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不是秦唐

小说: 血狱江湖 作者: 天雨寒 更新时间:2016-06-26 14:54:25 字数:2577 阅读进度:31/1590

谷凌风看着苏锦儿,带着责备语气说:“师妹,你差点吓死我们。如果找不到你,你再出个差错,我们怎么向师傅交代?”

苏锦儿白了他一眼说:“我现在不是安然无恙吗。”

原来再过一月就是苏轻侯的生诞。谷凌风受命带人外出采购大批寿礼所需。苏锦儿因和继母关系一直不和睦,呆在南院无聊郁闷,也嚷着要去。苏轻侯视女如掌上明珠,就遂了她的意。临行嘱咐谷凌风,路上照顾好苏锦儿,如果苏锦儿有什么意外,他们也都不必回来了,各自就地自裁。

寿礼所需东西,有些只有北境有。谷凌风一行就到了北境。没曾想刚到北境没两天,苏锦儿就溜了。这把谷凌风等人吓得不轻。赶紧四处打探寻找苏锦儿。并通知潜伏在北境当地探子,帮助查寻。

费尽辛苦终于找到线索,谷凌风便带人朝“望人山”赶来。

经过此处休息,看到一群人仓皇朝这里跑来,其中就有苏锦儿,还戴着镣铐,遂在林中设伏营救。

现在终于找到苏锦儿,虽然有些波折,好歹苏锦儿安然无恙,谷凌风包括南院所有人都如释重负了。

杨仲亲自替苏锦儿把镣铐取了,又解了她穴道。

一脸谦和地说:“苏小姐,得罪之处请多包涵了。得罪的原因,苏小姐你也心知肚明。改日有机会,我一定再登门向苏侯爷请罪。”

苏锦儿也给杨仲台阶下,她笑道:“我差点坏了你们大事,你们对我已经够仁慈的了。以后有空请到南院喝茶。”

然后苏锦儿与南院的人离去。她更是心急火燎想尽快赶回“南院”,把“望人山”中发生的一切告知爹爹。最后爹爹能入山和这个怪物大战一场,那场面一定惊世骇俗。苏锦儿想想都激动万分!

谷凌风临走前用一种嘲弄口吻对秦定方说:“你会千梅剑法,你是北府秦定方吧?怎么你只会这三招吗?”

秦定方皮笑肉不笑地说:“如果全会,你早就死了。”

谷凌风轻蔑地说:“那祝你早日大功告成,到时候我们再好好打一场,看死的到底是谁。”

他们走后,秦定方气得把剑扔在地上。

一直骄傲自信的秦定方今天自信心可谓遭受到了严重打击。

先是望归来杀得他们屁股尿流,望归来功夫实在高的可怕,秦定方心里服的五体投地。但是自己苦练这么多年,却连苏轻侯的徒弟都打不过。这让他心里憋屈难平。

杨促看出秦定方郁闷,便宽慰他。

“定方,你不必气馁,谷凌风是苏轻侯得意弟子。而且年龄也比你大几岁,又是苏轻侯一手调教,现在他的画像挂在英雄墙第十五位。你打不赢他实属正常。你以后好好修炼,待你功力深厚,‘千梅’大成时候,他绝不是你对手。而且,”杨仲话锋一转,目光瞬间透着一种怨毒神色。“再过几年,‘牧天教’将会更强大,我们就再不用顾忌‘南院’了,到时候定把‘南院’夷为平地!我也看出你对苏丫头有意思,到时候她就是你的人了。”

秦定方点点头。

杨仲又把目光投向“望人山”。

望归来那个可怕角色的身影不断浮现眼前。在这个世间上,很少有人能让他胆寒。桂花谷一战,他真是有些胆寒了。

望归来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个疑问盘旋在杨仲心中。

突然他似想到了什么,心中一震,大叫一声:“梁祈你过来!”

于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赶紧过来。他就是梁祈,现任牧天教“龙堂”堂主。而他多年前却是北府的人。后由于调戏府中丫环,被秦唐逐出北府。后成为北境一个小帮首领,前些年被“牧天教”收并。由于他对秦家三兄弟都不陌生,所以这次蔺天恕特意派他来,就是让他辨认秦广。

杨仲问梁祈。

“那个望归来可是当年秦唐?!”

杨祈似现在还没有从桂花谷那场血腥恐怖中清醒过来。他定了下神,仔细回想望归来的相貌行为。最后以确定口吻说:“绝对不是秦唐。秦唐当年潇洒俊美,肌肤白细,男生女相。就算他现在老了,也绝对不会变成现在这鬼样子。而且身材眼睛鼻子都和秦唐相差甚远。”

既然杨祈断言不是秦唐,好秦唐就真的死了。而非诈死。更何况蔺天恕带人也去验过尸。

杨仲皱起了眉头,那望归来这个绝世高手,到底是谁啊?!

杨仲命令众人马上起程回“北府”,他要把“望人山”发生的一切赶快禀报蔺天恕。

秦定方走时还看了一眼“望人山”,不知那个让自己甚为痛恨的小马倌怎么样了。林屹一天不死,秦定方心里就莫名不安。

……

囚困望归来的地室坚固无比。室内有两根钢柱加固支撑室顶。墙体厚二尺,中间还灌注铁汁,这样牢不可破,秦广当初设计时候,就提防望归来魔性大发后,把地室震塌了。

地室分里外两间,里面那间面积小了一半,里面有茅坑,还有一个石水槽。这水槽与墙壁面为一体,是在山体上凿出来的。水槽上方有一个小孔,不断有细股山泉流出。又顺着槽底的一个孔流出。设计非常巧妙实用。旁边还放着是一个沐浴木桶。

萧梨艳生怕望归来杀了自己,为了证明自己存在价值,她不停干活,有些东西让她擦了若干遍。

钟无道则教望归来怎么玩他那奇妙的烟袋。钟无道老狐狸,留了个心眼,看上去很用心教授,但是却拿捏保留。因为他清楚,一旦他对望归来没有用处,只有死路一条了。

林屹则什么也不用做,就是出不了这屋子。望归来的奇高武功,在震慑林屹同时,更让他坚定了学得一身超绝武功的信念。他的仇人们太强大了,只有成为象望归来这绝顶高手,报仇雪恨才不是空谈。林屹脑海中滋生出一个念头,逐渐变得清晰完整并让他兴奋了。

慕夷双每天都会做好饭,放在窗台上。有时候还会放些灯油灯芯供室内照明。

她只做林屹和望归来的饭,林屹和望归来如果吃剩下,萧梨艳和钟无道就能分点残羹。如果没有剩饭,两人就能饿肚子,要么就趴水槽上喝个水饱。

那个“紫金佛香炉”被望归来摆放在桌上,每天都会端详半天,还会深深嗅下里面香气。很是惬意。

他还警告三人,谁敢动一下他的宝贝就杀了谁。所以三人都远离那个“紫金佛香炉”生怕给望归来杀的借口。

三人也都各自小心翼翼倾尽智慧哄望归来,不敢丝毫激怒他,这两日望归来情绪暂时还算稳定。

林屹趁着望归来和钟无道学“鬼烟”技巧,就走进小屋。

看到萧梨艳在用抹布擦那个沐浴桶。她已经擦了很久。林屹看出她擦干净后再故意弄脏,这样她就可以永远擦下去。望归来也就不会杀她了。

林屹走到她面前,用一种让萧梨艳不安的眼神看着她。

--------

很快将又有**到来。大家给雨寒动力!全力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