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韩澈和真真(1)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9:01:23 字数:2792 阅读进度:504/527

“啊!”

一声尖利的惨叫从A市西北角一隅、韩家别墅中传出。www.pinwenba.beat.cc/read/704/声源环绕,发源地正是主楼主卧的……呃,洗手间。

“老婆,别动,你看,都肿成这样了……我快受不了了!”

Nan人低沉的嗓音,唯唯诺诺,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遭来口中老婆的白眼。

“出去!你快出去!哼哼……”

娇憨的女声,极力抗拒着,拼命抗拒着nan人的靠近。

“嗯……啊!”

随着一声陡然增高的叫喊,女声也骤然变得严厉起来。

“出去,让你出去,你听不懂啊!你……你……弄疼我了,我不要!”

正在卧室里打扫卫生的陈嫂,忍不住红了脸,这总裁也是,一大早的……就这么缠着太太,也不顾惜她的身体!

昨个儿夜里,她上来关灯的时候,都已经是夜里十一二点了,主卧房里还亮着灯呢!这总裁,白天黑夜的没个节制。

陈嫂把换下来的床单扔进收集箱里,加速了手上的动作,走出了房门。

房门带上的那一刻,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梁骏掣把她给下了一大跳。

“……梁……梁总!”

陈嫂紧捂着心口,身子下意识的挡在门前。

梁骏掣一看陈嫂这样,躲在镜片后的眼睛迷成一条缝,一副老奸巨猾的样儿,看得陈嫂心肝直颤。

“你挡着干什么?是不是那个禽|兽又在里面欺负我的宝贝女儿?”

“不不不……”

陈嫂把脑袋直摇晃,频率直逼榨汁机,不过,还是没能阻止梁大总裁冲进主卧的趋势。

“韩澈,韩澈,你给我出来!”

正在卫生间里经受着韩澈“痛苦折磨”的真真,听到父亲这一声爱女心切的狮子吼,无意于找到靠山,挣扎的气势更是凶猛了。

“爸爸,爸爸,我在这里!你快来!韩澈欺负我!”

紧跟在梁骏掣后面追进来的陈嫂,急的什么似的,只跺着脚感叹:“哎呦,我的小祖宗,这种事情,怎么也好向自个儿的老爸撒娇?!夫妻俩关起房门来,怎么教训还不成?!”

“乖宝,别怕,爸爸来了!好你个……韩……嗯?澈!”

陈嫂一闭眼,不忍心看下面“十八|禁”的场面。梁骏掣却已一脚踢开了卫生间的门,只听“咣当”一声,钢化玻璃门在墙上微微颤抖。

幸好是每天打扫,不然哪里经得住这位老爷这么一脚踢?

这门的质量虽然好,但是,这动静,震下来一层灰,迷了太太的眼睛,到时候,不管是梁总也好,还是自家那个“妻管严”总裁也好,还不劈头盖脸一通好骂?

“……呃!”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一脚的动静太大了,还是被眼前的场景给震惊住了,梁骏掣竟然不受控制的打起嗝来。

宽阔的卫生间里,他的乖宝正端坐在皮质靠椅上,雪白的小脸涨得通红,一双大眼睛噙着泪水,眨巴眨巴的盯着眼前的人,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而韩澈……

呃,正蹲在她面前,以一种极为虔诚的姿态捧着她的……嗯?脚?!

韩澈专注的捧着老婆的脚,并不曾感受到来自身后梁骏掣身上强大的“杀气”,俊朗的脸孔几乎要凑到真真白嫩的脚趾头上。

“老婆,你看,让你小心点,早上一起来就要洗澡,怎么就那么爱干净?”

真真嘟着嘴,抱怨到:“还不是你,昨天晚上就洗了多好?身上难闻死了,粘糊糊的不舒服!”

“咦?怎么说话的?怎么会难闻?老婆的味道最好闻了!”

韩澈歪着脑袋,讨好的看着真真傻笑,一脸弱智样,站在门边的两人一看这情况,都自觉自发的转过身去。

“呃……张妈!有水吗?给我倒杯热水,都几月天了?怎么韩家还在开冷气?真是……冷死我了!”

陈嫂抽抽嘴角,僵硬着五官木木的说到:“梁总,我姓陈。还有,冷气早就关了!”

“随便,随便,给我倒杯水去!”

梁骏掣挥挥手,没明白这个大婶姓什么究竟和他有什么关系?

陈嫂摇摇头,坚定的拒绝了他,并且建议道:“梁总,我觉得这个时候,您应该和我一起下去……”

梁骏掣一瞪眼,一脸的不赞同。

“老婆,我轻一点,现在还疼吗?你看你走路都走不好,以后上卫生间,也要叫着我,我抱你进来,知道不?”

韩澈绵柔的声音,如十里春风,什么都该被融化了。

大概他手上的动作,的确是比刚才轻了很多,真真觉得没那么痛了,也不像方才那般抗拒他。

脚踝被他拖在掌心里,他的掌心凉凉的,自有一股奇异的止痛的效果。

“嗯!”

真真点着头,眼角挂着因疼痛而流下的泪水,眉眼却都已笑开来。

“老婆,我背你下去,刚才我好像听见爸爸的声音了,他老人家是不是特别喜欢我们家的早饭?总是一大早就跑过来。”

韩澈朝着真真弯下身子,真真摇着头:“不,我要公主抱!”

“好!”

韩澈转过身来,张开双臂,真真也不管他有没有站稳,一头就栽进了他怀里。韩澈有意逗她,脚下趔趄,晃荡着尖叫:“哎呀,宝贝,慢点儿,你看,我都这么老了,差点没压碎我这把老骨头!”

前一刻还巧笑着的小娇妻,这会儿脸就变成了阴天。

真真竖着一双秀眉,斜眼看着韩澈,嘴巴嘟着,一言不发,可不满都在精致小巧的五官上明明白白写着呢!

——你说错话了,我很不高兴!

“呵呵……”

韩澈摸摸短了不少的头发,这是他才剪的新发型,因为真真说不喜欢他留太长的头发,没办法,虽然飘逸的短碎能衬得他愈发俊朗,但老婆大人的话就是圣旨,他是不能抗旨不尊的。

“老婆!”

他弯下身子,伸出指头来戳了戳真真气鼓鼓的腮帮子,真可爱啊!跟只小馒头一样,软软的,滑滑的。

“我错了!”

认错的态度,那叫一个当机立断,可见其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决心。

“错哪儿了?”

韩澈呼出一口气,将他的宝贝抱起,笑道:“等着你,不许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