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掩盖的秘密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8:43:44 字数:4215 阅读进度:453/527

傍晚时分,夕阳像一条金黄色的细纱铺在花店门前的街道上。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真真把所有的花都浇了一遍水,将水壶放在花架下,扯下头巾,又将围裙也脱了下来放在手里叠好,抬眼看了看聂绵卿,她正在那里将刚送来的鲜花的包装纸一张一张的铺好,做着分类。

“妈……我,就先走了。”

真真从柜子里取出背包,走到聂绵卿面前站定,偷眼仔细的看着她。

聂绵卿垂着眼,这两年她清瘦了不少,四十多岁的年纪,眼角有了细纹,比起这个年纪的其他的女人,还是显得要年轻许多。

“嗯。”

聂绵卿没看她,只从嗓子里轻哼了一声,手里的包装纸被她抖得哗哗直响。

真真觉得好笑,她的养母,这是在吃醋呢!知道她要去疗养院看邵婷,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还是难免觉得不舒服吧?

“……那,你好好看着店,不要太晚关门,还有……晚上我要吃土豆沙拉的,我不喜欢苹果酱,知道吗?”

这句话让埋着头的聂绵卿总算是有了反应,她抬起头来,眼里有了神采,那一堆五颜六色的包装纸在她脸上反射出生动的光芒。

“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呵呵……肯理我了?刚才还在那里装酷,都不跟我讲话!”

“我哪有……”

聂绵卿嘴硬并不肯承认心里的小别扭,真真就赖在她身上,仗着身高的优势,像哄孩子那样哄着她:“别闹情绪,妈……你也是我妈妈,这一点,不会因为任何事而改变的。”

聂绵卿眼角有些湿了,连推带搡的把真真轰出了花店外。真是,这孩子小时候性格刚烈,看起来就像个喂不熟的白眼狼,越大越是会说些甜丝丝的话来逗她开心了……

昨天真真和疗养院联系了,说是这个时候,邵婷通常习惯出来散步,她若是想要见人,这个时间赶过去,是最合适不过的。

也有一段时间没去看过邵婷了,头两次冒冒失失的赶过去,她用总是吃了药正在睡觉,并不算上真正的见过面。

对于这一次的见面,真真心里有些期待,想着上次医生就说邵婷的病情控制的很好,恢复的情况也比预料的要好。

究竟好到了什么程度,光听医生说的,也想像不出来,真真很想知道邵婷究竟恢复的怎么样?私心里还有着隐隐的期待,或许,邵婷会记起她的亲身父亲也不一定。

到了疗养院时,已经快要到六点钟,不过盛夏白日常,并不显得晚。

接待处需要做登记,这让真真有些诧异,不过想想前几次来都是韩澈陪同的,估计这种事都是他办理了。

于是她接过登记本按照上面的信息逐一填写。

其中有一行要求填写患者所住的房间号,真真手里的笔就顿在那里,抬起头来问工作人员说:“这个,我记不得,一定要填吗?”

“怎么会记不得呢?是第一次来探视吗?”

“不是,但每次都不是我登记的,所以……”真真想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一问韩澈?可他俩现在的关系,这一通电话打过去,怎么就像是故意找机会亲近他似的?

那工作人员倒也没为难她,指着她手里的本子说:“你往前翻翻,说不定能翻到以前的记录。”

一句话指点了迷津,真真赶忙把本子往前翻了翻,本以为会有一通好找,谁知道就在前面几行上就有着探视邵婷的记录,登记人是:梁骏掣?

真真算算日子,刚好就是下着大雨,梁骏掣手捧玫瑰的那天!

那天,梁骏掣说要去见他喜欢的人?他喜欢的人……难道就是邵婷?

这个猜测实在有够胆大、离谱,真真立马摇着头自我否定了,也许这个邵婷不是她的母亲邵婷,只是同名同姓的某个人呢?

她又往前翻了翻,意外的又看见一行登记,探视的同样是邵婷,但探视者是邵恒。

邵恒的名字出现在这里,真真倒是不觉得意外,想着邵恒一定是韩澈带来的。

韩澈对于这个嫂子,用了很多年的时间去憎恨,可如今邵婷如此落魄,他却又照顾的很是精心,可见韩澈对于去世的哥哥感情有多深重。

真真把这一行的地址抄在了登记处,又忍不住心里的疑惑,和梁骏掣登记的内容比照了一下,结果居然是一模一样的!

那么也就是说,梁骏掣来见的人,果然就是她的母亲邵婷没错了?

仿佛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有什么是她所不知道的,很多年前被掩盖起来的秘密,是不是就藏在梁骏掣这一怪异的行为里?

梁骏掣是什么时候认识的邵婷?梁骏掣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梁骏掣说他喜欢的人爱使小性子,迟到了一点,都是会生气的!还有,她是邵婷的女儿,却不是韩溯的女儿!

她的脑子里顿时乱成一团,工作人员却在那里催她。

“小姐,你可以进去了!小姐?”

“好,谢谢。”

真真只好将心里的疑惑暂且放到一边,根据工作人员的指引和以往来的印象找到了邵婷所居住的院落。

邵婷果然正如电话里医生说的那样,正在院子里散步,夕阳已完全西下,只余一两丝光亮。

距离上次真真来看她,邵婷好像又胖了一些,脸颊上有了些肉,撑得肤色饱满红润,气色也好看很多。

体力好像还不错,由护士陪同着,绕着院子里的花圃,一圈一圈的走动着。

真真走到她面前站定,生怕惊扰到她,开口说话的时候,放轻了语调,紧攥着的手心里出了细汗。

“妈……”

这一声呼喊,让邵婷收回了仰望着天空的视线,缓缓的落在了真真的身上。

一开始,仿似并不认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真真许久,紧拽着护士的手不肯放松,眼神里有轻微的惊惧。

护士轻轻拍着她的手,指着真真说:“怎么了?是你天天念叨的夏夏啊,是你女儿啊!上次你不是已经认出来了吗?你还给她织了件毛衣,你好好想想?”

护士朝着真真温和的一笑,尝试着从邵婷手里抽出自己的胳膊,把她交到真真手里。

邵婷的动作有些许的抗拒,但并没有挣脱开。真真趁势挽住她的臂膀,带了点鼓励的口吻冲着邵婷笑到:“妈妈真棒,认出夏夏了。”

“夏……夏夏……”

邵婷生疏的喊着真真,换来真真鼓励的微笑:“刚才护士说,你有给我织毛衣吗?那有没有织好?”

看着真真摊在自己面前的两只手掌心,邵婷面露羞涩的摇摇头:“还没有……妈妈想要织的漂漂亮亮的,不好看的,不能给夏夏。”

真真也不为难邵婷,她有过失忆的经历,虽然和邵婷的心源性失忆不同,但失忆的人有多痛苦,她却是再清楚不过的。

失忆的人,如同新生的孩子,什么都需要从头学起,一步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那……等到冬天的时候,妈妈一定要织好了,夏夏要穿的。”

“夏夏……真的要穿吗?”邵婷那双和女儿一模样一样的眼睛灵动的闪烁着,期待的看着真真。

“嗯,当然了。”真真把邵婷拥在怀里,生母虽然没能看着她长大,却是遭了一世的罪,想想都觉得心疼,该是她呵护她的时候了。

从真真这里得到肯定答案,邵婷的脸上飞上两朵红云,有些腼腆的点着头,神情很是认真:“妈妈会好好织的。”

“好,夏夏等着,妈妈慢慢来,不着急……”

院子里种满了花草,苍翠的树木葱茏如盖,密密实实的遮住了他们头顶上的苍穹,夕阳西沉,从枝叶上沁出的凉意倾洒而下。

认出女儿的邵婷,打开了记忆之门,娓娓的向真真诉说着她年幼时的事。

“你爸爸,总是很有耐心的把西瓜子给你挑去,你嘴巴特别刁,我伺候不了你,只有你爸爸宠着你……我就说,韩溯啊,女儿要被你宠坏了!可是你爸爸却说,那怕什么,我的宝贝公主,不怕被宠坏……”

真真细细的听着,觉得有些奇怪,邵婷口里说着的这个爸爸,还是韩溯。看来邵婷并没有完全想起以往的事,她的疑惑,也只能继续埋在心底。

和邵婷分手的时候,邵婷舍不得,紧拉着她,不肯跟护士去。

真真就哄她:“妈妈要好好听话,病好了,夏夏就会来接你回家,妈妈想不想跟夏夏回家?”

这一招果然奏效,邵婷认真的点了头,跟着护士去了。

在离开之前,真真去了邵婷的主治医师那里,询问了病情。主治医师的话,同电话里差不多,不过却有了个让真真震惊的发现。

“那个,最近有个和你母亲年纪差不多的人来探望她,聂小姐认识他吗?”

真真知道医师指的是梁骏掣,于是点点头。

“那太好了,自从这个人来了之后,你母亲恢复的就特别快,如果可能,聂小姐可以同他联系一下,请他系统来参与一下治疗。”

后来,真真是怎么回复医师的,她都有些茫然记不清楚了。

在她心头一直萦绕着个巨大的疑惑,梁骏掣到底和邵婷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对邵婷有着这么大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