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为什么哭了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8:17:20 字数:3481 阅读进度:383/527

真真觉得自己好像个软木塞一样,浑身无力,任由着心里满溢的苦涩的泪水支配着,周身都浸泡在其中。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房间里明亮的灯光,在她的凝望中,无端生出一层红色来,那红色的光晕悠悠徐徐地在空中浮动,烧疼了她的眼睛。

她好像听到韩澈浅浅的叹息了,那一声叹息像是平底船掠过水上,水过无痕。而她不过是一叶翻飞的树叶,卷进滔滔的激流之中。

卷入后飞快地往下滑去,可怜的无力的挣扎消失在烟波浩渺的沧海中,还犹不死心钻进水里,即使是明知道陷入了无尽的深渊,却渴望着从着深渊里的浪花中窜出来!

韩澈在她面前站定了,裸露着的上半身,此刻已披上了件睡袍。

“好了,别哭了,你还委屈了,好像被赶走的人,不是你吧?”

韩澈伸手想要替她擦眼泪,略带了轻松戏谑的口吻,不想在继续在尴尬难堪的气氛中,这么做,对现在的两个人而言,实在没什么意义。

真真一闭眼,低下头,抬起手,紧紧抓住了韩澈的胳膊,头抵在他的胸前。

韩澈浑身僵住了,任凭她靠着,不敢动一动。她纤细的身子就在他怀中,是他渴望已久的,只要抬一抬手,就能紧密的和她靠在一起!

胸膛上传来冰凉凉的湿濡感,韩澈瞳仁一缩,毫不犹豫的揽住了她的腰肢。

怀里的人却拼命挣扎起来,双手握成拳在他胸前死命敲打着,脸上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小嘴骂骂咧咧的:“你别碰我,不是喜欢贺明彤吗?你竟然对我说你喜欢贺明彤?还一口一个彤彤的叫!混蛋!混蛋!”

韩澈揽住她腰身的手不曾放松一丝一毫,任凭她的粉拳在自己身上肆虐,她没什么力气,可是很奇怪,每一拳打在身上,比起往日受过的伤而言,都要痛!

果然对于韩澈来说,最致命的武器,就是聂真真没错!

“真真,你能告诉我,为什么这么生气吗?我说喜欢贺明彤,你为什么哭?为什么说我是混蛋?”

韩澈两手一收,用了平生最深情的目光凝望着怀里的女孩,只要她说,只要她承认,不管她曾经多么喜欢贺明宸,又怎样无意的给自己带来过多大的麻烦,他都不介意!

“嗯……”

真真被问住了,韩澈这么问,她该怎么回答?她要承认吗?她什么都记起来了,他们的那些往事,点点滴滴牢牢的装在她的脑子里?

她这么生气,是因为她吃醋了?她不想要他有她以外的女人?可以吗?可以这么说吗?

不行的吧?韩澈是什么样的人,如果她现在承认了,他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啊!

很久之前,韩振天曾对她说过:“真真,爷爷什么都能给你,可是,这么好的韩澈,爷爷不能给你……”

他们本来不会弄成这样的,就是因为她经不住诱惑,在对待和韩澈的感情上拖泥带水,总是给韩澈无望的许诺,才会导致后来的悲剧发生。

也许他们都有错,可错的最离谱的却是她!

那个时候,爷爷分明都已经把掌握命运的权利交到了她手里,爷爷知道,她比韩澈理智,比韩澈要懂得分寸,才会这样要求她,可她的贪婪却把事情给搞砸了!

她不能,不能再走错一步!

她和贺明宸,韩澈和贺明彤,仿佛多年前爷爷所做的安排——一切都没变,只是回归了原位。

“叔……叔叔……真真想要叔叔一辈子都最疼爱真真……”

她的这句“叔叔”一出口,韩澈就都明白了。

一切都是他的错觉,她还在装,并不打算在他面前坦白,也许会就这么一直伪装下去。是怕他会把她怎么样吗?

真真,我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为了你,我改了很多,这些……你都没有看到吗?在你的眼里,现在还能看得到我吗?

对她的期待,蝇营狗苟,不死不灭。他就像个行走在崇山峻岭间的人,冒着各种危险,想要登上最高峰,寻找上面最美的花朵。

等到他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了山顶,却发现,山顶上的确有着那朵他想要的最美的花朵,可是——却早已被人摘下,养在花瓶中。

他只能看一看,多看一眼是一眼,独独不能拥有她了!

“傻瓜!”韩澈强自保持着微笑,揉着真真的脑袋,大掌在她脸上擦拭着:“叔叔和贺明彤在一起,还是一样疼爱你,叔叔对你的疼爱……永远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你是我爱的人,不管你爱不爱我,我对你都是一样的,我再不能爱别人了,虽然你根本不知道这一点。

真真止住了哭泣,心却是一寸一寸往下沉。

他这话的意思,是永远把她当成他的侄女,再没半点其他感情了吗?所谓的不一样,就是这个意思吧?

明明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她却在忍不住感叹:世事还真是爱捉弄人,总不能给一个成全他们的机会。

他强占她的时候,她不愿意跟随他;她爱上他的时候,他疯狂的憎恨着她;他们相爱的时候,他们成了叔侄;他们说好私奔的时候,韩振天要拆散他们;他义无反顾要和她在一起时,她却退缩了;现在……

他终于放下了吗?

茶几上的手机响起,韩澈松开真真,走过去接。真真几乎是本能的伸手想要拉住他,只是他的动作太快,真真没能拉住。

韩澈看了眼手机,表情一下子变得柔和,说话的语气也刻压低了。

他背过身去,她听到他说:“喂,这么晚了,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后面说了什么,真真没听,她走出了韩澈的房间,回到自己房中,关上房门。

她好像是这世上最笨的女人了。才赶走了一个贺明彤又怎么样?走了个贺明彤,还会有张明彤,李明彤,赵明彤……再不然还有个艾草,还是什么江凌菲……

没多久,隔壁房门拉开了,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真真冲到窗户边,看见韩澈匆匆往车库的方向去了。这么晚了,他要出去?是去贺明彤那里吗?刚才被打断了好事,现在是要去她那里继续吗?

她的脚步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完全不受理智的支配。

等到她反应过来,她人已经坐在车里,正尾随着韩澈的车,行驶在A市夜晚的街道上。而这个方向,好像并不是去贺家的。

真真暗自在心里松了口气,看来不是去找贺明彤继续缠绵的,她的这种心理,实在有些让人啼笑皆非,后来她回忆起来,都把自己鄙视的不行。

两辆豪车一前一后,开在街道上有些惹眼,真真跟踪的技术并不高超,在出门的时候,韩澈就已经发现了。

本来想甩开她,可想想又没这么做,她想跟,就让她跟着吧,也不是什么不能让她知道的事,再说了,他还能从她这里期待什么呢?

车子驶进一处别墅区,不算顶级高档,却也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韩澈将车子直接开进了小区里,真真的车子却被拦在门口,门卫让她报门牌号,真真报不出来,只好下了车,基于她的豪车,门卫并没有太过为难她。做了登记,门卫才让进去找她所谓的朋友。

这小区里,都是独门独院的,等到真真办完手续走进去,早找不到韩澈的影子了,她心里发急,只好在小区里一辆一辆的找着他的车。

着实找了有一会儿,真真终于在一处庭院外看见了一辆红色法拉利,车牌号正是韩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