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多年的夫妻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7:42:21 字数:4156 阅读进度:299/527

韩澈和袁梦回到A市的时候,梁骏驰还没有回来。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只是三天的时间,梁骏驰那边的事情显然还没有忙完。

韩澈回到A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带袁梦去了医院。

袁梦觉得韩澈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去了一趟巴厘岛,怎么觉得他在对待二人的问题上,态度转变了许多?

原先他多少顾忌着梁骏驰,那是他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他和自己在一起也总是遮遮掩掩。

可这次回来,不一样了,韩澈对自己的好,变得明目张胆。

在医院里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有专人陪同,韩澈依旧寸步不离的跟着。所有检查在一个小时之内,必定奉上结果。

让韩澈意外的是,邵恒回来了,结束了两年的义诊总算是回到了医院。

所以,当天的检查,毫无疑问也是由邵恒全权负责的。邵恒在看见袁梦的第一眼,就表现出了惊疑之色。

但在整个检查过程中,他却是表现的异常冷静,一句话也没有说,没有问。在等待最后一项检查结果的时候,邵恒才耸了耸肩膀,指着紧闭的诊室的门,问韩澈。

“韩总,我没看错吧,这是您太太吗?”

韩澈一歪头,薄唇扬起得意的弧度:“当然!”

只可惜,韩澈的得意并没有持续多久。

他端坐在邵恒办公室的对面,就和多年前,他从他手里拿过那份DNA报告时的姿势一样。

不同于那一次,邵恒手中的纸张是厚厚的一沓子,还没说话,脸上的表情已经是换了几换。

一开始是有些讶异,而后又变得凝重。

“有屁快放!磨蹭什么?”韩澈看得心烦,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烟,递到嘴边点燃了。

他并没有多大的烟瘾,但在这种时候,他需要一点尼古丁的安慰,云蒸雾绕中,多少能缓和他此刻焦躁的情绪。

“五年过去了,您太太的身体状况,算是维持的很好,真的……很不容易,有现在这个状态,看来是被照顾的很好……”

韩澈拧紧了眉,照顾的很好?应该是的吧,骏驰费了那么大的心思……又怎么会对她不好?

“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开始恶化,而且,估计的没错的话,从失明开始将急速恶化,找到肾源,迫在眉睫!”

“妈的,净给老子说废话!”

手上的烟还没燃尽,韩澈手掌一收,狠狠的将其在掌心握紧、捻灭,那一点子火星熄灭的瞬间,狠狠的灼痛了他。

他讨厌这个“但是”,“但是”后面,总不会是什么好话!

“您看,您曾经终止的那个慈善项目,是不是需要……”邵恒上扬的语调,带着试探的口吻。

韩澈果断的接过话头:“重新启动,需要多少钱?明天我让财务转账。”

掌心朝着烟灰缸松开,有燃尽的烟灰,也有尚未燃烧的烟草,狼狈的散落其中,凌乱而颓废。

“如果是亲生母亲,是不是匹配的几率很大?”韩澈眯起眼,想起丝束疗养院的邵婷。

邵恒点点头:“那是当然,亲属自然是几率大很多,不过……”

他略带疑惑的望向韩澈,他这话里的意思是聂真真还有亲人?当年,他不是说没有吗?这无端端的从哪里冒出个亲生母亲?

韩澈浅笑着站起身,拍了拍掌心,除去残留的烟灰,冲着邵恒诡异的一笑:“你别管,明天我把人带来,你好好查查,这个人是不是可以。”

邵婷在第二天被带到了医院,接受了检查,当然这些都是瞒着袁梦进行的,结果并没有当天出来,还需要等两天。

袁梦现在需要做的是,养好身体,在肾源找到之前,她必须开始接受透析治疗了。

根据那天的检查结果来看,她还有些指标达不到,必须要经过调养,才能经得起反复而漫长的透析治疗。

韩澈在公司树立的形象,一向是工作狂,尤其是这几年。这当然也跟他不常回家,又吃住在公司有关。

但最近,公司上下都发现,总裁也开始翘班了,而且“情况很恶劣”。

早上不到九、十点,在总裁办公室里绝对见不到人影,秘书的咖啡冲了一杯又一杯,最后还是倒掉。

中午短短的时间,他也总是往外跑,有的时候下午还会来一趟,但还没到五点,他一准已经不在办公室。有的时候,下午干脆那就是不来了。

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关于韩澈和袁梦的传闻就越来越多,版本多是博学的袁梦博士,把丧妻的韩总迷得五迷三道,大有坐正“后宫”的架势。

这话当然也没有冤枉韩澈,这些天,韩澈翘班都去了哪?自然是袁梦家里。

先是辞退了梁骏驰给袁梦请来的那个帮佣,又给家里的设施做了处理。

韩澈明白在梁骏驰回来之前,就这么登堂入室很不合适,不管梁骏驰和他之间谁对谁错,有些话,没有说开,说起来总归他还是有失坦荡。何况,乐乐周末也会回家来住。

所以,韩澈也没有和袁梦同房,只是将客厅那张小沙发换了张大的,为了防止袁梦撞到,特意摆在了靠墙的位置。

韩澈这时候,总算是明白了梁骏驰的良苦用心。

第一次来的时候就注意到这里全部打通的设计风格,梁骏驰是一早知道袁梦会有看不见的这一天。

韩澈并不想把自己对不起妻儿的责任推在任何一个人身上,但梁骏驰的所作所为,的确是让韩澈郁结在心。

他尽量抽出时间来陪着袁梦,但在饮食上,韩澈承认,他不能跟梁骏驰相提并论。

原本是想请个好一点的帮佣,仔细考虑之后,将家里的陈嫂带了过来——她做的东西,应该更袁梦的胃口。

陈嫂那么老实本分的一个人,在看到袁梦的时候,也惊讶的长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幸好袁梦眼睛看不见,对此也不能做出任何回应。

韩澈吩咐她,不能在太太面前表露出一分一毫和过去有关的样子,陈嫂忙不迭的点头。

老实本分的陈嫂,在给袁梦做饭的时候,偷偷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不知道是年纪大了,还是得了沙眼,最近总是喜欢流眼泪。尤其是看到总裁将太太抱在怀里,小口小口喂着饭菜,吹着汤送到嘴里的时候……

“好吃吗?”

韩澈抽出纸巾给袁梦擦了擦嘴,她笑着点点头,伸出舌头添了添,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你从哪里请来的阿姨?手艺真好。”

“嗯,是家里多年的帮佣。”你一直都喜欢她做的饭菜,你忘记了所有的事,味觉还是一点都没变。

吃完饭,两个人手拉着手在小区里散步。袁梦没有拿导盲杖,两手牢牢的捧着韩澈的胳膊,慢慢的挪动着步子。

春天真正是来了,夜晚里走着,两人都没有穿大衣,还有些细细的风吹过来,也不觉得冷。

“冷吗?”

袁梦摇摇头,韩澈的手握住她的时候,她依旧乖巧的塞到了他的西服口袋里。

身边有人经过,清脆的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咚咚的响声,突然顿住了。

“袁博士,散步啊……这位是?”相貌普通的中年女子,停下来和袁梦打招呼,眼睛不停的打量着一旁的韩澈。

袁梦听出她的声音,是住在她楼下的住户,于是微笑着点头:“嗯,是啊……这是我……男朋友韩澈,韩澈,这是我楼下的曲阿姨。”

被叫做曲阿姨的中年女人立即满脸堆笑的同韩澈打招呼,韩澈显得有些生涩,被动的同她周旋了两句,看着她离开,才放松似的吐了口气。

回头看袁梦抿着嘴笑,摸摸她的小脸笑到:“又笑什么?”

“你很紧张是不是?”袁笑的像只小猫,鬼鬼祟祟的样子,机灵劲一点不遮掩。

韩澈摸了把额上的细汗,确实好像是……有点紧张。

七八点钟,结束散步,两人浑身暖烘烘的回到公寓。陈嫂已经收拾好了,由韩宅的司机接回了韩家,第二天一大早才会再来准备早饭。

韩澈给袁梦放好了水,她在里面洗,他就在外面给她找衣服。

袁梦洗好了之后,会在门上敲两下,韩澈会拿着浴巾进去替她擦干身子。开始第一次韩澈这么做时,袁梦还推拒着,说她完全可以自己来。

可是韩澈说:“这地上太滑,你乖乖的站在那里,我不动你,只是帮你擦干身子,换上干净的衣服和拖鞋。”

袁梦红着脸由他伺候,他果然规规矩矩,什么也没有做。

身上残留着水汽和沐浴液的芬芳,接受着韩澈万般的呵护,袁梦突然有种错觉:似乎,他们已经这样相爱着很久很久。

而事实上,他们不是认识了才一年不到吗?

她摇摇头,觉得自己是太幸福了,产生了幻想。勾住韩澈的脖子由他抱着出了浴室。

韩澈泡了牛奶,凉到刚好的温度,才递到她嘴边,那种细微之处的体贴,让袁梦有一种眩晕的感觉,终究忍不住感叹。

“韩澈,我总觉得,我们好像多少年的老夫老妻一样,呵呵……”说完,自己先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笑了。

她看不到韩澈眼中骤然黯沉的神色——真真,我们的确是多年的夫妻了,从我认识你,到现在,就快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