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烟火里的笑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7:37:58 字数:3413 阅读进度:284/527

“小雪!坐下!韩澈也是你的长辈,同你小叔叔是一样的,岂容你这么放肆?”

一直没说话的梁骏掣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大家长的风范,喝住了梁初雪。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梁初雪被迫闭上嘴,但任是谁都能看出她的不甘心。

梁初雪才说了两句,眼眶都红了,本就大的眼睛盯着韩澈显得格外的大,怒目圆睁,噌噌的往外冒着怒火。

因为过度的激愤,唇瓣不停的抖动着,牙关紧咬着不放松。

韩澈这辈子有过什么弱点吗?以前他不清楚,可是从三十三岁之后,有了,那就是听不得“真真”两个字。

没有人敢指着他的鼻子如此放肆的叫嚣,若是换了别的场合,别的事由,韩澈会毫不犹豫的撕烂对方的嘴!

但是,此刻,他只是静静的听着,甚而嘴边还浮现出了一丝笑意。有人和他一样,还这样惦记着他的真真,真的很好。

他在心里回答梁初雪:

真真喜欢自由,追求理想,不喜欢受束缚,不想当金丝雀;

喜欢朗姆酒口味的冰激凌,不喜欢洋葱;

喜欢烤红薯胜过糖炒栗子;

喜欢绿茶,不太喜欢咖啡;

喜欢穿长裙,喜欢秋天,喜欢短发,却为他留了一头长发……

实验成功、拿奖学金的时候会高兴,因为身体原因休学的时候最不高兴……

——谁说他不了解真真,他他妈直到真真不在了,才发觉,他对她的了解比自己想的要深刻的多!

但是,这话对谁说呢?谁又能相信呢?真真不在了,正解无人揭晓,别说旁人了,就连他自己都不信!

剑拔弩张的场面,似乎得以其中一方离场来结束,但是,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的平息了。一桌子人,虽然各怀心思,但却表面祥和的围着桌子吃完了年夜饭。

不但如此,晚餐结束的时候,还一起换了场地,进行第二场,地点改在梁家的低下娱乐室。

梁家和韩家是A市豪门里的顶尖望族,却有个共同的弊病,那就是人丁单薄。韩家不必说了,只剩下韩澈一个人。

梁家稍稍好些,有梁骏掣、梁骏驰兄弟俩,但下一辈就只得一个梁初雪,还是一个女孩。平日里还好些,逢年过节,愈发显得凄凉。

年末凑在一起,也显得热闹点,图个喜庆,假象也是好的。

梁骏掣年纪大了,陪着年轻人疯了一会儿就抗不住了,先起身告辞回房休息,临走前交待今天大家都不用回去了,客房都已经准备好。

梁初雪带着乐乐,玩儿的最疯,脱了鞋子直接在沙发上蹦跶,手里握着麦,一人一只,另一手还举着摇铃,摇的震天响。

大屏幕上播放着MTV,两人放声嘶吼着,开始的时候还在调子上,渐渐的就有些比拼着谁更大声的意思,结果自然是跑掉了。

可两个大孩子不觉得丢人,更没意识到有多闹腾,越玩越嗨,乐乐也真心喜欢上这个粘糊糊的大姐姐。

另外四人,相对而言则木讷许多,分别占据沙发的两端,梁初雪和乐乐大有充当着楚河汉界的嫌疑。

“哎,儿子,让爸爸也唱一首!以前没发现,你也是麦霸,这都是中文歌,你会吗?别跟着瞎起哄!”

梁初雪和乐乐一曲终了,梁骏驰总算是带着了机会,抢过了麦,将他点的那首切到前边儿来。

“TonightIcelebratemylove,送给你,梦梦。”

梁骏驰说这话时,脸上闪过一丝羞涩之意,黯淡的灯光下,看不见他脸上是否红了,倒是帮了他不小的忙。

舒缓的音乐响起,梁骏驰优雅的握着麦,踏着拍子声声唱。

“TonightIcelebratemyloveforyou

Itseemsthenaturalthingtodo

Tonightnoone’’sgonnafindus

We’’llleavetheworldbehindus

WhenImakelovetoyou……”

这首歌里的涵义,不止是深情而已!韩澈先是握着酒杯一杯一杯往下灌,到了最后,干脆端着酒瓶就朝着脖子里倾倒。

他憋了几天的醋意,等着袁梦来向他解释。

谁知道,今天的一通电话,他没接到,她就干脆再也不联系了。于是梁骏驰说要他孤家寡人来赴年夜餐的时候,他就将突然登门造访的艾草带上了。

他就是想看看,袁梦见到他和艾草在一起,会有什么反应。

结果还真是令人意外的振奋!他现在热血沸腾,就想要上去掐住袁梦的脖子,问问她,喜欢他是不是骗他的!

为什么看见他和别的女人,连吃醋都不会!

但是,袁梦不看他,不但不看他,还对着梁骏驰表现出一副深受感动的样子!

靠,不就是唱歌吗?老子也会!

梁骏驰才放下麦,韩澈就作势要冲上去,但梁骏驰拿过遥控器,直接将屏幕一关,双掌一击,说到:“时间差不多了,走,我们去院子里放烟花去!”

韩澈一口恶气无处宣泄,生生闷在胸口。

从娱乐室上来,站在花园里,下人们早将烟花准备好了。

韩澈和梁骏驰站在风口,一人点了一只烟,负责点烟花,下人们将烟花在空地上放好,两人凑近了,用手里的烟将其点燃。

梁骏驰今晚显得特别高兴,导线还没燃尽,他就故作夸张的捂着耳朵朝着袁梦跑过来,叫着:“爆了啊!”

待到近了袁梦,又改而捂住她的耳朵,将她圈在怀里,一起抬头看那漫天灿烂的烟火。

乐乐以前也见过,但自己放,距离靠的这么近,却还是第一次,兴奋的想要自己去放,梁初雪恪守做姐姐的职责,就是不肯放开他。

他急了在她怀里直扑腾,反是韩澈,嘴里叼着烟,不想看那一对情意绵绵的情人,朝着小家伙一偏头:“过来,叔叔带你放!”

“噢!叔叔你真赞!”

这下子梁初雪是拦不住他了,小家伙大力挣开她,朝着韩澈飞奔而去,韩澈眼疾手快的将他捞起架在自己肩头。

“坐稳了啊!”

韩澈走近烟花,蹲下身子,将手里的烟递给乐乐,指着红色的导火线说:“知道点哪儿吗?”

“嗯!知道,看了几次了,早就明白了!”

乐乐一手紧紧搂住韩澈的脖子,一手试探着靠近导火线,看那一点明昧的火星子在导线上点燃,导线在干冷的空气里发出“嘶嘶”的响声。

“哟,快跑啦!”

韩澈猛的站起身,将身上的乐乐惊了一跳,但乐乐是个孩子,非但没有吓着,反而从这惊跳中体会到一种刺激的欢愉。

“叔叔,你个子好高啊!比我爸还高!”

“是吗?谢谢夸奖!”

韩澈驾着乐乐将他举得高高的,仿似想让他看见这世上最美的风景。烟火里两人的笑容,竟然有些相似?

袁梦遥遥望着,突然有了这种想法,然后脑子里熟悉的疼痛感便如潮涌般袭来,不同于往次的一闪而过。

这次是格外的疼,疼的她有些吃不住。

“啊!”

“梦梦……”

“怎么啦,这是,小婶子……呀,袁老师……”

袁梦捂着脑袋,疼痛未曾减轻一分,慢慢的看到韩澈抱着乐乐靠近,烟花在他们身后铺开一幅绚丽的画卷。

耳边竟然响起海浪的声音,一波接着一波,汹涌澎湃。

那个男子在漫天的烟花下,在广阔无边的海岸线上,对着她说:“我喜欢上一个女孩,喜欢到可以把命给她……”

她看不清男人的脸,只依稀看到他高大挺拔的身子和那一脸的鲜血……再也想不起更多了……

头疼的要裂开般,眼皮重重的合上,倒下去的那一刻,落入熟悉的怀抱。

听到有人呼喊着她:“梦梦……”

意识里有些抗拒,怎么是梦梦呢?不应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