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真真我想你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8:12:47 字数:3389 阅读进度:370/527

听着小四的报告,韩澈从头到尾,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总裁?”

小四在韩澈身边已久,他的一举一动,他都能揣测出大概的意思来。总裁现在这样,不是怒极就是气急,恐怕如今还多了一层,是痛极!

韩澈双手抵在前额上,闭目不语。半晌朝着小四挥了挥手,示意他出去,他需要静一静。

偌大的总裁办公室,他一个人坐在那里,耳边是电脑排风口的声音,这平日里基本察觉不到的细小声响,此刻却像雷鸣般响亮,吵得他鼓膜撕扯般难受。

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离了身体,整个人如同至于冷水里般,动一动,围绕在身边的都是凉意。

他还是会介意,这么介意!

他的真真,竟然会为了贺明宸,将他转到她名下的大半个天墨拱手送上!是该说她视金钱如粪土,还是说,在她而言,贺明宸重要到了那个地步,他的大半个天墨,是根本不能同贺明宸相提并论的!!

虽然很俗,可韩澈真的想告诉所有人,这真的不管钱的事,就是没了那大半个天墨,他韩澈还是能有本事赚回来!

可悲的是,他TM的输给了个样样比不上他的男人!

那个处处看起来窝窝囊囊的男人,在真真眼里成了无价之宝!

胸中憋闷的难受,急需找个地方发泄,韩澈驾着车子一路来到了“一千零一夜”。恰好,沈蔓青正回来店里查账。

韩澈往吧台那里一坐,对着沈蔓青笑到:“好久没喝过你调的酒了,怎么样?今天劳烦你动手?”

沈蔓青也不理他,自管查了账,才慢慢悠悠的走到吧台来,同他一起在外面的高脚椅上坐着,没有进到里面。

“嗯?蔓青姐,今天还是不肯赏光?”

这时韩澈已经几杯威士忌下肚,说话间喷洒着酒气。

沈蔓青在吧台上轻轻敲了两下:“来两杯伏特加,不要加冰!”

“好嘞!”穿着金闪闪马甲、雪白衬衣制服的酒保吆喝一声,没多会儿,两杯纯正的伏特加,散发着浓郁的酒香,在吧台上放定。

“韩哥,蔓青姐,请。”

沈蔓青捏过其中的一只杯子,眉眼斜挑,眸光流转间,竟是风情万种。

韩澈眯眼看着,已经想象不出,当年跟了自己的那个十六岁的少女是个什么样子了——他们竟已认识了这么长的时间,久到他的记忆都已经不可靠了。

对面那个眉眼间竟是成熟妖娆风情的女人,一仰脖子,脖子上已经有了细细的纹路。喉结滚动,呛鼻的一杯伏特加就已被沈蔓青一干而尽。

妖冶的红唇,完成妖娆的弧度,沈蔓青媚然一笑:“我已经干了,韩哥,到你了!”

斜睨了吧台上的那杯酒,韩澈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叹息,两只手指随意的夹起,往嘴边一松,两眼始终不曾离开过沈蔓青。

喝完将酒杯倒置,当真是一滴不剩。

沈蔓青拍拍手,笑到:“跟韩哥喝酒就是痛快,怎么着……你痛快了没有?”

韩澈闻言,肤浅的笑容迅速收敛。从什么时候起,沈蔓青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言辞变得如此犀利?

她问的对,他痛快了吗?答案,自然是没有!

沈蔓青如此问他,只不过是想要告诉他,无论他怎么做痛快不了!症结在那里摆着,他不想着怎么解决,其他一切发泄的方式都是徒劳!

沈蔓青知道韩澈明白了,放下酒杯,朝着他微点下颌,站起身来,掸了掸并不曾起皱的衣裙,优雅的转身离去,笑的高深莫测。

“你们好好招待韩哥,记得要让他尽兴!”

沈蔓青出了“一千零一夜”,酒保们依照她吩咐,尽数将好酒送上,招来最年轻漂亮的陪酒小姐,意在让他“尽兴”。

可面对着一瓶瓶高档烈酒,身边环绕着那些浓妆艳抹的女人,韩澈突然觉得索然无味。

在一个不懂眼色的小姐几次三番的劝酒之后,韩澈按耐不住,终于爆发了,抡起桌上的酒瓶就往地上狠命的一砸!

顿时玻璃碎片四起,清冽的液体泼洒开,扑鼻的酒气弥漫在整个包厢里,每一分都是危险的气息。

“滚!全部都给我滚!”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做鸟兽散,只剩下韩澈一个人蹲在一片狼藉的包厢里,手里握着酒瓶,不停的往脖子里灌着那些辛辣的液体,酒味他是一点都尝不出,只是简单的需要做些事情来分散左胸口处的痛!

喝醉了倒在沙发上,韩澈眯着眼迷迷糊糊的就要睡去,眼前仿佛看见十七岁时真真的模样。

她哭着说:“韩澈,我想你。”

韩澈闭上眼,两滴清泪顺着眼线落下,沾湿了睫毛。空了的酒瓶被他抱在怀里,越抱越紧。

“真真,我想你,想你想的快疯了……”

在一片混沌中,终于沉沉睡去……

他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的,醒来时头昏昏沉沉的,胡乱摸到手机,也没看清是谁打来的。

“喂?谁啊?”

酒喝的太多,韩澈觉得嗓子眼干的难受,直往外冒着火似的。

“……韩澈,我是小雪,你快到我家来一趟,我小叔叔……他,他就快被我爸打死了!”

手机那头是梁初雪惊慌失措的声音,看来情况很是紧急。梁初雪这孩子一向乐观积极,若不是真的情况很糟糕,她是不会带着这种哭腔向他求救的!

酒突然就醒了,韩澈紧握着手机沉声问到:“你别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爸爸要打骏驰?”

梁初雪在那头哭哭啼啼,韩澈依稀还能听见梁骏驰同梁骏掣争吵的声音,以及——那一声声的鞭响!

韩澈匆忙挂上手机,冲上车子直奔梁家而去。

梁家别墅门口,梁初雪伸着脖子在张望着,看到韩澈的车子开过来,还在很远的地方,她就拔开步子迎了上来。

“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梁初雪两只眼睛肿的像水蜜桃,还在往外流眼泪:“我爸不让小叔叔回来,说是如果小叔叔不跟真真断干净,就一辈子都别想回来,可是,韩澈……我叔叔还是偷偷跑回来了,一回来就朝我爸摊牌,说是死活都要和真真在一起!

我爸气了,说是好,若是打不死他,就让他们在一起!你知道我小叔叔的脾气,话都说到了这份上,小叔叔就说,好,要是不能跟真真在一起,宁愿被打死!

我爸用了那么粗的鞭子,小叔叔挨着,动也不动,吭也不吭……小叔叔真的会被打死的!”

韩澈听的一阵心惊,梁骏驰平日里看起来嬉皮笑脸,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可是真正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有多执拗,单看看他守着和沈蔓青那段无望的暗恋十六年也知道他有多固执了!

这样的人,除非是自己心甘情愿放弃,否则谁能左右他的想法?

由梁初雪带着进了梁家书房,里面一鞭子落下,韩澈没多想,人已经冲了进去,挡住跪在地上的梁骏驰,梁骏掣在一鞭子下来,正好打在韩澈的手背上,那手背立即便现出了道红印子,当时就肿的老高。

“大哥,您这是……您不是不了解骏驰的性子,有什么话,你好好跟他说……”

梁骏掣打得累了,心里也不忍,韩澈这么一挡,刚好给了他个台阶下。松开皮鞭,梁骏掣一指地上的梁骏掣,恨铁不成钢般说到:“你问他,这个畜生,就是诚心要气死我!”

一直没说话,挺直着脊背的梁骏驰突然高声反驳:“我没气你,是你……为什么要拆散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