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宁愿你死了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8:35:12 字数:3527 阅读进度:433/527

因为担心韩澈追上来,贺明宸走的有些快,伤腿因急剧的运动,隐隐作痛。www.pinwenba.beat.cc/read/704/不过让他庆幸的是,他到了有一会儿,真真才从洗手间里出来。

“嘻嘻,有点闹肚子,多蹲了一会儿!”

“还真是什么都敢说。走吧!”

真真是知道有钱的好处的,过惯了有钱人的生活,自然深谙这一点。但是,没了记忆时的袁梦也就算了,现在,她可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聂真真。

她活了二十八年,有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市井平民巷里度过的,当然有些时候,还是对那些平民的东西更加向往。

像贺明宸这样,住着最豪华的酒店也就算了,他一个大少爷,家里有的是那啥……(咳咳,真真觉得自己完全不必要在这个时候炫富),要他去住连卫生都难保障的普通旅馆,的确是为难他。

所以,她严格遵守了贺总的指使,住进了市区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豪华总统套房。

不过,有必要连晚饭也要吃酒店里的吗?怀里抱着个抱枕,趴在沙发,真真在那唉声叹气呢!

“哎……”

这一声叹息,不可谓不幽怨哀长。

“怎么了?”

贺明宸正翻看着酒店的定菜单子,准备叫餐。看她又露出这么一副恹恹的神情,心里明白了八九分。

“没什么,有点困。”

真真没敢说,自己对精美的酒店食物实在是没什么好感。可她不敢说,在火车上就犯了很多次错了,既然是明宸想要来旅行的,就应该都听他的。

“噢……困啦?我还说酒店的饭菜没什么意思,想着这里附近有没有什么美食街可以去逛一逛,既然你困了,那我们就随便在酒店叫点东西吃吃算了……”

说着,他佯装着拿起电话,把点菜单子摊在大腿上,食指点着串串菜名。

“哎……等等……别,别啊!”

真真直接飞扑到电话旁,两手按断了电话,添着脸冲贺明宸笑着:“别啊,我虽然很困,可是,如果你想去的话,我当然得陪着你去了!”

“嗯?不用不用,我没关系的,你比较重要……”

贺明宸忍着笑,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眼瞅着他的手指已经在按动电话键盘上的数字,真真两眼水汪汪的,都要急哭了!

“明宸……”

她把尾音拖得老长,两眼“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希望他看得懂这种“神交流”。

“嗯……饿坏了吧?别急,点了之后,很快就送来了。”

贺明宸还在逗她,真真无奈的叹了口气,肩膀垮了下去,眸子里希冀的光芒也萎顿了。

她已经认命了,贺明宸却挂了电话,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衣柜前换衣服。

“怎么还在那坐着?还不去换衣服?”

换好衣服的贺明宸看着呆呆的真真,觉得好笑,这个丫头,明明是最最聪明的,却又总是在一些小事上犯迷糊,却——迷糊的这么可爱。

“换衣服?换衣服干嘛?”

真真问完,卷翘的睫毛上下扑闪着,贺明宸朝着她扬扬下巴,她总算是反应过来了!立即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也不去换衣服,直接蹦上了贺明宸的脊背,搂紧他的脖颈欢呼道:“明宸,你真好,你最好了,最最好了!”

贺明宸伤腿受到这股顿挫力,牵扯的有些疼,但他不敢表现出一份,这亲昵,在日后更加痛苦的折磨到来之后,将会是支撑着他的弥足珍贵的记忆。

出了酒店,问了几个当地人,知道这酒店过去四条街就有条相当繁华热闹的美食街,真真挥舞着拳头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那是条民族特色浓厚的风情街,远远的就能看见里面银河似的灯火。

真真吸了吸鼻子,闻到了空气中烤羊肉的香味,烟雾在半空中弥散开,拥挤的人群在她眼前汪成海洋一样,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用着并不标准的国语,却让人听着极为兴奋。

“老板,这个怎么卖?”

有人这么问。

食物在烤盘上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老板忙着做吃食,嘴里还叼着香烟,拧着眉峰招呼着络绎不绝的客人。

“怎么样?想吃什么?”

“全部,全部!”

真真兴奋大张开双臂在身前划了个大圈圈,想要把这些美食都划在视线范围之内,可又哪里是她能力所能做到?

她傻呵呵的笑着,比划着,转过身来,对着贺明宸笑着,意外的看到贺明宸的眼神一点点黯淡下去!

“聂真真!”

她的身体还没完全转过去,停在斜对着贺明宸的位置,再转动不了一步。

她的手悬在半空,有烟火在她指间缭绕,油腻腻的,一丝两缕。是她看错了吗?眼前站着的这个人,真的是韩澈没错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还这么生气的看着自己?

韩澈对于她,有种天生的致命吸引力,她自己都尚未察觉,人已经不自觉往他的方向挪动了两步。

“韩澈?”

她放下手,背在身后,不安的扭动着,脚尖在地面上摩挲:“你怎么来了?”

韩澈犹如一尊神,一尊面带煞气的凶神恶煞的神,冷眉扫向眼前前一秒还雀跃的女孩,吸了口气,暴喝到:“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不回短信?”

“我……”

真真还没解释,韩澈又是一连串的质问扑面砸向她!

“为什么不在我给你的文件上签字?为什么和他上床?聂真真……为什么骗我!”

韩澈的质问,她没有一个听的懂,越听越是糊涂,什么电话,什么短信,什么文件,什么……上床?什么……骗他?

“韩澈……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哈……”

韩澈仰天冷笑,长臂一伸,眼睛都不曾看向任何其他方向,却准确无误的命中了贺明宸。

“不懂?聂真真,我是没想到,你现在会变成这样!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我喜欢的真真不是这样的!

她不想跟着我,会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不会来阳奉阴违这一套!

而你,从我床上下去,马上就上了他的床!你把我、骏驰,还有贺家这个小子,三个男人玩弄于鼓掌中,有意思吗?

你是谁?你不是我的真真,我的真真,绝对不是一个水性杨花、不要脸的女人!”

轰鸣声响彻于耳,韩澈恶毒的话,让真真如置身云端,脚下漂浮,找不到身体的重心。她听不懂韩澈在说什么,可是,韩澈眼里的厌恶和憎恨她缺额看懂了!

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前两天还好好的说着要永远等着她的韩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他不是说,支持她的吗?

她陪着贺明宸,是他同意的啊!她欠了贺明宸那么多,比起他那么多年的陪伴,她所做的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韩澈……你怎么了?你别这样,我害怕?”

她忘记了贺明宸就在一边,上前两步紧抓住韩澈手,眼里盛满了惊恐。

然而她的手却被韩澈狠狠摔落,他目光阴鸷,薄唇勾出绝然冷硬的弧度:“不……你别害怕,该害怕的是我!聂真真,我到现在才认清,你TM是个什么东西!

你为什么要活着?我要是知道你会变成今天这样,我情愿你已经死了!死在马尔代夫那片茫茫海域里!”

胸口一阵钻心的刺痛,真真紧紧揪住胸口,张大了嘴拼命呼吸,可周围的空气却是越来越稀薄!

不是的,不是的,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这样的话,不是韩澈说的……

她的韩澈说过,只要她还活着,他什么都无所谓……可是,眼前这个和他长得一样的男人却说,他宁愿她死了!

宁愿她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