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遥远的呼唤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8:08:23 字数:3444 阅读进度:358/527

酒会中央的舞池里响起了悠扬的华尔兹舞曲,谈性正浓的两人自然也听到了。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那老外瞥了眼舞池中央,不少人都勾肩搭背的进入了舞池,随着舞曲翩翩起舞。心念一动,对着真真邀请到:“跳舞时间到了,怎么样,韩小姐赏光吗?”

聂真真微微讶异:“您知道我姓韩?”

老外点点头:“刚才听人介绍过了,今天酒会上最漂亮的女人就是天墨韩家的小姐,我看不是你还能有谁?我猜的没错吧?韩小姐?”

这老外中文并不好,好好的“韩小姐”愣是被他念成了“汗小解”,真真听的别扭,加上刚才和他交谈,觉得他是个性格很外放的人,所以就没忍住笑出了声,那一颦之间的风情,早把那老外看直了眼。

在那老外的邀请下,真真没有推辞,跟着就步入了舞池。

记得很多年前,她第一次同韩澈参加这样的活动,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孩子,贺明宸就带着她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挪动着步子,极有耐心,就像她还是个学走路的孩子。

然而,在费城的那些年,跟在梁骏驰身边,她竟是把这些交际手腕都学会了。梁骏驰花样百出,似乎没有不精通的。

她原来也并不想学,是梁骏驰说以后会用的着,她才学的。谁知道,她天分不错,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当时在校生的舞蹈皇后,这虽然也跟她甜美的长相脱不了干系,但她的舞跳得不错,也是事实。

悠扬的华尔兹,舞步回旋,每一步都是极为优雅的挪动,是真真最喜欢的舞种。这老外显然也深谙此道,带的特别好,两人的步子特别合拍。

真真扬起笑脸对着那老外,那老外也报以会心的一笑,这些都很正常自然,并没有一点异常的迹象。

可是奇怪就奇怪在那老外的手渐渐不老实起来,揽在她后背上的手渐渐往下滑,停在在她后腰处,略停顿了会儿,真真以为他只是换个姿势,还对着那老外笑了笑。

于是那老外便以为得到了首肯,手上愈发不老实,竟然是一路往下滑,猛的一把就托住了她的屁股,极为情色的抚摸了一把。

真真什么时候受过这么侮辱?韩澈、贺明宸、梁骏驰,哪一个不是把她当成宝?当然在她看来,根本就已经忘记了韩澈曾经对她做过的那些恶行,在她的印象里,韩澈对她所做,也只是爱而不得的无奈,不似眼前这个老外,下流到极点!

到了这份上,真真也顾不得去想这老外是什么身份了,僵着身子摔下脸来就将那老外生硬的一把推开,厉声喝道:“你干什么?”

那老外不妨被她推开,一时间竟也被她得逞了。不过这老外身材高大,隔着西服也能看出他那一身纠结的肌肉,胳膊一伸,重新又将真真强硬的拉回了怀中。

这一次更是大胆,两只胳膊将真真钳制在怀中,手掌还在她身上不停的游走。

真真吓哭了,一边哭,一边挣扎,拳打脚踢却是撼动不了这个壮如山的男人半分。

“你放开我!流氓!你放开我!”

那老外压根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当他那张爬满了胡子的嘴贴上真真的脖颈时,一股冲人的酒气钻进真真鼻子和身上无数个毛孔,恶心她当即就要吐了出来。

“你放开我,流氓!”

“别装了,亲爱的,你喜欢这一套?我刚才可是打听过了,你当初不就是这么爬上你叔叔的床吗?听说你情人不少吧?欲擒故纵……是这么说的吧?”

那老外挪开嘴唇,捧着真真的脸对着她的嘴唇就要吻下去,真真慌了无法,大声喊到:“韩澈!韩澈,你在哪里?流氓,有流氓欺负我!”

两人正站在游泳池边上,这里离人群密集地有一定距离,也是真真疏忽,没看出这老外的龌龊思想,就是故意将她往这人少的地方带!

现在她这么大声一喊,那边虽然听不真切,但究竟是会引起些注意,老外急了眼,伸手就给了真真一巴掌。

真真那么刚烈的性子,当然不会就这么吃这亏,乘着老外松开她的间隙,抬起腿就往那老外的要害踢了一脚。

男人这种地方,疼起来是绝对要人命的,老外被这一脚踢的差点没背过气去,紧捂着下身,疼痛中怒极还不忘报复,抬起手又给了真真一巴掌。

真真本来就站在水边,又在同老外挣扎,被这么冷不防的一踢,脚下一个不稳,身子歪歪斜斜的倒向了一旁的游泳池。

“噗通”一声落水的声音,同那些鼎沸的人生和歌舞声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

舞池中央的韩澈却突然停下了脚步,舞伴不解的望向他:“怎么了?韩总……”

韩澈紧拧着眉峰,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我突然有点急事,失陪一会儿。”

说完匆匆从舞池里走出来,小四已经察觉到了他这里的异常,第一时间跟了上来:“总裁,什么吩咐?”

“真真呢?我听到她在叫我……”

韩澈一脸的焦躁和不耐,目光在花园里毫无章法的扫视着,心里是担忧的不行。

小四很想说,您在舞池还能听见呢?太太现在也压根不在这里啊!不过,他也不敢真这么说,韩澈对真真的紧张程度,他这些年见识的还少吗?

“是,小四现在就去找太太!”

“不用了,我看到了!”

韩澈鹰眼如炬,看到的恰好是真真被打落入游泳池的一幕。扯开领带,脱去西服,奔跑着就到了游泳池边,没做任何停留,当即就纵身跳入了水中。

春天里天气虽然是很暖和,但这游泳池的水还是很有几分凉意的,当凉水漫过韩澈的头顶,他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么冷的水,再给真真冻出病来!

韩澈忘了,他的真真是会游泳的。

入了水,他才发现他担忧的那个小丫头小脑袋冒出水面,哭哭啼啼的向着他告状:“韩澈,那个坏蛋,都是那个坏蛋!”

才没说两句,就又开始大哭。先不问缘由,光是让真真这么伤心的哭,就足够韩澈从此把他拉为黑名单了。

看着真真,韩澈心疼的不行,迅速游到他身边抱着她游上了岸。

小四带着毛巾站在池边等着,韩澈扯过他手上的毛巾将真真兜头包住,他倒是没在意到浑身湿透了的真真玲珑的曲线当时就让那老外流了鼻血,他只是害怕真真受凉。

“小四,把小姐带到我房间,让邵恒来,来给小姐检查看看,身上有没有少一根头发或是一根汗毛!”

渐渐聚拢过来的人,忍不住交头接耳,议论的声音很小,听不清具体内容。但无一例外的在听到韩澈的这一吩咐后都禁了声,他的声音,比这一池冰冷的水还要凉。

那老外看到主办方顶级老板如此动怒,酒完全醒了,刚才的那一点色胆也早就跑得无影无踪。

韩澈浑身湿透,头发上还滴着水,慢慢从地上站起,对着那个老外嗤笑了一声。

“Thomson先生?专家代表团代表?Cambridge高材生?你还真是给你的母校和领域丢脸!”

话说完,韩澈果断的扬起长臂,连个弧度都没有,冷硬的在空中划出一道直线,一巴掌干脆利落的打在那老外脸上,用劲之大,那老外当即就被打得踉跄的跌落在地上。

人群中有人倒吸一口冷气,原来是那老外的门牙竟然被打落了一颗正好滚在他脚边。

“斯文败类!小四,把这败类给我扔出酒店!天墨不需要这样的‘人才’!”

敢动他的真真?谁给他的胆子,他有几个胆子——他自己都舍不得动一下的宝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