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5 章

小说: 小神兽的万千宠爱[娱乐圈] 作者: 东门饕宴 更新时间:2020-09-16 15:06:49 字数:5685 阅读进度:155/164

0155

腓腓毛毛对幼崽腓腓小神兽来说是很珍贵、也很不容易得到的东西。

从这几年腓腓每天都可以随手拿出很多颗糖果, 却只拥有了两朵毛毛。而且在第二朵毛毛丢失后一直念念不忘就可以看出。

一般的腓腓神兽在幼崽期的时候,从出生到成年,能在成年之前靠自己凝聚出一朵毛毛就已经算是天赋异禀的小神兽。

腓腓在来到这个世界后的三年间连续凝聚出了两朵毛毛, 天赋可以说是高得吓人。

但是即使是这样, 也阻止不了腓腓本能的心疼自己辛辛苦苦凝聚出来的毛毛。

小神兽本能:毛毛丢了=毛毛融入地底=间接融入所有靠土地生长的植物。

所以:毛毛=植物,这些人, 全都在偷腓腓辛辛苦苦凝聚出来的毛毛!

这个等式成立后, 腓腓看到被撸的东一块西一块的树干, 所以就不开心了。

摘树叶的男人一开始还没意识到腓腓是在叫他,还在十分专注的往自己的兜里装树叶。趁现在大家的视线都被工作人员那边吸引走了,能多抓一点是一点。

等到一个小朋友身后跟着一个穿着花衬衫的男人走了过来,然后伸手拍了拍他, 说:“叔叔不许摘了。”

男人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那一声喊得是他。

不光是眼前这个看起来气嘟嘟的小家伙,接下来他就跟捅了孩子窝似的,一眨眼的功夫, 几十个孩子呼啦啦的全都围了上来, 把他给包围了。

张小虎看腓腓不高兴, 瞪了一眼男人,故意粗声粗气:“喂!说你呢。小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不能乱破坏别人的植物吗?”

如果是被一群成年人包围, 男人说不定还真的被激起了气性。可是面前是一群至多七八岁大,大部分看起来应该只有五六岁的小朋友。

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对孩子都是有保护意识的,对孩子动粗的人, 在哪里都有人不屑。

尤其是被最中间的那个小朋友用一双圆乎乎的大眼睛盯着,小家伙清澈见底的眼睛里似乎清楚的写着‘我生气了’,男人莫名的就有些窘迫,发不出脾气来。

最后只好讪讪解释道:“小朋友,叔叔给钱交罚款了。不信你看。”

顺着男人指着的方向看去, 果然看到被男人撸秃的枝丫上赫然夹着一个信封。

张小虎长得最高,一马当先走上前去踮脚取下了信封,打开信封,里面装得果然是男人自觉缴纳的罚款。

自从C市有了变异花后,几乎每个人在出门之前都会在包或者口袋里塞几个这样的信封。信封里装着钱。就想着有一天,可以让他们抓到时机,把罚款交出去。

张小虎把信封递给腓腓看,腓腓难过的摇摇头,“钱不可以插在树上变树叶。”

毛毛刚融入到土地里,正是力量最浓厚的时候。正好那个时候乐园里的各种花草树木刚被种下,在移栽的过程中略微损伤了些元气的植物们正是要好好吸收土地里的营养的时候。正好,也顺带把土地中属于毛毛的力量给吸纳到了自己的枝叶躯干中。

因此,第一年生长的植物,应该是往后几年中最珍贵、效果最好的。

小神兽本能在心中说:这些,这些,还有那些,都是腓腓的!

腓腓动了动小手,看了看地上已经被乐园工作人员找出来一堆的花和树叶,有些想要重新把它们给插回去的冲动。

腓腓不开心,崔源心情当然也不会好,直接拉过艾尔,跟个小霸王似的抬起下巴,对男人说道:“你都没问过我们就偷拿我们家的东西。给钱了也不行。”

说着一点也不在乎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成年男人,向前走了两步然后把手向上一摊:“拿来吧。”

“你们家的东西?”男人诧异。

崔源不耐烦:“不是我们家的难道还是你家的?你知不知道你身后的那棵树,就是这个小金毛他爸爸亲自买回来的。还真当这里和路边花坛一样?对不起,私人的。”

男人原本看这么多人都摘了,自己跟着摘了也就摘了。可是现在忽然发现,是当着正主的面祸害人家的东西。就好像你走在路上看人家家花园里的花好看,你就直接进去把花给摘了,这怎么都说不过去。

男人被还是个孩子的崔源这么一教训,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想还,但是想到当自己站在树下,闻到风送来的树叶的清新味道时那种平和安宁的心境,又有些舍不得。还试图想要耍耍赖。

但是一抬头,看到表情委屈又生气的看着树叶的腓腓,到底还是心中的道德感重新占据了上风,把手中的树叶交给了崔源。

崔源拿着树叶回来,把树叶放进腓腓身后的小背包里,摸摸腓腓的头,“腓腓乖,不生气。我帮你把树叶拿回来了。腓腓你这么喜欢霍山啊。”

又北四十里,曰霍山。有兽焉,名曰腓腓。

在山海世界中,腓腓一族就世代生活在霍山。

山海世界中的霍山和山海乐园中的霍山同名。虽然此霍山并非彼霍山。

但是《山海》残本中的一句:又北四十里,曰霍山,其木多毂。正是山海乐园中霍山名讳的由来。

腓腓这个平常软乎乎像个糯米团子一样好说话的小家伙忽然生气了,除了毛毛的原因,未尝没有神兽天性中的地盘感作祟。

关于树叶和花朵的归属,崔源和张小虎表现英勇,成功夺下一城。楚骁寒和艾尔也不遑多让,艾尔直接打电话给威尔逊,然后对电话那边威尔逊不许乱来不许乱动的警告充耳不闻,直接挂断电话。然后从工作人员的值班室里搬出来了一个小板凳,自己坐在了坐船进山或者从湖底隧道进出都必须经过的一个出入口。

胳膊一伸腿一翘,许进不许出。

楚骁寒拿着一个从工作人员那里要来的大袋子,在艾尔把入口堵住后开始收起了被工作人员堆放一堆的叶片。

此时的乐园工作人员们也全都表现的很敬业、也很卖力。

要说山海乐园,当然就是他们这些日夜在这里工作的工作人员了解的最多。

一开始他们只是觉得在乐园里工作很好。即使每天工作量再多、处理游客的事情再累,累归累,可是他们感觉自己累得很充实。

山海乐园就像是一个现实中的伊甸园一样,在这里,他们不想金钱、不慕名利,甚至连工资发不发都无所谓了。

他们不在乎钱多钱少,他们只在乎老板能不能让他们007。

在变异花的事情没有被爆出来之前,他们连想都没有往这方面想。失乐症是个死局,这是大家的共识。

等到变异花的事情被爆出来之后,乐园里的一些员工隐约的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不敢深想,也不敢奢望。

在外界都在为了变异花如痴如醉的时候,员工们只想守着乐园过日子。每天吃住也都在乐园。除非有事,否则轻易不想出去,日子越过越佛系。

主管还曾经摸着自己略秃的地中海跟他们说过:自从几个小老板来咱们员工区转着玩了几圈之后,也不知道那几个王八蛋是怎么得罪老板和小老板,小老板走了之后被老板点到名字的那几个全都给开除了。

老板还嘱咐,让乐园招人之前都要和他打报告,他批准了才可以招。乐园里的孩子多,宁可暂时少些人手,也不能让居心不良的混了进来。

自从那几个瘪犊子老鼠屎走了之后,大家感觉自己的日子越过越好啦。

工作人员们只觉得自己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理想和毕生的岗位所在:为了山海乐园的建设发光发热,我愿意为老板加班到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小时!

可以说,那个时候的乐园员工们,一个个都是冷酷资本家们理想中的完美员工。

不叫苦、不叫累。

不要车、不要房、就想住宿舍。

对工资没想法、不让他加班他还觉得老板针对他!

这是什么神仙员工啊。

霍山上的当值神仙员工们面对着这满山的诱惑,目不斜视,毫不动摇。一点想要趁乱中饱私囊的想法都没有。

笑话,他们又不是傻。上了这个霍山之后他们就全都明白了,这哪里是像外界猜的那样植物出现了变异。这分明是C市的土地出现了某种能够克制失乐症的未知物质,而山海乐园,尤其是霍山,就是首当其冲的那一批!

只要能保住在乐园里的工作,这小日子以后美的,连神仙都不换。他们怎么可能为了眼前的一点诱惑,就短视到如此地步?

一个员工帮着楚骁寒撑开袋子,铁面无私的一个个收缴过去。

他认识楚骁寒,这是乐园的小老板之一。顶头上司,必须趁此机会好好表现,争取靠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打动小老板。先订一个小计划吧,一举签他一个十年工作合约。

可是之前说了,对于到手的东西,尤其是这个东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快乐挂钩,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能要得回来的。

人性本善,但是你不能要求全部人在一生中最大的追求和渴望面前,依旧保持着如同圣人般永远不会犯错的理智和心态。

今天这个场面,对在场的很多人来说,都是一场道德底线与**的考验。

因为今天几个小老板都在,在大老板们赶到之前,为了保护小老板们,乐园工作人员首先说明了为了保护儿童肖像权,请大家不要拍照或者录视频。

不涉及到手里的东西,大家都很好说话。而且工作人员们的要求也很好理解,对孩子的保护,百年来已经成为了很多人自然而然发自内心的一个习惯。

可是接下来,场面陷入了僵局。

被七星小学小朋友包围起来的大人们面对着楚骁寒敞开的袋子,面露挣扎。

不说给,也不说不给。有些还耍赖般的说自己给罚款了,就在某某地或者某某树杈上。

还有些人还抱着侥幸心理,一般孩子都不定性,没什么耐心。趁着现在真正主事的威尔逊集团那边还没派人来,说不定这几个孩子一嫌烦,没耐心了就把东西送给他们了呢?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因为腓腓决定要亲自出马了。

看着小小一团的一个粉雕玉琢的小朋友撑着袋子走到他们面前,然后仰头对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说:“大家能把树叶还给腓腓吗?还有花。我很喜欢霍山,可是现在霍山都不漂亮了。”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小朋友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难过。又因为生气,嘟着小脸婴儿肥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戳一戳。

梁韩煜在一旁帮腔:“你们这样和到主人家的花园参观,却偷偷把主人家好看的花给摘走了,还非要说自己给钱了是买的有什么区别?路边花坛里的花摘了有罚款,说明可以摘。可是我们连罚款都不收,可不可以摘你们心里没数吗?”

游客中有人认出了梁韩煜,捂住嘴惊叫一声:“煜煜你怎么在这里?!煜煜你看这里,妈妈在这啊!”

这里的妈妈说得不是亲妈,而是梁韩煜这个目前被誉为C国第一童星的妈妈粉。

接下来又是几声惊叫声响起。

梁韩煜把头一扭,无情道:“不还东西,开除粉籍。我不要偷拿小朋友东西的大人当妈。”

这话对一个妈妈粉来说就太残忍了。

腓腓见状蹬蹬蹬的跑到了那个女人身边,撑开袋子。

女人犹豫了一下,小声的问腓腓:“小朋友,你为什么一定要把树叶都要回去?”

腓腓抿抿嘴,有些疑惑的看着女人,没说话。这个阿姨问题好奇怪,是腓腓家的东西,腓腓为什么不可以要回去?

最后,挨不住小家伙的眼神,再加上还有个开出粉籍的警告顶在头上,女人还是把手中的树叶放进了腓腓手中的袋子里。为在场的所有游客做了一个表率。

在把树叶放进袋子的那一瞬间,女人感觉自己似乎长舒了一口气。最后略微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

如果今天没有人在,也许她真的就把这些东西带走了。

可是面对这在场几十个孩子盯着她的眼睛,她真的没有那个脸皮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离开。

有了一个人起带头作用,剩下的人陆陆续续的,也慢慢全都把自己手中的东西放进了腓腓举着的袋子里。

袋子装满了,跟在腓腓身后的楚骁寒就把袋子接过去,然后给腓腓换一个新的。

当走出那座山,当脚步再次踏上湖对面的陆地时,船上的游客齐齐呼了口气。

感觉自己失去了什么,但是同时,好像又得到了什么。

不对,他们刚刚怎么这么轻易就把叶子放到了袋子里?不是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定,哪怕当个臭不要脸的偷叶贼,也要把东西带回家吗?

怎么那个举着袋子的小朋友往他们面前一站,他们自己就心软了,然后就不由自主的把手伸进了袋子?

这,这不科学!

“回去!我要回去,你们放我回去!!”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回过神来的游客们撕心裂肺,看着湖中心的那座山的眼神,就好像罗密欧看着朱丽叶,梁山伯看着祝英台。

那片湖就是阻拦他们团聚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湖水太深,都有人想要直接游回去了。

有人开始互相埋怨:

“你刚刚怎么交了?如果你不交,我说不定也不交了。”

“放屁!我看着你交了我才交的。”

“你们都闭嘴!都怨你们,如果不是因为你们都交了,我不交显得我像颗老鼠屎一样,我会交吗?”

有些游客是结伴而来的,这些人一路上还在就此事想要理论出个一二三四五来,不是你怨我,就是我怨你。每个人都试图把锅甩出去。

然而等到到家的时候,当自家孩子扑进怀里的那一刻,他们瞬间变幻了表情。

开始给他们讲述一个关于**与坚持、底线与选择、这世界,终究是人性本善的故事。

在这里故事中,他们俨然成为了那个不屈从于**和本能,坚强的守住了底线的道德完人。

故事讲完之后,原本结伴而行的几位家长对视一眼,都默契的没有拆台。

最后,一个男人叹谓的摸了摸孩子的小脑袋,开口道:“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爸爸我今天的选择,是面临了多大的考验,和多么的伟大了。”

山海乐园

对着好几袋子的树叶,腓腓摸了摸胸口,然后学着爷爷的样子,自己给自己顺了顺气。

刚刚,总觉得这里有点堵堵的感觉。

幼崽小神兽的控制力总还没有那么强,当生气的时候,力量就忍不住咻咻咻的冒出来啦。

不过好在腓腓自己给自己顺了顺,又慢慢顺下去了。

那边

小男孩听完故事后,点了点头,眼含崇拜:“嗯!我以后也要做一个和爸爸一样的人。”

“这可不太容易,要有很坚定的意志力和信念才可以。”男游客给儿子泼冷水。

“爸爸,我会努力的!”

男人欣慰:“好孩子。”

作者有话要说:he tui!,,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