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爱上这个味道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7:37:51 字数:3081 阅读进度:278/527

袁梦同学的话,不可信,而且是完全不可信。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是谁刚才进入庙会之前,信誓旦旦的点头说不会乱吃东西的?那么谁又来告诉他,现在托着下巴,可怜兮兮的盯着那串糖葫芦的小丫头是谁?

“韩澈,给我买一串,我就要这个纯山楂的!”

隔着有一段距离,袁梦生怕韩澈听不见,踮起脚朝着他挥着手。绒线手套上有两只小狗的布偶,随着她挥手的动作,笑的憨态可掬。

韩澈咬紧牙,看周边投来的目光,很想说,他不认识这个幼稚的大孩子!可是,真要这么说吗?他苦笑,舍不得。

走到袁梦身边,弯下身子贴在她耳边说:“你刚才怎么答应我的,不是说不乱吃东西吗?”

袁梦点点头:“知道啊,快给我买,我没带钱!”

“呃……”韩澈放弃了,根本谈不拢噻,看袁梦摊在自己眼前的那只小手,眼角余光瞟到老板虎视眈眈的眼神。

他只好掏出钱包:“多少钱?”

“两块五!”

“什么?!”韩澈大惊失色,这……这,这么便宜的东西能吃吗?

袁梦很镇定的从他手里接过钱包,看看里面的钱,全是清一色的大钞,袁梦不死心,又翻了两遍,还是没看到除了红色以外的颜色,有些泄气。

瞪了韩澈一眼,只好抽出一张大钞,递给老板让他找。

袁梦喜滋滋的捧着糖葫芦,添着外面那层冰糖,直到那层冰糖全都化了,才将那颗山楂吃进嘴里,酸溜溜的味道,她是第一次吃,却觉得很对胃口。

“呀,好酸,真好吃!”

韩澈跟在她后面,看着她手上逐渐增多的东西,糖葫芦被她消灭了,后来变成了棉花糖,棉花糖吃完了,袁梦的小脑袋又开始四处寻找猎物。

远远的看见前方的地摊上有卖灯笼的,想着正好买两个带回去。

一转身,韩澈却不见了。

站在原地张望了一会儿,没见到韩澈,于是掏出手机拨通了他的号码。熟悉的彩铃响起,手机铃声也同样在干冷的空气里悠悠唱响。

袁梦循着声音望去,韩澈不过是站在几步之遥的榕树下。

这榕树枝干极为粗大,虽是冬季萧瑟的天气,依旧遮挡不了它百年的风姿。枝叶下面,一只古旧的铁炉,有带着大厚手套的摊贩老板朝着炉子里塞一只只的新鲜红薯,顺带也会取出里面已经烤好的,在掌心里翻滚几圈,按照大小个头在炉子边沿上排好。

韩澈一身高端定制大衣,身姿挺拔,一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一手背在身后,严肃的盯着那摊贩。

找到了目标,袁梦三两步跑到他身边,两手搭在他后背上,侧着脑袋问他:“干什么呢?差点走散了!”

韩澈刚才仿似有些愣神,听到袁梦的声音才醒转过来。

“这个东西,你喜欢吃吗?”

“嗯?烤……红薯?”袁梦看了眼眼前的烤炉,这个东西,貌似是叫做烤红薯吧,她的记忆里是有这个东西的,但是……味道的话,她好像记不得了,那么也就谈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了。

袁梦摇摇头:“不知道,我……没吃过。”

她两眼盯着眼前似乎陌生中透着熟悉的东西,没有在意到韩澈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

“那,要不要尝尝?”

“嗯?真的吗?可以吗?”袁梦没想到,韩澈从刚开始就一直不许自己吃这个吃那个,这会儿倒是主动要给自己买?!

怕过了这村没这点,也怕他下一秒就会后悔,忙不迭的点头。

“嗯嗯嗯,要,要,要……”随即比出两个指头:“要两个!”

“好!”韩澈大方的点头,看她的目光满是宠溺。

摊贩老板用纸袋装好了递到袁梦手上,却朝着付钱的韩澈笑嘻嘻的赞叹到:“先生,您太太好年轻啊!”

韩澈想起很多年前,陪着真真在大市场逛,有店里的老板说——你和你的女朋友都长得这么好看……

——似水年华,容颜易老,物是人非。

两个人抱着纸袋子一路走着吃着,韩澈吃了一只,袁梦却已经三只下肚,韩澈夺过纸袋,说什么也不肯让她再吃了。

“不许吃了,怎么跟孩子似的,没个节制!”

袁梦摸摸圆鼓鼓的肚子,也不计较,跺着小步子就奔着刚才那个卖灯笼的小摊子而去。

和摊贩老板讨价还价半天,袁梦最终也没占到任何便宜,韩澈就静静在她身边站着,很想告诉她,就她这讨价还价的功夫,他都能赚多少多少钱了!

不过,他没敢说,如果真说的话,这丫头又该嫌弃自己俗气了吧?

袁梦拎着包好的灯笼,美滋滋的哼着小曲继续往前走着。越往前走,人声便渐渐变得稀疏了,摊点也不再密集。

“咦,好像到这里就结束了,要不我们往回走吧!那前边没什么人了,看起来阴森森的,有点吓人。”

袁梦拉着韩澈的手就要往回走,韩澈手上借力,趁势握住她,将她一把拉进旁边的树林。

有细小的枝干擦过袁梦的脸颊,没有刮破,单单觉得有些微的疼。

男人喷薄的情yu带着最鲁莽的冲击将袁梦全数包围,袁梦认命似的闭上眼,感受男人猛烈的冲击着她的口腔,舌头被他吸入,翻搅吸吮,变得麻木不像是自己的。

强烈的刺激,引得一股灼热的液体冲出袁梦的眼角,韩澈像是有预感似的,抬手用食指划过被液体灼伤过的部位。

松开她红肿的唇瓣,他勾起唇角放肆般地将手指放入口中重重吮吸着,盯著她如花的容颜,狭长的双眸闪耀着晶亮的光芒,彰显着独属于男人的欲念:“我真是爱死你的味道了!”

韩澈的吻不停在她脸上每一寸肌肤游走而过,挑弄着她脆弱的红唇。袁梦禁不住如此高超的挑逗,激动地拥紧他的颈项,和他紧密拥吻。

袁梦像个初学走路的孩子,韩澈无奈却暗自窃喜。空气里一股淫靡的味道,两人陷入迷乱的境地,干冷的空气里是两人失了节拍的心跳,慌乱而动情。

“梦梦,我等的着急了,什么时候告诉他,如果你不敢……我可以……”

“不要,不好……”

袁梦急忙打断了韩澈的话,已经够残忍的了,若是连分手的话也要经他人之口,那她袁梦良知何在?

见袁梦着急了,韩澈也不再坚持,忙改了语气哄她:“好好,你自己说,我说了不逼你,刚才是我着急了。”

身体相擦的瞬间,袁梦注意到韩澈隐忍的渴望,瞪大了双眼,羞臊的低下脑袋。自己的生理变化,韩澈当然清楚,尴尬的笑笑:“这个,我也没办法,我控制不了它,只有你能控制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