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岳父梁骏掣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8:48:17 字数:4196 阅读进度:466/527

来了,早料到这老东西回来,只是没料到这么快!

夏末,天气还热的很。www.pinwenba.beat.cc/read/704/高耸入天际的大树遮挡着屋顶,又加上开了冷气,韩澈歪靠在沙发上,气定神闲的看着窗外耀眼的阳光,有种暖暖的错觉。

都说人的感觉因心情而定,他会有这种错觉,也是因为心情很好,好到爆!

他把身上的长袖薄线衫拢了拢,一挑眉,狭长的眼睛投向对面的男人,挑衅的意思那么明显。

面对梁骏掣这个“战败者”(当然这是他自己这么认为的),他表现的极为大度。

“梁总,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家里?”

一听这称呼,坐在他对面的那个“战败者”不由微蹙了眉峰,这小子,老大不小的了,儿子都七八岁了,怎么吃起醋来还是这么个幼稚的德性?

梁总?靠,韩澈从小到大和自家弟弟混迹在一起,一直都是跟着梁骏驰喊他大哥的,这会子却是“恭敬”的喊起“梁总”来了?

韩澈和梁骏驰一样,由他亲眼看着长大,在成长的过程中,他没少担任他家长的角色。他不能得瑟,得瑟起来,就是一副小流氓的样。

流氓并不可怕,这世上流氓多了去了。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

诸如韩澈、梁骏驰,恰恰就是这种有文化的流氓!

梁骏掣大热天里登门拜访,一身正襟装扮,西服的边边角角别说皱了,就连个汗湿的印渍都没有。

而他对面的小老弟,长腿一只插在地上,另一只搭在其上,鞋尖朝着他——这是种极不礼貌的行为。

他瞪他一眼,这小子还愈发得意了,睁大了眼睛回瞪着他。

梁骏掣深叹口气,太阳穴那里突突直跳,今天的来意还没说明,头怎么就已经开始疼起来了?

宝贝女儿摊上这么个“雅痞”,他不知道是该高兴呢,还是该忧愁。

“咳咳……韩澈……”

梁骏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轻咳了两声,准备开始同韩澈讲道理。

韩澈没等他正式开口,突然伸出手来往他面前一压,急道:“哎……天真热,梁总,要不要来点冷饮?”

梁骏掣狐疑的盯着韩澈,神色间有些不豫,本来被韩澈的态度闹的就有些不痛快,这会儿又被他打断,作为长辈有些脾气也是在所难免的。

“不用。”

梁骏掣拒绝了,口气很硬,下颌角那里绷得紧紧的,韩澈能看见骨骼的印迹。

他知道梁骏掣火了,可他不怕,这就火了?他还没折腾够呢!让你勾引我老婆,让你打我老婆主意!

“嗤……”韩澈捂住嘴唇,一声轻笑后,补充到:“梁总真不要?那可是我老婆亲手做的。”

“……”

梁骏掣头疼的更厉害了,这老小子,成心气他的吧!还“他老婆”?他哪个老婆?现在整个A市谁不知道他老婆是谁?但梁骏掣清楚,他说的这个人是他的宝贝女儿真真,不为什么,男人也有男人的直觉和默契!

看着梁骏掣隐忍的表情,韩澈心里愈发痛快,直起懒洋洋、仿佛没有骨头的身子朝着餐厅那边喊到:“陈嫂,把太太做的奶昔盛两碗来,我的那份多一点啊!”

韩澈吼完,转过头来朝着梁骏掣媚然一笑,卷翘的睫毛上下抖动,每一个轻微的抖动里都散发出无尽的风情。

一个男人,长成这样,还真是妖孽!也是,要不是妖孽,怎么就祸害了宝贝女儿这么多年?

“梁总,您可别光认为我老婆只会念书,那厨艺也是一流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她不会做的噢!”

韩澈咬字清晰,尤其在“我老婆”三个字上,提高了音调,他那媚然的笑里全是锐利的色彩。

梁骏掣打了个冷噤,当然不是惧怕,而是他真的很久没有听到过有人用“噢”字作为话语的结尾了。

这韩澈,说他是妖孽,他还变本加厉了,好,他倒是想看看,今天这货还能怎么闹腾!

陈嫂没多会儿就端着托盘过来了,两只水晶碗,里面盛着奶白色和紫色的混合液体,液面上点缀着两点蓝莓果肉,汤匙放在里面,没入液面以下。

陈嫂把多的那碗放在韩澈面前,韩澈也没招呼梁骏掣,自己先捧了起来,咂嘴说到:“我呀……以前年轻的时候不喜欢甜的,现在年纪大了,不知道怎么的,特别喜欢甜的。”

他这话不是假的,说话间已拿起了勺子舀着奶昔往嘴里送,每一勺入了口中,脸上都会现出十分满足的表情。

梁骏掣刚才那一点怒火突然就消弭在他的这种表情中,幼稚的韩澈,也全都是因为他的女儿啊!

沉浸在满足中的韩澈突然抬起头来看向梁骏掣,碗里的奶昔已经被干掉了一大半,他夸张的冲着梁骏掣说到:“梁总,你怎么不吃?我老婆的手艺,你尝了就知道……”

这回轮到梁骏掣打断他了。

“你老婆?噢?我倒是不知道,原来贺家大小姐还是这般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难的人物!”

气人是吧?谁还不会吗?

“你!”

韩澈气结,脸色一变,银质汤匙咬在嘴里,撞上坚硬的牙齿,一个不留心磕到了牙龈上,真TM疼!

梁骏掣慢慢悠悠的拿起面前那只水晶碗,像是端详件艺术品那样细细端详着它,还很小心的拿到鼻尖闻了闻,有点“欠揍”的说:“嗯……这香味,好像还不错……真真啊,真真你记得吧?就是你那个前妻,她的手艺也很不错的。

每次去她那里,她都会做一桌子丰盛的菜,我这个年纪,到了该注意饮食和保健的时候,可是啊,只要是她做的饭,我哪里还管得住?

别说,你这小子还挺有福气,前妻也很会做饭,不止呢,各种点心也做得不错……”

梁骏掣说的正欢,突然停下了,端起水晶碗,也不用汤匙,直接凑到嘴边,哧溜一下倒下去一大口奶昔,停下的时候唇边上沾了一层奶白色的泡沫,他还伸出舌头来添了添,夸到:“不错,不错,和你前妻的手艺有的一拼!”

梁骏掣竖起的大拇指,还有他明知故问装作一概不知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韩澈。

“我CAO!”

韩澈暴喝一声,放下水晶碗,人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带起一阵风,他一句废话没有,从梁骏掣碗里一把夺过奶昔,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你个老东西,就你也配?你凭什么吃我老婆做的东西!”

梁骏掣抬眼看他,这小子果然气的不轻,握着水晶碗的手在抖。

以梁骏掣对他的了解,这小子恐怕还存在着一点残余的理智,因为他是看着自己长大的老大哥,没有做出更过分的行为,否则现在那碗奶昔恐怕已经落到了他的脑袋瓜上。

梁骏掣恶劣的想,他还真是有点期待着韩澈把这碗奶昔往他脑袋上扣,他不是受虐狂啊,他只是想看到韩澈错愕的、懊悔万分的表情。

然而,没有。

梁骏掣有点失望,有点感叹,但更多的是欣慰。

这就是自家弟弟不如韩澈的地方,韩澈的仁义概念远比梁骏驰那小子要根深蒂固的多,韩澈现在可能恨不得把他给碎尸万段了,但对自己有过栽培之恩,又是好兄弟兄长的他,韩澈是绝对下不去手的!

梁骏掣很好奇,韩澈把那碗奶昔夺走了,不好做的更过分,却也收拾不了这尴尬场面了,接下来他会怎么做呢?

只见韩澈一张脸憋得漆黑,紧握着奶昔碗转身走了。

“去哪?”

梁骏掣在身后问。

“我TM拿去喂狗!”

韩澈恶狠狠的说,TM拿去喂狗也不给你吃,让你天天去我老婆家蹭吃蹭喝!让你叫真真叫的那么亲热!

“哈哈……”

梁骏掣呆愣了会儿,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韩澈怒火噌噌往上升,转身骂道:“笑P笑?老子有那么可笑吗?”

梁骏掣不理他,还是在笑,韩澈觉得奇怪,怎么情形一下就扭转了?不是他要气死这老东西吗?怎么反而现在,他成了被气的那一个?

梁骏掣笑了着实有一会儿,慢慢的停下来,取下眼镜,掏出胸口的方巾细细擦拭着。梁骏掣戴眼镜的时候,显得要严厉些,取下眼镜,却露出这个年纪的长辈该有的祥和来。

韩澈有些后悔了,他是讨厌梁骏掣,可他不该这么对梁骏掣,他清楚。

“小澈……”

梁骏掣视线专注的盯着手里的眼镜俨然一副仔细擦眼镜的架势,却从口里迸出这么一声称呼,让韩澈差点没垮下肩膀做小弟状。

“嗯……”

韩澈别过脸去,不情不愿的哼了一声。

“你听好了,我女儿是交给你了,我也知道你不会把她怎么样,但是……你和贺明彤的事,我只给你最多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到了,你若是没处理好,我一定准时来接走女儿……”

他站了起来,缓步走向已然石化的韩澈,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你大可试试,若是我女儿再受半点委屈,看我怎么收拾你!”

“呃……”

韩澈打了个嗝,梁骏掣走出去有一会儿了,他才反应过来,对着玄关处,歪着头轻声念到:“岳父?岳父?岳父!我KAO……爸,你等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