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怎么还的清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8:03:42 字数:3511 阅读进度:348/527

温热的指尖贴上微凉的肌肤,韩澈弯下身,一手固定着真真纤细的脖颈,一手将开在腰际的拉链拉上。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离开的那一瞬,指尖忍不住的流连颤抖,费了多大的精力才能够忍住碰她的念头?

他这里忍得难受,身前的人却“咯咯”笑了:“嘻嘻……叔叔,你弄痒我了。”

韩澈生涩的笑笑,揽过她的身体,两手圈在她腰间,低下头,吻在了她的眉心。湿濡的触感,带了点惶惑的成分,让真真也变得茫然起来。

真真抬起头,看向韩澈,他两眼湿润,仿似蒙了层薄雾。

“叔叔……你怎么了?”

她嘟起樱花般的红唇,两手抵在韩澈胸前,仰望着他。

他的薄唇几经颤抖,脑中思绪翻滚。该怎么告诉他,他有多舍不得,有多后悔?到了今天,他不得不以这么一种尴尬的身份,才能稍稍靠近她?

“叔叔,你哭了吗?”

真真抬起手抚向他的眼角,那里干燥清爽,可他的眼睛那么潮湿,是她的错觉吧?看起来,他好伤心。

韩澈握住她的手,摇摇头,将她带入了怀中。她还是那么小一点点,纳入他的怀中,淡薄的就能不见了。

真真在他怀里不安的扭动着,似乎不明白一向那么疼她的叔叔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这么用力的抱着她,把她都弄疼了,呼吸也有些困难。

“叔……叔……叔叔!”

大掌固执的扣在她的后脑勺,任凭她纤弱的身子不安分的扭动,韩澈喉结滚动,低沉的声音喑哑苍郁。

“别动,叔叔抱一会儿,叔叔想起你小时候,现在你已经这么大了,你知道你小时候……多可爱吗?”

真真两眼灵动的一闪,果然不再动了,趴在他胸膛上,乖巧的问:“真真小时候是什么样?”

“哧……”

韩澈仰天一笑,弯起薄唇,透过正对着的那扇落地玻璃窗,笑到:“真真小时候,我想想啊,特别可爱……

特别不爱学习,也不听大人的话,总是贪吃,一天要吃好几客冰欺凌,不让你吃,你就晚上起来偷着吃……”

怀里的小人儿听着这些完全陌生的话语,慢慢的不再做声,这就是她小时候吗?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韩澈送真真出门,真真穿着那件杏色的长裙,批了件酒红色的羊披肩,背着只斜跨Chanel玫红色包包一蹦一跳的朝着门口的贺明宸迎了上去。

他们三个人,隔着一扇镂空雕花大门站着,贺明宸长身玉立儒雅俊逸,面含宠溺的微笑,迎接他心爱的女孩。

韩澈两手在西裤口袋里绷紧,骨骼嘎吱作响,几乎没让他捏碎了,他一直那么看着,看着真真上了车,车子发动了,韩澈绝望的闭上眼,心理面涌现出得知真真死讯那一年的空荡,瘦高的身子摇摇摆摆,像是失去了重心。

车子刚开出两步,重又停下了,车窗门缓缓摇下,真真从车窗里探出圆滚滚的小脑袋,样子有些慌张,朝着院子里张望着,看到韩澈还在庭院里站着,露出甜甜的一笑,挥着手对着韩澈高声呼喊。

韩澈睁开眼,透过庭院里繁茂的枝叶,看到真真半个身子趴在车窗上,着急的从高高的台阶上冲了下去,奔至门边,听她说话。

“叔叔,我不在家,你会不会着急,会不会无聊?”

韩澈想说会,可小丫头苦恼了一番,抢在她前头笑着说:“没关系,叔叔……晚上还等我回来,我给你带宵夜回来吃!”

说完这个,也不再苦恼了,很为自己找到了个好方法而高兴不已。

“叔叔,再见喽!”

两只手挥着,身子还趴在窗沿,韩澈看得急了,冲她喝到:“快乖乖坐好,这样很危险,听到没有?”

“嗯。”

真真笑着吐了吐舌头,钻回车子里坐好了。

一旁的贺明宸看看她,小声问到:“叔叔走远了,我们把车窗门锁上好不好?有些风,吹了会生病的。”

真真有些失神的靠在座椅上,两眼一直望着窗外,对于贺明宸的问话似乎充耳未闻。茶褐色的玻璃倒映着翠绿的枝枝杈杈,阳光在期间跳跃,调皮的孩子穿梭一样,一下子没了影,一下子又在另一个枝杈上出现了。

光影投在真真脸上,玻璃门上,她的嘴角一点点弯起,那两点醉人的梨涡往下深陷,唇边细密的小绒毛泛起一层金色的光芒,温暖柔和。

“晓航。”

她扬起笑脸,完整清晰的叫出贺明宸的名字。

贺明宸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嗯。”

这一声应完,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真真这么叫他,怎么那么像是——很久很久之前?偷眼从后视镜里打量着身边的女孩。

真真慢慢的转过身子来,脸上的笑容不见,反而越扯越大,渐渐便是灿若夏花。

这笑容太过熟悉,贺明宸脚下一踩,车子紧急刹车,迅猛的刹住了,车轮滑过的刺耳的响声,震痛了他的鼓膜。

他握紧方向盘的手不停颤抖,紧绷着身子侧过身来,对上她琥珀色明澈的双眼,绯色薄唇泛着白色,问到:“你,刚才叫我,晓航?”

“没听清楚吗?那我再多叫两声,晓航,晓航,晓……”

真真调皮的吐着舌头,固执的一声一声。

“住嘴!”

贺明宸脸色渐渐变青,身子遏止不住的开始颤抖,牙齿上下撞击的声音,也清晰可闻。面对真真的举动,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

他的这一举动,吓坏了调皮的真真,登时便收住了话头,乖顺的在座椅上坐着。

两人四目相视,便再也挪不开眼。

他知道了,她什么都知道了,什么都记起来了,那个醒过来后就一无所知的小丫头,根本就是装出来的!

真是个可恶的丫头,她不知道这么做,有多少人担心吗?他又有多担心吗?

可是,这个小丫头,真的是好了啊!多年前没有因为变故离开,也没有因为肾病离开,现在,是完完整整,毫发无伤的回来了,还叫着他们彼此才会呼唤的名字!

“坏丫头!真是个坏丫头!可恶!”

贺明宸碎碎念,嘴里面咕咕哝哝,看着真真,视线渐渐模糊。

“……对不起,晓航,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我是怕韩澈,我真的是怕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你,还要我吗?我已经变成了这样,还有了他的孩子!”

一闭眼,两行清泪从眼眶里滑落,真真捂住脸,不敢看贺明宸。她不知道,这样的要求,对于他是不是很过分,亦或是很残忍!

她不知道,记忆是怎么苏醒的,只是,当她醒来看到聂绵卿的那一刻,所有的记忆就已经归位了。

十年前的往事,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在她脑子里轮番飘过。也包括,她竟然怀了孕,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生下了和韩澈的孩子!

更加让她无法面对的是,即使是失去记忆的自己,也还是和韩澈发生了那样的事!她还能说是情不由己,那么韩澈呢?他竟然还是和当年一样疯狂,不管不顾?!

他可以疯,但她不能陪着了,既然一切都成过去,就让她来结束吧!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万人唾弃的孽种!罪恶基因的产物!

最让她心疼的是贺明宸,他竟然为她成了这个样子,她怎么也忘不了,是韩澈把他打成这样的!她和韩澈欠他的,这辈子,又怎么还的清?

“晓航,以前我们不可以,但是,现在,韩澈拦不住我们了,只要我永远都记不起来,我们就能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