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不能还给你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7:29:15 字数:3491 阅读进度:254/527

酒会这东西,真的是很多年没有参加了。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梁骏驰掰着手指头算算,他离开A市五年了,足足有五年,这种上流社会声色犬马的东西,他真的是好久没有碰过了。

他还说韩澈吃素,这么多年来,其实真正吃素的人,是谁?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不说破,因为甘之如饴。

为了那个人,有什么浮华的东西是不可以抛弃的?答案是:没有。

想起袁梦,梁骏驰找了个角落坐下来,掏出手机,上面是袁梦干净的笑脸,没有未接来电,没有未读短信。

已经一个礼拜了,从袁梦生气那天晚上到现在,她都没有理过他。

倒也不是不接电话,不让他进家门,但是态度——韩澈那张僵尸脸都快败给她了。

每回他热情洋溢的给她打电话,她也会接,但总是那一句话:“有事儿吗?没事的话,我挂了,我这里真的很忙。”

梁骏驰吃了瘪,只好识相的把电话挂掉。

昨天好容易鼓足勇气去了她家,她给他开了门,指指乐乐的房间,对他说:“你要是不走的话,自便吧,我好困,先睡了。”

冷暴力,被袁梦发挥的淋漓尽致。

今天的酒会,他其实一点儿也不想来,大周末的,回家陪着梦梦多好,乘着机会,可以和她黏在一起两天,她就算是有再大的气,也都该消了。

烦躁的扯扯颈项上的领带,暗骂一声:这里面的暖气是不是开得太足了,真是热!都多久没被裹成一副商品的样子在外人面前展示了,感觉还真是相当的别扭。

缤纷的酒杯相互交错间,梁骏驰抬眼看见韩澈穿梭在一众上流名媛间,甚是游刃有余。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一垂眼,一仰脖子都是种风情,那些浅薄的女人就贴在他身边,不肯离开了。

时光仿佛倒流,曾经,他也和韩澈是一样的,都懂得用什么样的资本取得女人们的欢心。但那些经验,在袁梦上,无一奏效。

对她,他根本不屑用那些肤浅的手段。

远远的看见韩澈端着酒杯朝自己走来,围着他的女人面露不舍,轻声的抱怨着,更有火辣的出言挽留他。

韩澈一概不管,从侍应生手中又端起一杯酒,连同自己的举着走到梁骏驰身边坐下。

“给!借救浇浇愁吧!”韩澈果然不愧是他兄弟,说话那是一针见血。

“你他妈能盼着我点好吗?我俩好着呢!”梁骏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典型的借酒浇愁样儿,还死鸭子嘴硬。

“好?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盯着手机……”韩澈抿了口酒,垂眼看了看梁骏驰手中紧握的手机。

“没动静吧?”

“骏驰……”韩澈伸手搭上梁骏驰的肩膀,叫的别有深意。

“干嘛?少这么恶心的叫我,你一这么叫我准没好事!”梁骏驰闪开半个身子,肩膀还是被韩澈揽住了。

韩澈端着酒杯的手伸出食指来在梁骏驰面前晃了晃,他好像喝的有点多,朦胧间带着薄薄的醉意。

那一副欠揍的样子,只让梁骏驰想起来一句话八个字:两眼带愁、桃花含恨!

“呃……”韩澈想说什么,先打了个嗝,酒气一气儿窜上来,喷在梁骏驰脸上。

梁骏驰嫌弃的一把推开他的僵尸脸,鄙夷的说到:“离我远点,闻闻你这味儿!你小子今天也敢钻女人被窝?”

韩澈心想,钻女人被窝?他得有钻的对象才行!

对着梁骏驰,捏了他的脸颊一把,笑到:“你知道我头一个未婚妻……叫什么来着?啊……叫贺明彤,为什么跑了吗?

说出来你不信,我自己也觉得可笑,真的……她以为我喜欢邵婷啊!邵婷是谁?那是我嫂子!

她连问都不问一声,就跑了!靠!什么玩意儿,老子不解释,我干嘛解释,爱过不过,谁离了谁活不成?”

韩澈一身酒气,说出来的话却是清晰的,梁骏驰停止了挣扎,静静的听他说话,他知道他没醉,韩澈的酒量,那是他们打小一起练出来的。

“真真知道了,知道我是他叔叔,可还是愿意跟我走的,我们说好了要私奔!知道后来为什么她也跑了吗?”

韩澈忍不住又打了个嗝,斜眼看着梁骏驰,梁骏驰显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乾坤,望着他摇摇头。

“她也以为我喜欢邵婷,听贺明彤说的,我不知道,是到后来,才知道的。我解释了,我想要跟她好好过,老子离了她还就活不成……”

韩澈把手从梁骏驰手上拿开,捂住脸,沉默了好一会儿,都没再说话。梁骏驰眨眨眼,咬碎一口牙,狠狠心偏过头,不去看他窝囊的样子。

“女人,为什么会以为自己动辄就成了别人的替身?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就是这种东西,害惨了老子!”

韩澈恨恨的声音在他身后再度响起,梁骏驰心有所动,明白韩澈费了半天的劲,是为了开导自己。

回过头,韩澈依旧将脸埋在手掌心,他抬起手在他肩上拍了两下。

“活该!蠢货!”

韩澈还就信骂,梁骏驰两声咒骂之后,他便抬起了头,又是一副春光灿烂的样儿,笑嘻嘻的指着前方那一群酥胸半露的女人说:“你看,那个怎么样?得有36D吧?不知道手感怎么样?”

“去!”梁骏驰懒得离他,同情他都嫌多余。

看着他站起身朝着那一众女人走去,梁骏驰一下子垮了下去,这是他的兄弟,比亲兄弟还要像兄弟的兄弟!

和他在一起,什么样荒唐的事儿没干过?

韩澈不喜欢说话,性格偏冷,而他性子外放,放荡不羁,冷热两端的两个人,却是极为合拍。

他没想到,韩澈揭了自己的伤疤,为的只是告诉他,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女人,晚了一步会后悔的,大错……弥补什么的都是废话!

——对不起了,兄弟,只这一样,只有她,我不能还给你!

坐在角落里的梁骏驰最终被当家兄长梁骏掣从角落里拽出来,梁骏掣比他大了许多,膝下也只有梁初雪一个女儿,用他的话来说,梁家以后还是要靠梁骏驰来继承,就算他再怎么不愿意,责任是逃不掉的。

无奈的被拽着与各路人等交涉,梁骏驰做来其实并不费力。在这一点上,他和韩澈一样,游刃有余。

做的好不好,只看他愿不愿意。

被大哥拉进酒会前,他将手机调成了震动,生怕袁梦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来电话,里面太吵了,他若是错过了,就不好了。

但一直到酒会结束,他的手机都没有响起,安安静静的呆在他胸前的口袋里,纹丝不动。

韩澈倒是先走了,大概是抱着那位36D去了什么好地方了吧?

韩澈的确是中途退场了,不过,不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只是觉得酒会现场太闷,也没什么意思。

他没回韩家,而是回了公司。

这些年,他在公司的时间,总是多过在家里,就算是在韩家,他大多的时间也是睡在小楼。

车子经过天墨大厦广场,韩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有个位置的灯还亮着,他心里一动:都这个时间了?里面还有人?

电梯上到最顶层,他心里还在琢磨着,会是她吗?应该不会吧?心里这么想着,脚步却是向着研究室的方向走去。

研究室的门没上锁,门缝里透出一道白光,韩澈转动门把手,悄无声息的将门打开一条缝。

隔着一整排的玻璃试管,各种精密仪器,韩澈看到袁梦趴在检验台上,闭着眼睛,已经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