。

那驼背老头嘀咕。

“耍耍耍,就知道耍,河都干涸叶都落尽,还这样子……地尊当年将你许配我,我现在想明白了,他是害我……”

原来这韩闭月竟然是地尊许配给这驼子的,看来这驼子是被地尊耍了。听着这驼子报怨,梅梅不由哑然。

封孽对驼背老头道:“不要报怨了,娘娘要见那人。你现在将此门打开。”

驼背老人抬起头,一脸怪异地笑。

“他现在在用餐,娘娘也要见吗?

梅梅道:“见!”

此刻,那铁门里又传来惨叫之声,在石廊中变成无数让人心悸的回音。

驼背老人翻出一串钥匙,然后从中选了一把,将通往石廊的铁门打开。

驼背老人先进去,梅梅和封孽也随后而入。

一进这石廊,梅梅感觉更是阴气袭人,她闻到一股血腥气味。

石廊两边各挂着一盏油灯,灯火无风摇曳,惨淡光晕映照着石廊,让人感觉这不是通往尽头石室的路,而是通往地狱的路。

三人走到石廊尽头,在那道铁门前停下。

驼背老头带着一种戏谑口吻对二人道:“是将小窗打开,还是将铁门打开?”

封虐道:“当然是小窗。”

驼背老人便将那道铁门的小窗打开,小窗打开瞬间,一股沉重的血腥气味涌出。

驼背老头一副皮笑肉不笑对梅梅道:“嘿嘿,娘娘可以看了。”

看这驼背老人和封孽的神情,仿佛这屋里关的不是人。

而一个魔鬼。

梅梅此刻都有些不安了。

这道铁门很厚,窗口中间距离都近一尺。

她走到窗口前,然后将目光投向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