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林屹大悟 3

小说: 血狱江湖 作者: 天雨寒 更新时间:2017-06-20 05:14:22 字数:2631 阅读进度:610/1590

于是苏锦儿回来便质问林屹。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林屹一看妻子,就知道这秦多多不知胡说八道了些什么。林屹便问苏锦儿详情。

苏锦儿就把秦多多那些话一字不拉讲了一遍。

苏锦儿看着林屹,气呼呼揶揄道:“你们不光做下苟且之事。她还给你生了个儿子叫‘小海生’。你们的儿子可真是聪明,天天光着屁股坐在岛上数飞过的鸟儿,飞过几只一清二楚……”

林屹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个秦多多,他真是服了。

如今都是秦王妻子了,在江湖中也是位尊的女人,居然还这样肆无忌惮胡编乱造坏他名声。

此事要是传出去,名誉受损的可不止是他。

秦定方也没脸见人了。

林屹笑的眼泪都出来,他边笑边道:“小海生夭折,一定是飞过的鸟太多,他数不清楚气死了……”

苏锦儿虽然一直绷着脸,最后也忍不住娇笑起来。最后笑得肚子也疼,便捂着肚子。

夫妻二人笑讫后,林屹搂住苏锦儿肩道:“锦儿,莫要再生气了。秦多多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更清楚。她分明是恨我,又拿我没有办法,所以编造这些解恨。而且,我林屹为人,难道你不知道吗?”

苏锦儿推开林屹手,又绷起面孔,她道:“我当然知道了,你喜欢和人在山洞里‘做法’,还让疯子在外放风。你二爷爷秦唐风流,你爹更是到处留情,你就随了他们……”

林屹虽然和秦多多没做媾合之事,但是和梅梅的事却是赖不掉的。

林屹便不作声。

此刻,不作声才是明智之举。

苏锦儿又冷笑道:“哼,我不是傻子,当然不相信她给你生了个儿子。不过你们二人被困海岛,你是一个多情种,她又是一个狐狸精。如果说你们之间清白。多多还说这些事卫江平一清二楚……”

林屹道:“这次武林大会,我大哥也定会来看热闹。到时候你一问他便知,如果我真和秦多多做下苟且的事。我在你和侯爷面前自刎谢罪。”

苏锦儿站起来,把林屹往外推,她道:“我会问卫江平的,不过他是你兄长,多半儿会你说话。我现在看到你便有气,你出去睡。”

于是林屹被苏锦儿赶了出来。

苏锦儿把门关上,越想心里越憋屈,她便吹了灭蜡烛,把“碧血蓝”取出。瞬间,“碧血蓝”出的蓝色光茫便充盈了整个房间。

苏锦儿在这一刻,整个身心都浸浴在这如梦似幻的瑰丽的蓝色中。

她很快全身放松,倍感惬意。

觉得自己置身在另一个奇妙世界中了。

苏锦儿觉得这碧血蓝出的光芒,很是神奇,让人安神静气,使人忘记悲伤。

林屹来到院中。

此刻万籁俱静,天空一轮明月映照。

月光象水一般从夜空中流泻下来。

映在月中的葡萄架上,映在花池中的花朵上。花叶的阴影投在地上,线条清晰黑白分明。

轻风拂来,更是让人感觉舒适。

曾小童和两个人坐在院中葡萄架石桌上喝酒。桌上一个猪肘子,和一只烧鸡,还有两样小菜。

那只大狗则趴在院中一隅,打着呼噜。

看到林屹过来,三人站起来,曾小童笑道:“林王,怎么还不睡?”

林屹道:“没有睡意。”

林屹便坐下来。

曾小童给林屹斟了一杯酒,林屹端起喝了。他放下酒杯道:“小童,昨晚就是你带人守夜,今日你陪夫人去牧天教,你也辛苦了。今晚我守夜,你们都去睡。等你家少爷他们到了,你就不用这样辛苦了。”

曾小童道:“我不累。”

林屹道:“你们还是去歇息吧。”

林屹又让他们去歇息,曾小童心想也许林屹想自己清静一会儿,曾小童便和那两个人回屋睡觉。

庭院中只剩下了葡萄架上独坐的林屹。

与月色和满庭疏影溶为一体。

林屹自酌自饮。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林屹,看到妻子窗上映出蓝色的光。知道妻子又把那个宝贝拿出来看了。

这如水的梦幻的蓝,在夜色中流溢着。顺着窗户,流过窗台,流过满院疏影,流到林屹身上。

这一刻林屹感觉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惬意。他的整个身心也都浸浴在这可以拔动你心弦的蓝色光中。

他感觉自己从未如此刻这样放松。

他甚至感觉自己的灵魂在体内挣扎着,似要摆脱这身肉皮馕飞出,和这满庭流光一起飞舞。

林屹痴痴看着那些在四周,在身上不断变化流转的蓝光。

时尔汇聚,时尔分开,不断呈现多样形态。

这些蓝光在林屹眼中慢慢地都似变成了海水。

四周的所有东西,也都变了。

石桌,凳子、葡萄架、花池、果树、屋子,都如海水凝聚而成一般。晶莹剔透,微微颤动。仿佛用手轻轻一点,便会“哗”一声流散开来。

林屹置身在奇妙的“海水”中,灵魂彻底澄净,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亦不知今夕是何夕了。

海水在他眼前轻柔涌动,拍打着他的魂魄。

林屹,他体内的真气也如百柯争流一般,在体内千百经脉中流动。

以前,他得先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排空杂念,才能进入身心若海状态。此刻,他睁着眼睛,而且在不知不觉中,便置身在这奇妙的境界中。

林屹梦呓般自语: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海不在眼中,海亦不在心中,海无所不在。看山是海,看树是海,看酒是海,看花是海,万物皆是海。

——海是一种境界啊!

林屹顿时豁然开朗,他身形轻盈而起。

如海水涌动间无意激起的一小朵浪花。

突然林屹身形如流泻的光朝院外飘去。

因为他听到院外有异响。

虽然很轻微,但是在此时此刻,更是瞒不过他的耳朵。

林屹身形瞬间到了院外,便看到月光下一条淡淡身形没入桃林。

林屹便朝那身影追去。

就在林屹出了院落后,一条身影从东边院墙飘然而入。

身形掠到苏锦儿房门前,然后轻轻敲了下门。

屋内那美妙的蓝光也顷刻消失了。

屋中的苏锦儿听到敲门声,便赶紧将“碧血蓝”收起。

然后她打开门,让苏锦儿意外,敲门的人竟然是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