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半部血魔书(1)

小说: 血狱江湖 作者: 天雨寒 更新时间:2016-07-25 13:30:59 字数:2599 阅读进度:94/1590

老人先没有回答林屹问题,手中鱼竿在水中轻轻搅动了一下。

然后他缓缓对林屹说:“第三个人就是西海令狐族的一个子弟。叫令狐藏魂。也不知是令狐老魔几个兄弟里谁的子嗣。我也未见过这孩子。当年我与老友飞云神僧谈论起苏轻侯。神僧见我对苏轻侯倍加赞赏,就说起他曾去西海云游,偶遇一个**岁孩子骑一只猛虎玩耍,神僧甚是惊诧。他一问才知道这只猛虎是这孩子驯服的。没曾想那孩子看中神僧化缘用的檀香钵,就要抢夺。神僧和那孩子交手,那孩子用的武功非常奇特,而且打起来如同疯魔一般。小小年纪竟然和神僧打了几十招,神僧很是欣赏令狐藏魂,觉得与他有缘,便将那檀香钵送给他。”

老人顿了一下又继续说:“神僧还对我说,令狐藏魂就是一个魔。此魔如果日后横空出世,必将掀起腥风血雨祸害天下。神僧还传给令狐藏魂一套佛家修心法,希望能减弱令狐藏魂心中魔念。”

林屹听后心中也很是震动,令狐藏魂小小年纪竟然能驯服猛虎,还和神僧交手几十招。也真个奇葩啊。

“老爷子,幸好当年秦二爷带人把西海令狐氏灭了。这令狐藏魂也应该难逃劫难了。不然这个魔头如果活下来,那真是后患无穷。”

“当年秦唐带领十八路英雄进攻西海令狐氏,如果他连孩子们也不放过都无情杀戮了,那他秦唐与魔也没有区别了,他又如何面对天下人。”说到这里,老人如海洋般的目光似有了些忧虑神色。“北府和十八路英雄欠着令狐氏一笔血债。令狐后人,一定会血债血偿的。”

老人又告诉林屹,其实天下之大,奇人异士很多,只是不为人知罢了。老人又给林屹讲了几个他亲眼所见的奇异之士。

林屹听完感慨说:“老爷子,听你这么一说,我真是井底之娃没有见识。看来天下之大,能人异士之多,是我难以想象的。我还以为天下英雄,都已挂在英雄墙上了。”

“英雄墙?”老人饶有兴趣地问:“我隐居到这里的时候,还没有英雄墙。你说来我听听。”

林屹就把黄金殿“英雄墙”的事和老人详细说了一遍。

老人听后笑了,他对林屹说:“天下之大,如这浩瀚之海没有边际,英雄豪杰奇人异士举不胜数,岂是小小几面墙就能囊括的。而且想上英雄墙,只要杀了这三十六人其中之一便可取而代之,还要交一大笔画像费。这算什么‘英雄墙’?这只有两个目的,一是借此敛财,二是制造仇恨杀戮,搅乱江湖。梁九音图谋不轨其心可诛。”

林屹也总感觉这英雄墙有古怪。现在老人洞若观火一语道破其中玄机,林屹恍然大悟。

“老爷子,你真神人也!如此说来,梁九音真是居心叵测呐。”

“呵呵,梁九音抓住了世人追名逐利的虚荣之心。对了,那我那徒弟崔龙象在英雄墙上排第几位?”

“崔龙岛第二位。苏轻侯排第一,蔺天恕排第三,莫灵姬排第四。”林屹把英雄墙上前四位告诉老人。

“哈哈……”老人听后更是笑了起来,如同林屹给他讲了一个好笑的笑话。“龙象能排在第二位,那是因为他是飘零岛的岛主。莫灵姬排第四,那是因为她是神女娘娘。如果让我排,龙象勉强可以进入前十。莫灵姬则二十位后。至于苏轻侯,到是可以进入前三。”

林屹听了老人的排名,也笑了起来。

“哈哈,老爷子,崔岛主只能勉强进入前十,那他后面那些高手更都是笑话了!”

“而且是大笑话。梁九音只是满足了这些人的虚荣心而已。”

原来挂在“英雄墙”上众多耀眼的英雄,只是被梁九音利用的棋子,也是一个荒唐笑话。梁九音满足了他们的虚荣心,他们把梁九音奉为异士奇人。现在就算梁九音亲自来请自己上“英雄墙”,林屹也不会上去了。

曾经心目中神圣的英雄圣殿,此刻在林屹心中如同一片瓦砾了。

世事就是这样,当一些耀眼神圣甚至完美的东西被揭去光环和面沙后,其本来面目让人失望之极。

人亦如此。

林屹说:“老爷子,你今天真是让小林顿开茅塞。那老爷子再给我讲讲天下武学吧。到底哪家……”

老人打断林屹的话说:“我对武学再毫无兴趣。我也不想评价各家武功。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各家各派的武功,都敌不过半部‘血魔书’。”

半部血魔书!

林屹第一次听说。

连老人都给予“血磨书”如此高的评价,那这“血魔书”到底是什么样的奇书绝学啊!这让热衷武学的林屹顿时生出强烈好奇心。

“老爷子,你能不能给我讲讲这半部‘血魔书’!”

老人看着林屹,林屹此刻因激动兴奋整个人都似在发光。一双眼睛更是光芒四射。

林屹的表现反应,让老人不由想起了当年的秦唐。秦唐那个武狂身上就常有这样的表现。而他也看出,林屹也是个难得的学武好料。

老人想了想说:“你答应我两件事,我便给你讲讲这半部‘血魔书’。”

林屹忙说:“老爷子你尽管说!”

老人说:“第一件,把你身上衣服全脱了,脱的和我一样。”

林屹没有任何异议,很快把自己剥的一丝不挂。现在别说在荒岛之上,就算是在闹市,他也敢脱光。

老人问:“现在什么感觉?”

林屹说:“凉快。”

老人却说:“我现在感觉你顺眼多了。”

老人说完笑了起来。

林屹也笑了起来。

第二件事,老人对林屹说:“我本来了无牵挂了。但是自从小卫子上岛,我费尽心思救了他性命。没想到他还是我徒孙。我现在心里牵挂小卫子。我很快就要走了,也许这个月,也许下个月,也许就是明天……”

林屹明白了老人意思。

老人本想最后赤条条了无牵挂终此一生,回到“海洋母亲”的怀抱,却没想到他还是有了牵挂。

人一旦有了牵挂,牵挂就成了他的致命弱点。

“老爷子你放心,你走后,我会照顾好小卫子。如果我能离开这岛我就带他一起走,如果我今生离不开,我就陪小卫子终老。”

老人点点头,他对林屹说:“这半部‘血魔书’据我师傅说,是几百年前的‘血魔’留下的。血魔虽然是嗜血狂魔,但是却不能否认他也是一个武学奇葩。‘血魔书’上记载着血魔的武功。百年前更是因为抢夺‘血魔书’,江湖中历经了十八年杀戮。卷入的各门派最后精英几乎死尽惨不忍睹。但是,却从未有人练成过‘血魔’书上记载的神奇武功。”

“为什么?”

“不知道,有人说‘血魔书’是半部,缺半部。所以所练之人因缺少下半部指引,最终都会失败。失败的结果,有的当场暴毙,有的终生残废,有的则本性丧失……而我师傅则推断说这半部‘血魔书’并不缺页,是完整的,其实就是血魔……”

老人说到这里,老人突然停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