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我就是你的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8:08:30 字数:3469 阅读进度:364/527

会展结束后,真真和韩澈的关系有了好转,在面对韩澈时,真真开口闭口“叔叔”叫的亲热又自然,撒起娇来也是毫不含糊。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对着这种转变,韩澈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这一种亲近,实在是和他所想要的差的太远了啊!

不过聊胜于无,韩澈觉得,自己就像是个饮鸩止渴的笨蛋,即使是痛的要死,却还是无比贪恋真真所给与的片刻温情。

真真这丫头,身材已经够苗条的了,可每天却吵着要瘦身,说是要为了美美的当一回新娘,希望自己穿着婚纱的样子,是天底下最美的。

聂绵卿捏着她那一两赘肉也没有的细腰,僵硬着脸问:“请问韩大小姐,你的赘肉在哪里呢?”

“嘻嘻……我偷着胖的。”

她闭着一只眼,调皮的把一只手指点在唇边,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猫。

当时韩澈就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移开一点报纸,从侧面去窥探她坏坏的样子,薄唇抿成微弯的弧度,温暖却忧伤。

为了实行“瘦身”计划,真真这一阵每天都起得很早,正儿八经的换上运动服,火红的颜色,正是她最喜爱的。

往往韩澈从房间里出来,经过健身房门口,她就已经在里面挥汗如雨了。

等到韩澈用完早餐,这丫头通常会在脖颈间挎着一条毛巾,擦着一头的汗水,气息不稳的从二楼一路蹦跳着下来。

二话不说,大叫着要吃早饭。聂绵卿心疼女儿,准备的饭菜通常都比较丰盛。

于是,每每这个时候,韩澈就会想,这丫头吃下去的这些东西所含的卡路里和她一大早运动所消耗的,究竟哪一个比较多呢?

这答案……有些让人咂舌。

不过韩澈从来不会打击真真,而且在他看来,真真的体质太弱,看上去弱不禁风的,锻炼锻炼也没有什么坏处,至于能不能“瘦身”?傻瓜才计较这些!

“你慢慢吃,叔叔去公司了,我下午有个会议……大概下午四点半钟左右就比较空闲,到时候我让小四接你来公司……”

韩澈抬起左腕看看腕表,上午要去下面的工厂还有几个工地实地勘察,下午再赶回来开会,现在这个时间,已经有些仓促。

“我去公司,我为什么去公司?”

真真捧着豆浆的手猛的一顿,刚才运动的过于强劲,以至于睫毛上都沾着汗水,密密的结在卷翘的弧度上,像一层单薄的蝉翼。

韩澈别过脸去,脸颊发热,耳垂那里已呈明显的红色。

“咳……是给你准备的嫁妆,手续并不复杂,只要你过去签个字就行。我时间来不及了,下午见面再说。”

小四已经候在玄关处,韩澈朝他微微颔首,举步朝外走。

“叔叔,等等。”

真真猛的从后面出声叫住了韩澈,韩澈只当她还有什么问题,虽然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却还是耐着性子停下脚步等她。

真真在他面前停下,她身上的汗水还未干,阵阵体香从她的衣领间窜出,直往韩澈鼻子里钻。

一阵燥热,搅得韩澈呼吸有些困难,正要抬手去松领带,却没料到真真两手抬起正是握在了他的领带上。

她垂着眼睑,睫毛形成一层迷蒙的帘幕,遮挡着她的眼神,一并连她的心意也都看不见猜不透。

“领带歪了……歪的有些明显……好了。”

纤细的手指在他的领带上理了理,那绵绸柔软的布料,在手指间穿梭,有股深切的悲痛涌上心头。

多少年前,她就是像现在这样站在他面前,他低着头如同这般看着她。

他的手握着她的手,手把手的教她:“应该这么系,从这里穿进去……再从这里拉出来……这边要像这样……看懂了吗?看懂了,以后我的领带都要你系啊!”

她很用心的学了,起初系的总是不够好,领带结歪歪扭扭的,不是结太大了,就是太小了,想要拆开让韩澈自己弄,韩澈却不让。

他总是一边阴着张脸骂她小笨蛋,一边却又顶着她系的那个奇难看的领带结去公司……

韩澈低下头,看着那个标准的整齐又漂亮的领带结,心头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当初教她的时候,就想着要这样一辈子由她打领带,那意思不知道小丫头明白不——他想就那么被她牢牢系着,一辈子……

“好,那,叔叔走了。”

韩澈迅速的转身举步往外走,强烈的哽咽感堵在喉头,堵住了周身的神经细胞似的,全都麻木了。

脚步声“噔噔”的往门外延伸,真真看着韩澈高大挺拔的背影,产生了种错觉,似乎他就要这样离开,永远不再回来。

“叔叔!”

不受控制的,真真再次呼喊出声。

“嗯?”

韩澈站在玄关处,清晨的光束笼罩在他身上,他整个人都陷在金色的光圈里,明明就在咫尺之外的距离,真真却觉得两人隔得那么远、那么远。

“什么事?”

他嘴角的笑永远是淡淡的,看不出悲喜,但那一刻,真真觉得他是那么悲伤。

“没事……只是想告诉你,叔叔,你真帅,你是我见过最英俊的男人!还有,你今天选的这套西服,很适合你,非常非常的衬你!”

真真扯开大大的笑容,不想让他看出一点破绽。

“呵呵……我知道,这话你早就说过了。那……我走了。”韩澈浅笑着转过身去,薄唇嗫嚅着。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要问出口,她说他是她见过最英俊的男人,他很想问一问她,如果他不是她的叔叔,她会不会选自己?

天知道,他有多想知道这个答案。

可他还是忍住了,真的这么问的话,会吓着她吧?现在的真真,比以往还要单纯,问她这种惊世骇俗的问题,岂不是就在吓她?

“嗯。”

真真点点头,看着韩澈走出玄关,小四在他面前为打开铁门。

铁门关上时,带动着门上的铜质风铃发出叮呤当啷的响声,悠远寂静,仿佛从遥远的记忆深处传来。

真真往前追了两步,蓦地停住了,看着那辆银色劳斯莱斯从庭院里扬长而过,蓄积在眼眶里的泪水轰然滑下,蜿蜒成道道痕迹。

“韩澈,对不起,我骗了你,我是为了你好,为了我们好。”

嘴里含糊不清说着,听到餐厅里阵阵脚步声,真真慌忙擦干了眼泪,突突的跑上二楼,把自己关进房间里,反锁上房门,人没站稳,沿着门板跌落在地上。

那天下午,小四按照韩澈所说的时间来接真真去了天墨。

韩澈给真真准备的嫁妆,是让真真瞠目的丰厚。那一排的文件,包含各种股权转让证明,十几处房产的产权证明,以及天墨名下多处实业也都归到了她的名下。

面对着这些,真真脑子有些发懵。这些都给了她?

很多年前,韩澈曾问过她:“真真,你知道我是谁的吗?”

当时,她说:“我的。”

然后,韩澈说:“……所以,我的东西都是你的。”

真真遏止不住想要流泪,为了自己的怯懦而流泪!

她究竟有什么了不起的,值得这个男人为了她做到这一步?她幼稚、自私、倔强,除了年轻,在韩澈面前,还有什么是优势?

就连最后这一点,也都会随着年岁的久远而变得没有说服力。

在爱情面前,她输给了韩澈,她没有他的胆量,说好了要爱,就一直义无反顾的爱下去,她就是个出尔反尔的小人,胆小怕事的逃兵!

——韩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