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十八层距离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8:39:38 字数:4022 阅读进度:450/527

真真在往前跑,耳边是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www.pinwenba.beat.cc/read/704/她没有仔细去听,也不需要仔细去听,也大概能猜测到大家都在议论什么。

她现在在天墨的名声恐怕已经是彻底完败了!

以前是袁梦的时候,顶多是被人传说因为和总裁“亡妻”长相酷似而被包养,而现在……恐怕传言会演变成,她仰仗相似的容貌想要攀龙附凤,而最终“美梦”落空!

一路跑到电梯口,她很佩服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还一眼看清了围在电梯口等着电梯的三五个实验研究室的老同事。不过这也难怪,研究室的同事都穿着统一的白色大褂,和那些身着正统西服的职员当然是有很大区别的。

这些老同事比不得天墨其他的员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那都是朝夕相处的,她也算得上是他们的“小”上司。

真真觉得今天造成这样的局面,实在难堪。在同事们发现她之前,她已经反应迅速的掉转了方向,朝着消防安全楼梯跑去。

“真真……”

韩澈被贺明彤绊住了会儿,一路赶到电梯口时,哪里还能看到真真的影子?

电梯口乌压压的一群下属挤在那里,一看大老板来了,以为他要乘电梯,都纷纷让开条道。

众人尚未开口,韩澈便面露不耐,焦急的问到:“看到真……不是,看到袁博士了吗?”

众人没看到不说,对于韩澈这么一问,倒是表现出了惊讶和疑惑。袁博士不是都出国很长时间了吗?出国那会儿也没来公司办手续,就是总裁对人力资源部简单交待了一声而已。总裁今天这么问,是袁博士已经回来吗?

两个人的关系竟然如此亲密,也难怪集团上下各种议论纷纷。

见到众人这样的反应,韩澈又急问到:“刚刚有电梯下去吗?”

众下属摇头,都等了这么半天了,别说下去了,电梯简直就处于上不去下不来的状态,要不这里能挤了这么一堆的人吗?

“……”

韩澈一惊,没有电梯下去?那真真呢?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正这么想着,只见一个做清扫的中年妇女,手里推着拖把车,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的说:“什么人?看起来长得漂漂亮亮的,把人给撞倒了,一句对不起也不会说!”

韩澈眼中一亮,拦住清扫阿姨,问到:“撞着你的人在哪里?”

清扫阿姨来公司不少日子了,对于总裁本人那是站在远处偷偷的看过不知道多少次,可像现在这样,总裁就站在自己眼前,还这么“亲切”的对自己说话,还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要不说妇人头发长见识短呢?

清扫阿姨,一见韩澈,那是话也说不利索了。颤颤巍巍的用带着橡胶手套的手往走道处一指:“在……在……总裁……往那里去了!”

韩澈下颌一点,朝着清扫阿姨勾了勾唇角,轻笑到:“谢谢你,你衣服潮了,先去换件衣服,休息一会儿再工作吧!”

他一指清扫阿姨身上那件被污水打湿的工作服,很体贴的做了交待,脚上却不做片刻停留,立即往楼梯口去了。

他一边走一边想,他的真真一定是气坏了,才会撞了阿姨连句抱歉都没有,说到底也还都还是他的错。

在他身后,清扫阿姨已经完全石化。要不说,像他这样的人,就不该随意的笑,还是老老实实的保持那张冰山脸比较好?!

韩澈沿着楼梯往下走了两层,才算是意识过来,他的总裁办公室在77层!真真这不要命的孩子,从这里一路走下去?就算只是下楼,那不也得走的头晕目眩?

跑了两层没有看到真真的人,他又在想,真真虽然孩子气,但好歹智商是值得肯定的,不然也不会读书那么聪明是不是?

于是想着她跑了几层累了应该就会知道从楼梯口转出去坐电梯的吧?

事实上,他估计错了真真的“智商”。

真真的智商经过专业检测,的确是高于常人,但是——这只限于在没有遇见韩澈的情况下,一旦事情和韩澈扯上边,什么智商?那是什么玩意儿?

真真沿着楼道往下爬,开始时只想着要快点跑,也着实跑了好些层,但是下到六十几层时,头就有点晕了,脚下踩着步子,有点看不清阶梯。

她停下来,看看上面,又看看下面——绝望了!

这上上下下都是阶梯,空无一人,就跟个无底洞似的!越是这么想,就越是觉得脚底下的阶梯全都在摇晃。

她觉得很好笑,自己这是跑个什么劲?也许那个人根本就不在意呢?

头晕的厉害,若是强撑着往下爬,恐怕真会一脚踩空了。

想想都过了这么一会儿了,那个人应该是不会追来了,就算追来了,又怎么会知道她藏在这连个蟑螂都没有一只的楼道里?

于是,安心的在阶梯上坐下。

对面雪白的墙壁上,红色的标识,写着阿拉伯数字“59”。真真把脸埋在臂弯里,顺便蹭了蹭流出的汗水,不知不觉的,竟然下了这么多层?

59层,距离他所在的位置,刚好18层,无意的停留,却像个讽刺的巧合。她的低度,仿似没有了他的十八层地狱。

“韩澈……韩澈……”

狭窄的过道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心里盛满了委屈,抱着双臂,窝在积满灰尘的阶梯上,模样是说不出的可怜。仿佛只有靠念着这个名字,才能使自己稍微好一点点。

她仰起脸,眼泪还是掉了下来——他已经不要你了,你还这样喊着他的名字做什么?

“真真,不要哭,不要哭!”

突然眼前楼梯口的门被人推开,刚才才在总裁办公室见过,并且此刻也决计没有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贺明彤却真真切切的就站在她面前!

贺明彤看上去气息平稳,身上也没有丝毫奔波的痕迹,踩着六七厘米的高跟鞋,向着她款款走来。

“聂真真。”

这一次,这个女人完整的喊出了她的名字,语调里冷漠疏离,再没有刻意伪装的成分,涂了鲜红唇膏的唇边妖冶性感,美艳不可方物。

真真下意识的从阶梯上站起来,笔直的在贺明彤面前站定,她的个子本就比贺明彤高,这么一站直了,气势上就有些站了上峰。

“好好的楼梯你不走,却偏要走这里?是故意引他来吗?哼……倒是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勾引人的伎俩却是一流的!”

贺明彤冷嘲热讽,完全不似平日里优雅的姿态。

真真咬紧了牙关,只觉得牙龈都痒痒的,横了她一眼,恨道:“对啊,我就是故意的,我们大可以等在这里,看他来不来?我勾引他,也得他愿意上钩啊!”

头顶上一阵急促脚步声传来,期间还听韩澈焦急的呼喊着:“真真?真真?你在吗?真真……”

真真抬头朝着上面看了一眼,又低头看向贺明彤,脸上得意之色怎么也掩饰不住,勾着唇角冷笑到:“真是不好意思,他……来了!”

贺明彤已是脸色煞白,气得两眼狠狠剜住真真,听着耳边脚步声越来越近,只想着要将真真立即带离这里,不能让她和韩澈见上面!

于是,她伸出手来,下了死命抓住真真的胳膊,低声恨道:“走!你快走!你不能留在这里,我们就要结婚了,你这个时候来横插一杠子,算什么东西?”

贺明彤的话里,包含着让真真震惊的消息,他和贺明彤要结婚了?原来那些杂志报纸上所说的都是真的?他是真的要和他的初恋“破镜重圆”?

这个消息无疑刺激了真真,她哪里肯就此对贺明彤示弱?贺明彤紧抓住她不放,把她往电梯口拽,她就一手紧握住楼梯扶手,狠命的抓牢了,和贺明彤僵持着。

嘴里还讥诮着道:“笑死我了,结婚?你们凭什么结婚?我这个正牌韩太太还在这里好好的呢!你就想越过我登堂入室?别说笑话了,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韩澈和真真秘密结婚的事,一直是梗在贺明彤心里的一根刺,她不好对着韩澈发作,如今听真真如此趾高气昂的向她炫耀,登时便如寻到了个宣泄口,看着眼前那张年轻而猖狂的脸,恨不能马上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聂真真,你……”

贺明彤手上一用力,真真及时反应过来,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没想到这女人除了嘴上厉害,心里也是如此歹毒!嘴上几句不和,就想要致她于死地?!

她聂真真却也不是吃素的,如何肯任旁人摆布?

一时间两人扭打在一起,虽然只有两个人,还是两个女人,但两人都披散了长发,撕扯着彼此的肢体,场面颇有些混乱。

然而,前一刻还在奋力和自己扭打的贺明彤两眼看向自己身后,手上的力道就骤然撤离了。

而后,就见贺明彤的身子直直的从自己眼前摔落下去!尽管只有几步阶梯的距离,但这么一摔去,还是有些危险的!

“彤彤!”

只听身后韩澈低沉的嗓音焦急的低喝着,真真脑子里只闪过两个字: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