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不需要言语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7:59:13 字数:4151 阅读进度:330/527

“澈。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随着一声清浅的呼唤,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开了,齐齐望向大门阶梯上的那个女人。

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女人,身形高挑纤瘦,身上一件羊绒长裙,外披一件火红的狐裘皮草,一头大波浪长卷发松散的披在肩头,大概也是刚起来,面容带着几分惺忪的睡意,人也懒懒的,倚在门栏上。

院子里那么一群人,她的视线却独独落在韩澈身上,丝毫不知避讳,那眼神任谁来看,都不难察觉其中的贪恋。

袁梦眼皮子一跳,偷眼看了看韩澈。这不看还好,一看,却正好对上了韩澈火辣的目光。好么,那女的在看他,他倒是在看自己!

贺明彤自然也察觉了,唇角荡开冷艳的弧度,不动声色的将视线挪到贺明宸和袁梦这边,抱着一双胳膊很有点端起来的架子。

“来了?爸妈都在里面等着呢!这位……就是袁梦博士?”

贺明彤垂着眼帘,加上又是站在阶梯上,那模样,怎么看都有些冷傲。贺明宸皱了眉,将乐乐放了下来,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姐……”

随而转过身来,对袁梦和乐乐介绍到:“梦梦,这是我姐姐,乐乐,叫姑姑……”

袁梦心想,自己果然之前是不怎么招贺家人待见的,这位贺明宸的姐姐,看自己的目光,说不上来嫌弃,但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却是十足的。

乐乐很乖巧的朝着贺明彤弯下身,恭声叫到:“姑姑好,我叫袁承毅,小名乐乐。”

“乖,好……”

贺明彤抿着嘴痴痴一笑,抱着的手臂上涂着OPI鲜红豆蔻的指甲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胳膊,上上下下打量着乐乐。

袁承毅?这不是自欺欺人吗?若是单独见到这个孩子,也许还会只是单纯的觉得眼熟,但现在,韩澈就在一边站着,是个有眼睛的人都不难看出来,这孩子的样貌,十足就是韩澈的翻版!

别人也许不清楚,但是贺明彤又怎么会不清楚?她可是和韩澈一起长大的,这个乐乐就是活脱脱小时候的韩澈!

她能看出来,自己这个呆弟弟贺明宸难道就看不出来?不过,无所谓,就都当睁眼瞎子吧!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都没有必要揭穿。

贺明宸不想在这里跟这个姐姐再多纠缠,简单的招呼过后,就带着袁梦和乐乐绕过大厅往后面的独立小院去了。

贺夫人即使来贺家,也总是住在后面的独立小院,绝不会同贺凌云住在一起的。贺明宸是带他们来见母亲,不是来见贺家人的。

“阿嚏!”

韩澈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服,朝着三人远走的背影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好的很,这回是完全没有反应了!

“冻着了?谁让你不穿衣服就出来的,快跟我进去!”

贺明彤从阶梯上下来,揽住韩澈的胳膊,动作熟稔、表情自然,却让韩澈厌烦的皱了眉头。

轻吐了口气,斜睨着眼望向贺明彤:“你谁啊?”

贺明彤未施脂粉的脸上,白了又红,红了又白,很是精彩,韩澈在心底冷笑,多年没有什么牵扯的女人,这又是玩的什么花招?

哪里知道,他心里面这个多年没有什么牵扯的女人,在吃了瘪之后,竟然扣进了他的手,撒娇般嗔道:“还生气呢?进去吧,醒来看你不在,让我好找……”

“哈……”

韩澈瞪大了眼,看着贺明彤,又望向拐入树荫深入的那一抹俏丽的身影,觉得自己当真是不了解女人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看也不想看见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又说着莫名其妙话的女人,生硬的掰开她覆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几乎是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恶狠狠的掰着,真TM费劲!

“阿嚏!”

又是一个喷嚏,韩澈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头也不回的沿着雪地往大门口走,顺手接起电话:“在贺家,让车子来接。你是怎么办事的?!”

韩澈走的远了,贺明彤却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既不去追,也不进屋,双眼直视着那个渐渐变小的俊逸身影,眸光变得冷硬而不可琢磨……

袁梦在贺夫人那里坐了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贺明宸的父亲贺凌云。

贺夫人对待袁梦态度算是温和的,没有像她原先估计的那样给她冷眼看,尤其是在看到乐乐时,贺夫人表现的很是兴奋,红包包的厚厚的,袁梦拉着不让收,贺夫人硬是给塞进了乐乐的口袋。

贺夫人这两年衰老的有些快了,虽然外表依旧雍容华贵,但因家事闹得着实有些心力交瘁,举止都透着疲态。

贺明宸提出要接她离开贺家,贺夫人直摇头说:“我不能走,你放心,属于你的东西,我会在这里给你守好……”

看到儿子皱着眉,贺夫人知道他什么心思,于是指着正由下人带着和家里一只圈养的牧羊犬玩耍的乐乐说:“不为你,也为了你的妻子孩子,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

袁梦在一旁听了,有些羞赧的插嘴:“阿姨,别这么说,我和明宸挣得并不少。”

贺夫人忙握住她的手,拢着她耳边的碎发,仔仔细细的上下打量着她。

年轻人总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几年前觉得她还是孩子,心里对于她那些事情是很介意的,倒是没料到,这孩子会这么出息,既然是又和明宸遇上了,又有了孩子,这就是缘分吧?

拍着袁梦的手背,贺夫人不无感慨:“阿姨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当年,阿姨也是没有办法,你们也都遭了这么多罪,以后要好好相互扶持,嗯?”

“嗯。”袁梦紧扣住贺夫人的手,轻声应了。

贺夫人这一句“当年”无端勾起她无数心酸,空白了记忆,只徒留下悲伤的轮廓。

贺夫人又说:“我都听明宸说了,我这里有个很好的医生,回头我和他联系一下,约好了时间,你去看看,不必太勉强,以前的事,记得起来记不起来,其实也没有多大关系。”

说这话时,贺夫人看了看贺明宸,对于儿子的这个请求,她不确定是不是正确的。空白了记忆的确是很痛苦,只是这个袁梦,以前的那些事,想起来了,真的就好吗?

午饭是在贺夫人这里用的,还没到午饭时间,前面就有人传话来说,贺凌云那里要让夫人一起过去用。

贺夫人回了那人,坚持要和他们在这边单独用。大厅里,长条饭桌上,围了一群人,面和心不合,她是习惯了,袁梦头一次登门,没得让她去受那份闲气。

从贺夫人这里告辞,贺明宸长长吐了口气,既然是得到了母亲的同意,剩下的,就算不得什么问题了。

袁梦和乐乐看他如释重负的样子,相视着抿着嘴笑了。

三人也没沿原路返回,从后门出来,再绕到前门去取车,这样做虽然是多走了些冤枉路,但是却能避免见到一些人。

这才在开了车门,刚刚系好安全带,就有门卫上来敲着车窗玻璃,贺明宸拉开玻璃,问着那人:“什么事?”

门卫手里拿着个红灿灿的纸包,端着举到贺明宸跟前:“这是老爷子让送来的,说是给小少爷的。”

贺明宸望着那个红包,接过收下了。贺凌云这意思,多少也就是点头认可了,虽然他并不在乎他的态度,但不反对的话,总归是件好事。

车子沿着别墅区僻静的大道一路平稳的行驶,正午时分,阳光破空洒下,穿透寒风,扬起空气里细小的粉尘。

贺明宸一手紧握着方向盘,一手握着旁边那人的手,顺着骨节一寸寸抚摸着,最后停在无名指关节那里。

这里似乎比以往又瘦了,当年的那个尺寸,恐怕得再缩减些,那家店里应该还保存着他们的尺寸记录吧?

袁梦疑惑的侧过头,看着冬日暖阳里他的笑脸,忽然觉得很安心,像是被电熨斗熨烫过似的,一切都那么平整顺滑……

那天晚上,袁梦接到了两通电话。

第一通电话是韩澈打来的,上面有来电显示,袁梦犹豫着半天没有接,贺明宸带着乐乐在浴室洗澡,父子两人也不知道是在洗澡还是玩闹,笑闹声不时的从浴室里传出。

袁梦不接,韩澈就一直打,好几次袁梦都绷不住要接了,可一听到贺明宸父子俩的笑声,她便咬咬牙忍住了。

后来,韩澈也不再坚持了,发了条短信过来。

——药没找到,很难受。

袁梦笑笑,回到:去医院吧,我没时间。关了机,转身从衣柜里取出两块干净的浴巾,拉开浴室的门。

浴室里,已是一地的水,这父子俩感情是上演水战呢?

“起来,看看你们闹的!这一地下的水,贺明宸,不收拾干净了,你别睡觉!”

父子俩相视着吐吐舌头,乖顺的擦身子穿衣服、善后。

第二通电话,袁梦是在凌晨的时候接到的。没开灯,手机屏幕上是一串陌生的数字,袁梦看着它响了好久才犹豫着接起。

那一头却是寂静的没有声音,袁梦喂了好几遍,突然也就不说话了,心口突然狂跳不止,是你吗?是你吧?

静谧在暗夜里拉开,不需要言语,彼此的心意已经传到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