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袁梦的生日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7:46:39 字数:4049 阅读进度:311/527

梁家后院门口,停着辆小型货车,车身上用五彩的喷撒颜料写着某某超市的字样。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送货的小弟穿着背心短裤,脖子上搭着条白色毛巾,洗的旧了,颜色有些发黄。

他站在车尾卸货,后门里钻出来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送货小弟一看那大人,喜滋滋的上前笑到:“梁总,您昨天说的新鲜的娃娃鱼,已经送去厨房了。”

梁骏驰绷着一张俊脸,点点头。

手里牵着的那个小家伙踮着脚,神色焦急,口里催促着:“梁叔叔,快给我看看,妈妈喜欢的吉娜果和布林送来了没有?”

梁骏驰还没应答,那送货小弟一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有有,都是一早送来的,可新鲜着呢!小少爷,您先来一个尝尝?”

送货小弟赶忙蹦上车厢,从车厢里卸货。

梁骏驰和乐乐俩接了水果篮,踩着拖鞋往铁门里一钻,重又没了人影。送货小弟长舒了口气,擦擦汗,暗叹今天这位贵少总算是没再挑什么毛病。

梁骏驰在生活上的挑剔,就像他对自身的样貌一样,要求很是严格。

将水果篮在厨房里放好,挑出两只吉娜果和几颗布林出来,放在水龙头下细细洗了,对着乐乐吩咐到:“儿子,去,给爸爸把那只水晶玻璃碗拿来。”

“嗯。”乐乐答应着,一扭小屁股,跑到柜子里那边去了。

乐乐新剪了个发型,像只西瓜皮倒扣在脑门上,乍一看去,有些呆萌呆萌的。你猜这是谁的杰作?正是梁家大小姐梁初雪。

人小姐也聪明,用一只和他脑袋差不多大的碗扣在他脑门上,然后拿着她御用化妆师的剪子咔哧咔哧几剪子下去,乐乐就成了“真人版西瓜太郎”了。

剪完的时候,梁骏驰瞪大了双眼,笑的没了形,口里直叫着:“这就是西瓜太郎啊,小雪,你实在是太有才了。”

不过,对于他这个形容有反应的,就只有沈蔓青。

其余人,包括梁初雪、袁梦在内,面面相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袁梦拉着沈蔓青的衣角,小声的问到:“姐……这什么太郎的,是谁啊?”

“靠!”

梁骏驰暴喝一声,很没面子的捂住了脸,太TM丢人了!

这就是代沟啊,赤裸裸的年龄差,没有共同语言!以后打死他也不说这些奇怪的话了。

在众人的大笑声中,小正太袁承毅,活脱脱变成了个萌气的小伙子。

西瓜太郎乐乐端着水晶玻璃碗回来,梁骏驰已经洗好水果,正放在篮子里一只一只的削。他削的很仔细,皮全去了,核也小心的挑出,因为袁梦牙龈好出血,果肉也都切成很小的丁,不用怎么大嚼,就能吞下去。

二位正在这里分工忙活,客厅后门口沈蔓青扶着袁梦正走进来。

袁梦看上去起色很好,通体奶白色的连衣长裙,直及脚踝,一贯苍白的小脸上透出几分水光晶亮的亮粉色。

“哟,回来了?怎么不多跑两圈?这后花园不是也没多大吗?”

梁骏驰手里没停,朝着乐乐挤挤眼,切了一块吉娜果放到他嘴里。

袁梦脸上一红,想起昨夜梁骏驰让她早点休息,她老大不愿意,说自己体力很好。甚至夸下海口,说是今天要绕着后花园跑个两圈。

“老佛爷,您知道这后花园有多大吗?”

“嗯……能有多大?还能比小区广场大?”

小梁子当时没有说话,只等着袁老佛爷今天一早自己个体会,这会儿看她红光满面,气息微喘,总算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吧?

袁梦抿着嘴,嘟囔到:“你们有钱人,没事把院子盖那么大做什么?”

“大?这还大?老佛爷,小的是这么认为的。以后呢,小雪的丈夫肯定是要住进来的,我大哥统共就这么一个女儿,这女婿自然是要招个上门的。

还有吧,你看我俩,加上乐乐,乐乐以后长大了,也得结婚娶媳妇,娶了媳妇是不是还得生孩子?再说了……你以后还不得给我们梁家添砖加瓦?

您看您在我们老梁家又吃又喝的,小的早就是你的人了……”

梁骏驰一番话,插科打诨,调笑的成分居多,逗得大家都笑了。

袁梦低下头去,在梁骏驰身边坐下,庆幸着自己已经看不见,否则真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说着这番话的他。

那之后的两周,是袁梦的生日。

梁骏掣早两天就在饭桌上表示,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热闹热闹,其余人当然都举双手表示赞同。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梁骏掣会将袁梦的生日宴会举办的那样声势浩大。

一开始大家伙都以为,梁骏掣所谓的热闹,应当也就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其乐融融的为她庆生,最多在饮食和礼物上多费些功夫也就是了。

可是没过两天,梁家管家开始筹办宴会的事宜,梁骏驰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大哥的意思。

起初他心里是抗拒的,袁梦自从失忆了以后,性子也和以前有些差异,不像在韩澈身边那样刚烈倔强了,大多数时候都比较温顺,这温顺的意思里,就多少带了点羞涩的成分。

试问这么一个羞涩的人,要在生日宴会上面对那么一帮并不真心的祝贺者,会不会不知所措?

但他犹豫了两天,最终没有向梁骏掣提出取消宴会的事。

一来,梁骏掣决定的事,并不是那么好轻易改变的。二来,他的心里也有些隐隐的期待,近来大哥的态度如此暧昧,将袁梦的生日搞得这么大,是不是有意要借着这个机会宣布些什么?

难道这一次也和以往一样,大哥虽然也曾数度不赞成过他的一些选择,但最后都同意了。对于他和袁梦的婚事,他是不是也最终选择了妥协?

梁骏驰越想越觉得靠谱,于是默认了梁骏掣的这一举动。

袁梦是在宴会举行的前两天才知道这件事的,惶恐之余,也有些抗拒。让梁骏掣如此费心,她却又不好推辞,心里那一点不情愿终究也没有提出来。

生日宴会被梁骏掣策划的很是隆重,上流各家都收到了来自梁家的请柬。

宴会当天,梁初雪一天没有去片场,还带来了自己的御用化妆师,将袁梦上上下下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原本是件高兴的事,梁初雪却想到了当年她们刚认识时,袁梦来她家参加她的生日宴会。那个时候,青春无敌,就算受过伤也以为能很快康复。

如今看来,那个时候的人,狠戾霸道的韩澈,倔强任性的真真,温润谦和的贺明宸……早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袁梦化完妆,梁初雪吸了吸鼻子,从首饰盒里取出一只Cartier镶钻王冠别在她松松的发髻上,强忍着悲伤的情绪笑到:“真漂亮,今晚小叔叔该高兴疯了!”

“嗯?”袁梦不解的歪着脑袋,Cartier镶钻王冠在灯光下反射出耀眼的七彩光芒。

梁初雪暗叹,失了记忆,连性格也有些变了的真真,在处事方面却还是和当初一样迟钝啊。

“这还不好懂?我爸把生日宴会搞得这么大,明摆是想借着这个机会把你和小叔叔的事情定下来啊……我爸这个人,面冷心热,其实心里比谁都疼我小叔叔。”

梁初雪从化妆师手里接过唇彩盒,沾了一点在手上,这唇彩是特地从法国原装带回来的,纯植物成分,对身体没有什么毒害。

指尖上米粒大那么一点,在袁梦唇上均匀涂抹开了。

沈蔓青这时也换好了衣服,从更衣室出来,看两人还在捣腾,忍不住催到:“哎呦,够美的了,还没完呢?不是我说,梦梦什么样,骏驰也都被迷得着三不着两的了,差不多行了。快下去吧,我从窗户口看到很多客人都来了。”

被她这么一催,几人加快了速度,匆匆携手下了楼。

刚走出房门,袁梦就听见楼底下鼎沸的人声,突然就有些慌张,两手紧抓住身边的人,弄得梁初雪和沈蔓青也有些紧张。

两人相视一笑,搀着她继续往楼下走。

梁骏掣正在客厅里招待客人,谈笑间竟然有些隐隐的得意,人们察言观色,暗自揣测今天这位寿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能让死气沉沉了多少年的梁家一下子这么热闹起来。

韩澈作为A市顶级名流,自然也在受邀之列。

他在收到邀请前,就已经分别从沈蔓青和梁骏驰这里得到了消息。和众人想的一样,梁骏掣此举,定然是要成全自家弟弟和袁梦无疑了。

这个结果,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以他现在的身份,也是无力阻止了。在收到请柬的那一刻,他决定要来。

已经那么久没有见到她,他发誓,他只是想站的远远的看她一眼,她说过,不想再见到他,他听的清清楚楚,也牢牢的记在心上。

“咳咳……”

身边有男子轻咳的声音,韩澈侧过头来一看,贺明宸单手扶着唇瓣轻轻擦过,身上穿着考究的西服,头发却没有打理,蓬松的顶在脑袋上,脸上泛着一种不经常晒太阳的白。

贺明宸似乎没有看见韩澈,两眼直直的望向正向楼下走来的三人,视线盯在中间那人身上。

良久,嘴角弯起,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