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乐乐之小爱情(5)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9:02:24 字数:2846 阅读进度:512/527

韩承毅的兄弟们都知道,他在学期结束之后,就将离开A市。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不止是他,他们几个,也都陆续要离开这里,在A大附小度过的这一段时光,也许是他们年少时光里最轻松最无忧的了。

韩承毅的兄弟们也知道,韩承毅和低年级的一个女生关系很好,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他对那个女生很好。

有人问他,为什么对她那么好?

那是韩承毅第一次听到那样的问题,也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对她很好。

可是,为什么呢?他想了很久,并不能理解。然后,他想,也许并不需要原因吧?就像父亲无条件的对母亲好,好到无原则、无条件服从,不是也同样毫无缘由吗?

那个时候,他并不明白,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并不是毫无理由的。

韩承毅照旧围着女孩转,想要给把最好的都给她。

他也学着那些“肤浅”的男生,守在她教室的门口,带着她拐到学校后门,给她买喜欢的零食。

会在图书馆占好座位等着她,美其名曰可以为她辅导功课。事实上,她那么聪明,功课一直很好,又哪里需要他的辅导?

于是,一个又一个的晚自习,他就只是拖着腮帮子,将书本竖的高高的,然后,偷眼打量着她认真看书的模样。

正当韩承毅苦恼着该怎么告诉女孩,他不久就将离开A市时,女孩先他一步不告而别了!

那一天,他正参加完竞赛回来,正从机场赶往家中,手机响了。母亲一边从保温盒里掏出他喜欢的糕点,一边替他接起了电话。

“你这孩子,朋友还挺多,这才开机……”

真真把手机递到儿子耳边,韩承毅就着母亲的手冲着电话那头嚷嚷:“干什么?催命呢?本少爷回来了,还让不让喘口气儿?”

语气是恶劣的,心情却是极好的。

电话那头是青春期少年毛毛躁躁的声音,真真听不清里头都说了什么,只知道那头的少年语气急切仓促。

然后,正欢快的咬着豌豆糕的韩承毅一口将糕点卡在了嗓子眼,蜜色的脸登时涨得通红,手掌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起来。

“什么?你说什么?现在人呢?!”

对于真真递过来的水,韩承毅根本没心情喝,即使是被糕点卡的呼吸困难,他也不想错过一丝一毫关于她的消息!

他不相信,怎么都不相信!

临去比赛前,他还曾和她通过电话,他和她约好了,等到她回来,他要带她去天墨度假村。

她很高兴的从原地蹦起,叫嚷着,很是兴奋,说自己长到这么大,从来都没去过那样的地方。

她还说:学长,你真好!

关于离开的事,她只字未提,怎么可能,就走了呢?

韩承毅一掌拍在车座后背上,朝着司机大声的吼到:“别开回家,去XX警局职工宿舍!地方你知道吗?不知道的话,我来开!”

没等司机回答,作势就要拉开车门。

一旁的真真看着急了,匆忙吩咐司机立即调转车头,赶往儿子所说的地方。

“乐乐……发生了什么事?可以告诉妈妈吗?”

真真尝试着,想要和儿子沟通。而韩承毅紧握着拳头,面色铁青,双眼直视着窗外,显然并没有同人倾诉的意愿。

“开快点。”

真真不知道儿子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吩咐司机加快了速度。

车子刚在XX警局职工宿舍楼停下,还没完全停稳,韩承毅一把推开车门冲了出去。他熟练的沿着小道奔至女孩家楼下。

他送过她回来,很多次,虽然每一次他都只是远远的把她送到宿舍区院门口,但是,他知道,她家住在哪一栋,她房间的窗户又是朝着那个方向开。

韩承毅迈开步子狂奔,只觉得长到这么大,都从来没有这么费劲的追赶过什么。

后来,等到韩承毅长成个翩翩男儿,回想到这一天,他还会忍不住感叹,就算是在后来,他也不曾那么追赶过谁了!

人还没跑到女孩家楼下,他就已经远远的看见兄弟们三五个歪靠在她家楼下的花坛边上。

——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人呢?”

韩承毅朝着兄弟冷声询问,兄弟们低下头去,没有人敢正眼瞧他。

“我问你们,人呢?都哑巴了?!啊?!”

面对兄弟们的沉默,韩承毅憋红了脸,双眼赤红,尤其眼角那里,红晕已然拓开。

当中一个少年,从花坛上跳下来,缓步走到韩承毅面前。他两手插在口袋里,摸索了有一会儿,从右边口袋翻到左边口袋,最后还是在胸口的口袋里翻出了一样东西。

那东西被一根红线穿着,在阳光的折射下泛着一层金属有质感的色泽。

“喏……给你!”

韩承毅愣愣的伸手接过少年递过来的东西,是那枚女孩一直戴在身上的子弹!他重重的闭上眼,掌心猛的收紧。

经过时光打磨的子弹头,已经不那么尖利了,可是却硌的韩承毅心坎儿都是疼的。

少年看他这副模样,轻叹了口气,摇头说到:“她也等了你很久,最后,是她妈妈一直在催……哥们没用,没能帮你守住她……”

“知道去哪里了吗?”

韩承毅睁开眼,眼中闪烁着希冀的光芒,让少年不忍直视。

少年摇摇头,抱歉的说到:“好像是为了躲避什么人,匆忙的很,她也不知道母亲要带她去哪儿……”

“shit!”

韩承毅发出一声咒骂,扬起右手,身子一跪,长臂一抡,右拳狠狠砸在了地面上。小小的少年,眉宇间浑然一股狠戾之色。

真真远远看到了儿子这副样子,选择默不作声的退回了车上,一直静静的等着,有些事,她这个做母亲的,永远也帮不了他。比如说,那一刻——他的成长。

一个月后,韩承毅遵照父亲的安排,毅然踏上了出国游学的道路。

走的那一天,天气特别好。

韩承毅坐在靠窗的位置,从衬衣的领口里掏出那枚子弹头,现在他把它戴在了胸口,一低头,就会想起她,她的名字,叫做:江沁筝。

(PS:微微邪恶了,稍作铺垫,只能说,韩承毅和江沁筝的故事,会很长很长,在这里,只是小小写一点点,算做广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