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我只是吃醋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8:39:34 字数:3511 阅读进度:447/527

头顶上落下豆大的雨点子,砸进韩澈浓密的发丝里,盛夏的天气里,他竟然感到一阵沁骨的凉意。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他看着里面的人站来起来,真真走到花丛里微笑着对梁骏掣回过头,手指着一堆火红的玫瑰,露出询问的样子。

梁骏掣抿了嘴笑笑朝着她点了点头。

真真麻利的取出花枝,用精美的包装纸包好了,还不忘调侃说:“您买这种花,是要送给谁?哪位姐姐这么幸运呢?”

梁骏掣歪着头想了想说:“姐姐?没有这么夸张,你该叫她……”

梁骏掣没说完,就见真真轻轻拍了拍脑袋,笑到:“是了,是了,是我说错了,您是梁叔叔,我该叫阿姨的,是不是?不然可不是差了辈分了吗?”

真真没注意到梁骏掣笑里带了点苦涩的成分,他接过真真手上的花,捧在手里说:“那,我就先走了,晚了,她就该生气了。”

“嗯嗯,快去吧,女人不管到了什么年纪都是该被男人捧在手心里宠着的。您等一下。”真真拉住梁骏掣从柜子里拿出把伞把他往门外送。

“外面下雨了,你的车子停在广场的停车场吧?这里走过去,还有一段距离,还是带把伞吧?”

梁骏掣想说,他其实是可以让司机把车子开过来的,可是又不想推却真真的一番好意,就没这么做,伸手揉了揉真真的脑袋,笑到:“真是个细心的丫头,谁要是娶了你,那才是三生修来的福气。”

聂绵卿逮着机会就“兜售”女儿,立马说到:“那您还不赶紧的,让你弟弟娶了回去?”

梁骏掣有些尴尬,真真想不透为什么,但这个时候,就算是梁骏掣愿意,她也是绝对不愿意的了,她这一辈子,也就是这么一个人过下去了。

“妈!”

她有些恼怒的朝着聂绵卿嗔道,聂绵卿立马识相的闭了嘴,不再说话了。

雨下的有些大,街道上经过这么一场大雨被冲刷的很是干净。真真推开门,送梁骏掣出去,雨点从屋檐上滴下来,夹杂着强劲的风。

梁骏掣没有多想,伸手握住她的手,皱了眉说到:“快进去吧,这么大的雨,起风了,有点冷,你看你的手,这么凉!”

此情此景,叫躲在一旁的韩澈如何再看的下去?

是可忍孰不可忍,谁TM都能忍,他韩澈是绝对忍不下去了!!

他躲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两次被真真无视已经够让他窝火的了,还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老男人同真真“眉来眼去”,后来就直接“动手动脚”了!

这还得了,绿帽子直接扣在头顶上了,是个男人都没法坐视不理吧?

“我CAO!梁骏掣,你个老东西,把你爪子从我老婆身上挪开!”

韩澈一声怒吼,真真还没看清楚,他的身影就直接窜了出来,将梁骏掣整个人压在了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

这么一场滂沱大雨里,街上都没几个人了,就只剩下雨帘子从天际垂下,周遭安静的就像是座空城。

一个老男人,压着一个更老的男人,竟然就这么赤条条的躺在雨地里?

“……”

真真完全没搞清楚状况,韩澈抡起拳头就准备朝着梁骏掣招呼下去,梁骏掣也没躲闪,只是看着韩澈阴笑了一声:“韩澈,你小子,我敢打赌,你会后悔的!”

“后悔你妹!”

这点小小的威胁,怎么能左右得了韩澈?

“你个臭小子!”

梁骏掣的反应远比韩澈所想像的要激烈,在韩澈出手之前,他就先出手了,他也是老手了,韩澈最初的那点功夫架子还都是他亲手教的。

他先是钳住了韩澈的手腕,一抬腿命中韩澈的尴尬之处,虽不至于伤着他,却也足够分散他的注意力了。

韩澈吃痛的大骂:“你TM卑鄙!”

“是吗?对付你这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就只能用这种卑鄙的手段!”

梁骏掣毫不客气的乘着韩澈吃痛的间隙,翻身占据了主动,死死的扣住韩澈的双臂按在背后。

“还打不打?你个没用的东西,跟梁骏驰一样没用,还敢对长辈动起手来了?告诉你,只要我还在这里,规矩就还在这里!”

韩澈被他按在地上,脸颊贴着湿冷的地面,泡在水里,连说话都困难。他听不懂梁骏掣的话,什么玩意儿?他是梁骏驰的长辈,又算得上他韩澈哪门子的长辈?

天墨韩家的地位,黑白两道谁人不知?这老东西,倒在自己面前称起长辈来了?

“梁叔叔……”

真真撑着伞从店面口走了过来,看着被梁骏掣压住的韩澈,心里是心疼的要命,面上又不好说什么,毕竟是韩澈莫名其妙出手伤人在先,何况,现在他们的关系,她的关心只怕韩澈也看不上。

她怯怯的开口:“雨太大了,你们……你,别再雨地里待着了。”

梁骏掣看看她,又看看狼狈的被自己制住的韩澈,用一种洞察一切的架势摇了摇头,猛的松开韩澈,一跃从地上跳起来,走到一旁捡起刚才被打落的玫瑰花。

“算了,你们的事,还是你们年轻人自己解决!我先走了。”

“梁叔叔,你全身都湿透了,还是去我家换身衣服再走吧?”真真不放心的指指他湿透了衣服。

梁骏掣摇摇头:“算了,我看我要是再在这里逗留下去,某些目无尊长的无知小辈,还不连杀了我的心都有?”

他从那束玫瑰花里取出一支递到真真手上,靠近她贴着她的耳朵低声笑到:“叔叔送你的。可不能白白就这么被人打了不是?”

真真领会到他话里的意思,脸上一热,接过那支花,拿在手里浅浅笑了。

韩澈还蹲坐在雨地里,一看这情形,怒火又是腾腾的往上窜,这究竟TM是怎么回事?

“聂真真!”

他怒吼一声,希望引起某个小女子的注意,而真真却完全没有理会他的意思。

等到梁骏掣走远了,真真才撑着伞走到韩澈身边,把伞往他那边挪了挪,韩澈浑身已经湿了,这么做意义并不大。

他这里憋了一肚子的火,又岂是真真这么个细小的动作所可以安抚的?

“聂真真,你还真是TM不要脸!”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说的,只知道心里憋屈的难受,急需要发泄一下。他希望听到真真立马否认,告诉他,她和梁骏掣之间什么都没有,一切都只是那个老头子的一厢情愿罢了!

可是,没有。

真真在听到他的这句话时,脸上整个被抽去了血色,惨白的如同天边偶尔炸起的闪电,冷硬而锐利。

她紧握手中的伞柄,悄声的挪开,韩澈的身上再次倾盆大雨。

她低着头看着他,笑,面部的神经阵阵刺痛:“是啊,我就是不要脸,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你还不清楚吗?我要是要脸,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一句话,牵扯出多少年的回忆?

韩澈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去了似的,坐在雨地里,动也不想动一下。

他后悔了,明明就是他在吃醋,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说她?

真真转过身,一步一步往花店里走去。

韩澈害怕了,从雨地里窜起来,三两步追上她,潮湿的身体贴上她的,牢牢的把她抱在怀里。

“真真,别走,我浑身都湿了,刚才还被那老头打了。”

我在跟你撒娇,你不是说过吗?男人永远是长不大的孩子,我只是吃醋,你原谅我的孩子气,好不好?

“呵呵……”

怀里的人,发出一声轻笑,挣脱了他的怀抱,继续往前走,他听到她说:“韩总还是离我远一点,免得我这不要脸的人脏了你的身体!”

韩澈闭上眼,感觉这一场雨,再也停歇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