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记不得也好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7:29:24 字数:3411 阅读进度:260/527

袁梦打开电脑,输入苏杭的工号,点开处方页面,熟练的点到常规用药一栏。www.pinwenba.beat.cc/read/704/两眼紧盯着电脑屏幕问那患者:“是要复方水杨酸甲酯巴布膏吗?要多少?”

手指在键盘上运作,选中药品就要点下确认,坐在一旁的男人却没了反应。

“嗯?先生?”袁梦回过头去看那男人。

那男人正两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

袁梦疑心他是不是旧疾犯了,所以疼痛难忍。她这两天跟着苏杭,搁置多年的医学知识也有些拾了起来,知道若是关系到神经痛,那痛起来的确是难以忍受的。

“先生,你很疼吗?”

她注意到男人的两鬓上沁出了汗珠,也不知道是疼,还是因为这室内温度太高的缘故。

那患者经袁梦几次三番的询问,渐渐有些好转,也不再那样盯着袁梦看了。开口说话的时候,依旧很是虚弱。

“咳咳……是的,开两盒吧!”

“好,您稍等。”袁梦点了确认键,白色处方从打印机里钻出来,她将处方纸递到患者手上:“您去药房拿吧!”

“谢谢!”患者伸出手来,接过处方。

那一双手,干净修长,但却很瘦,尤其骨节那里,高高突起。明明是瘦骨嶙峋的一双手,却给人一种干净明朗的感觉。

——这是一双养尊处优的手,袁梦是这样认为的。

那患者接过处方之后,还在椅子上坐着,并没有站起来。握着纸张的手,有些微的颤抖。

“您自己行吗?要不,我让护士帮您吧?”袁梦看他精神不济,怕他是疼得厉害,没有什么力气,于是开口打算叫护士来。

“不……不用了,我可以的。”患者抬起头来朝着袁梦笑了笑,站起来往外走。

那个男人的笑,明澈纯净,无欲无求中,透着一种沧海桑田过后的透彻和无奈,看的袁梦心头一震:怎么会有人光是一个笑,就让人觉得这么心疼?

男人站起来往外走的时候,袁梦发现,他两只脚站在地面上,并不是一样长,仔细看,发觉左腿有点跛。

心中唏嘘不已,在这个男人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悲惨的往事吧?

不妨男人突然回过头来,依旧捂着唇瓣,看向袁梦,眼睑几度合上又睁开,仿佛鼓足了勇气般,问到:“医生,您贵姓?”

“嗯?”袁梦不知道他这么问的用意,在心里衡量了一下,摆摆手,笑说:“我叫袁梦。”

“什么?袁梦?!”

男人把手从唇瓣上移开了,露出菱形的薄唇,明澈的眼中全是惊疑之色,往前走了两步,小小的诊室,他这么走了两步,也就差不多到了袁梦面前。

“是……”

男过度讶异的反应,让袁梦吓了一跳。难道说这个人认识自己?

“您……认识我吗?”

“不!”男人立即否认了,一瞬间就收住了方才激动的情绪,眼中的讶异之色也渐渐褪去。

“我不认识你,只是我以前有一个朋友,她也叫做袁梦,不过她……和你长得并不像。只是名字一样……而已。”

“噢,这样啊。”袁梦有一点点的失落,最近总是有人将她当做那个叫真真的女孩,还是有人头一次对袁梦这个名字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却原来,只是名字一样,同名同姓,她不是他认识的袁梦。

男人朝着袁梦抱歉的点点头,手又覆上了唇瓣,一路微跛着,喉间偶尔一两声轻咳,在急诊大厅里响起,悠悠的传进诊室里。

袁梦走出诊室站在门口,看男人在急诊窗口拿了药,对着导诊的护士点头微笑道了谢,彬彬有礼,可袁梦却觉得,那笑容那么牵强,仿佛努力拼凑般,硬撑着似的。

男人走出急诊大厅,迎面的寒风夹杂着雪花砸向他的脸颊,刀割般疼。

他终究没忍住,靠在急诊大厅门口的玻璃门上,借着里面亮如白昼的灯光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等了有一会儿,都没等到她出来,他捂住口唇笑自己愚蠢,她该是待在诊室里,又怎么会出来?

正要离开,却见那一抹窈窕纤细的身影钻了出来,被几个穿着护士服的小护士揽着肩头趴在服务台上,对着一叠子纸张,说说笑笑的,嘴角的那两个梨涡漩涡一样吸走了男人的灵魂。

是她,真的是她。真真,梦梦,我的真真,我的梦梦!

门外的男人改而捂住眼睛,泪水从指缝间流出,一接触到冷空气,瞬间成冰。外面冰天雪地,酷寒难耐,男人却觉得,这么多年了,他从来就没这么暖和过。

——对不起,我来晚了,真真,梦梦,让你一个人,孤单了这么久,我果然已经是这么差劲的男人。只是现在的我,想要保护你,却是更加不可能了……

贺明宸擦去脸上的泪水,狠狠看一眼里面的袁梦,转身走入了风雪中。

他不知道这些年都发生了什么,真真没有死,继续以袁梦的身份活了下来。但有一点,他很清楚,他不能再打扰她的生活,袁梦不记得他了,那么也一定不记得真真了。

记不得,也好,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苏杭去哪儿了?给他点点什么?”

急诊大厅吧台里,一群人围在一起,讨论着夜宵该吃些什么,袁梦自己没有吃夜宵的习惯,但苏杭刚才并没有吃什么,她是替苏杭点的。

她怎么会知道,刚才和她擦肩而过的那个人,曾给了她最无私的爱。

夜宵送到的时候,苏杭也回来了,出去整整两个小时,这对于一向勤奋敬业的苏杭来说,是开天窗的大事件。

袁梦坐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他,指着夜宵对他说:“坐下,吃吧!”

苏杭还没坐稳,袁梦就把脑袋抻了过去,添着脸问他:“你说,还是我问?”

苏杭向来厚脸皮,但这一次,却露出点羞涩的姿态,打开夜宵的盒子,掰开一次性竹筷,在打包饭盒里拨弄了几下:“说什么,没什么好说的……”

“嗯?你要是不说,我告诉你大伯,你矿工!”袁梦一拍桌子,做出一副严刑逼供的样儿来。

因为苏远洋对她的赞不绝口,连带着她在苏家的地位直线上升,苏家上下都知道苏杭身边有这么个年轻有学识的妹妹。

这一次到医院来,苏远乔就曾指着苏杭对袁梦说:“梦梦啊,看着点他,别让他给我惹麻烦。”

此时,袁梦把他大伯搬出来,成功的僵住了苏杭。

他急得从椅子上蹦起来,对着袁梦拱手作揖:“别啊,姑奶奶,求你了,我这八字还没一撇呢!闹得大发了,回头再让人给吓跑了,我都奔三的人了,能不能行行好?”

“哦……那就是说,的确是那种关系啊!”袁梦朝着苏杭比了个V字,其实这个答案,她已经很满足了,具体的事情,那是人家之间的私密,她是不好意思窥探的。

站起身,换了衣服,拿起桌子上的保温饭盒,从墙角拿起雨伞:“我走了,明天你下了班,就回去睡吧,我一个人来就可以了。”

时间不早了,苏杭点点头也没有挽留她。

这里袁梦还没走出急诊室,服务台上的电话一连串就响了起来。这在急救中心,是常见现象,并不稀奇。

“梦梦!”

苏杭突然冲出了诊室,一把拉住了还没走远的袁梦。

“能帮我个忙吗?现在情况紧急,下了大雪,很多人赶不来,有一处集体车祸伤,需要医院现在马上赶去!人手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