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对不起兄弟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7:38:01 字数:3432 阅读进度:286/527

除夕那一夜,韩澈和袁梦房中痴缠半宿不肯离去,最终的结果是,韩澈保证再不敢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就是故意刺激袁梦也不行。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而且韩澈不得催促袁梦,她和梁骏驰分手的事情,得由着她来把握时机。

听听这不平等条约,韩澈只记得袁梦的态度是坚决向着她的,其他的也就没再多问了,被欺压了,还一脸满足的小样。

不过,谁都没有想到,梁骏驰和袁梦的婚事告吹了。

在袁梦还在犹豫着该怎么开口的时候,梁骏驰得到了兄长梁骏掣的明确态度——这门婚事他不同意。

这个消息,韩澈知道的比袁梦还要早。

梁骏驰在被兄长告知不同意的当天,就来了“一千零一夜”。当时已经是一身的酒气,说话都不利索,叫嚣着要找韩澈。

这些年,韩澈并不常来这里了,沈蔓青也处于半休养状态,梁骏驰对着酒保大呼小叫了半天,才有人将电话打到了沈蔓青那里。

而后沈蔓青和韩澈才一前一后的赶到,望着趴在吧台上喝的醉成烂泥的梁骏驰相视着交换了眼神:什么事情能让梁骏驰这么难受?

“骏驰,骏驰,起来,大老爷们,有什么话说出来!”韩澈走近吧台,把他一把从椅子上扯下来,一拳打落他手中的酒瓶。

因为怕影响到正常营业,韩澈当下扯着他的领带就往里面的贵宾室走。

沈蔓青在前面走着,先将房门打开了。

水晶吊灯被点亮,明亮的光线让梁骏驰一下子睁不开眼,迷迷瞪瞪的揉着眼睛,身子软软的靠在韩澈身上,朝着韩澈扯开一个大大的笑脸。

“韩澈啊!好兄弟,你在这儿啊,我找你半天了,呃……”

说着打了嗝,冲天的酒气朝着韩澈扑面而来。

韩澈厌恶的将他一把扔在地上,沈蔓青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俯身将梁骏驰扶住。“你这是……跟个喝醉了人计较什么?”

“我没醉!”梁骏驰嘴里咕哝着,抵挡着沈蔓青的搀扶。

“你看看他这副样子,什么了不起的大事!”韩澈伸出一指,薄唇紧抿着,说了一句话,恨恨的转过身,不想看他那一副窝囊样。

“啊……我没用啊!”

被韩澈这么一骂,梁骏驰突然瞪大了斜挑的丹凤眼,抱着膝盖在地上坐着,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起来。

沈蔓青似乎有什么预感似的半拥着他,低声哄着他:“没事了,没事了……”

“蔓青,我哥不同意!我从来没想过他会不同意!可是,他就是不同意!”梁骏驰歪在沈蔓青怀里,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

韩澈心里咯噔一跳,猛的转过身来,蹲在他面前,揪住他的衣领问到:“什么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哥不同意什么?”

梁骏驰像是听到了他的问话,又像是没听到。嘴里嘟囔着:“梦梦那么好,为什么我哥就是不同意,他明明是很喜欢梦梦的,是哪里不对了,他不同意!”

韩澈不说话了,揪住梁骏驰衣领的手也骤然放松。

“我从来不觉得家里面会反对,也不怕大哥不喜欢梦梦,但是大哥说,梦梦很好,就是不能娶她,靠!这是什么狗屁理论!”

梁骏驰依旧坐在地上絮絮叨叨,韩澈却没了嘲讽他的意思,反而在他对面同样席地而坐。老实说,他也没想到梁骏掣会反对。

在他的印象里,梁骏掣并不是在意家世背景的人,何况梁骏驰是他唯一的弟弟,当成儿子一样养大的弟弟。

他当年要学考古,他由着他了,要留校任教也由着他了,甚至是后来那五年的考古生涯也都由着他了。

仿佛只要是梁骏驰的要求,梁骏掣就没有不同意的。袁梦虽然没有什么显赫的家世,但以她在学术界的地位,梁骏掣断然没有不同意的理由啊!

难道是因为乐乐?

那么,他是不是该高兴?好兄弟不成了,这下子,他连背叛的罪名都省去了,直接可以安全上垒。

但是,看着梁骏驰伤心难过成这样,他实在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相对无言,韩澈和沈蔓青就那么对着梁骏驰,任由他哭泣着,直到他自己停下来。

“喂,哭够了?”

韩澈踢踢梁骏驰的脚,勾起唇角,想让自己的口气尽量听起来轻松一些。

“我没哭,你哪只眼睛看见老子哭了?”哭过酒也行了几分的梁骏驰面露凶恶,一个挺身就将韩澈压在身下,抡起拳头要冲着他砸下去。

“想打架?成,别在蔓青这,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练练!”

场景转换,韩澈揪着梁骏驰上了车,直奔休闲会所的私人道场。两人奔着打架而去,居然还正正经经的沐浴更衣,换好了道袍。

站在道场的两端,彼此恭敬的行礼,抱拳作揖。

“喝!”

韩澈先爆发一阵怒吼,朝着梁骏驰飞奔踢腿,飞扬而起的身子带着惯性,力度较之静止时更是重了几分。

梁骏驰反应迅速的压低身子,韩澈稳稳的落在他挪开的地方,回旋身伸手抓向他的喉部,梁骏驰敏捷的用虎口挡住了。

两人对彼此的招数在熟悉不过,你来我往,在道场上足足打斗了近四十分钟,也没见谁占了上风。

最后,两人齐齐倒在地上,汗流浃背的喘息着。

“兄弟,谢谢你!哥们心情不好,你多担待!”

“说什么傻话!”

韩澈仰着头看着高高的道场屋顶,想着那些坚硬的钢筋结构能比他和梁骏驰的兄弟感情还坚固吗?也许有,也许没有。

梁骏驰手一收挡在眼睛上,沉默了。

韩澈没有侧过头去看他,但他们数十年的兄弟了,他的一举一动,他又怎么会不熟悉?梁骏驰多年前也有过这样失落的时候。

那一天,他也是像今天这样喝的酩酊大醉,而后拉着他来到道场酣畅淋漓的打了一架。

梁骏驰大概以为他不知道,其实,他知道,那一天,是韩澈要了沈蔓青的日子!

他那个时候侧过脸去看了梁骏驰,看到他用手挡着眼睛,身子在颤抖着,眼角有晶亮的液体溢出。

那是韩澈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男人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哭。要了沈蔓青,也是韩澈为数不多觉得后悔的事情之一,如果他早点知道梁骏驰这么喜欢沈蔓青,他是连她一根手指头也不会碰的。

可是,假设有什么意义呢?他伤害了兄弟,梁骏驰从小到大,头一次在感情上受创,竟然是他给的,他对不起兄弟,这错误无法弥补!

时光仿佛倒流,韩澈陪着梁骏驰安静的躺着,直到他的呼吸慢慢平稳,直到他的手臂从眼睛上移开,眼角干涸,看不出哭过的痕迹。

“我不会放弃的,韩澈,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没了袁梦,我真的……不行!”

梁骏驰朝着韩澈伸出手,两人掌心对掌心牢牢相握,相互借力,从地上一跃而起,双双站稳。

看着他眼里坚定的眼神,韩澈伸手在他胸口捶了一拳,笑到:“知道,没有什么能阻挡你!”

“妈的,为什么反对的偏偏是我亲如父亲的大哥?”梁骏驰啐了一口,揽着韩澈的肩头,一摇一晃的朝着浴室里走。

梁骏驰先洗好了,在更衣室换衣服。

擦头发的时候,拿起手机看了看,里面有袁梦发来的短信。

“明天我就正式上班了,可以在公司见到你,中午一起吃饭吗?”

韩澈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水声,回到:“再说吧,开年都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