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装一回太太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7:24:58 字数:3420 阅读进度:246/527

袁梦并没有晕过去很久,她被韩澈一路抱着上了车,车子还没停下,她就已经醒了,睁开眼的时候,觉得视线有些模糊,过了有一会儿,也就慢慢恢复了,心里还有些高兴。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之前,她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医生说过,这都是原发病的并发症状,如果原发灶得不到很好的治疗,那么情况还会继续糟糕,搞不好会有失明的一天。

除了失明,这之后,可能还会有失聪等等更糟的情况。

袁梦都清楚,只是平日里不怎么往这方面想罢了。想多了对病没有任何帮助,还会让梁骏驰跟着担心,百害而无一利。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歪在韩澈怀里,正要坐起来,却发现韩澈似乎没发现她已经醒了,更要命的是,韩澈似乎在对她做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的一手拨弄着她的长发,直到把所有的头发都捋到脑后,韩澈竟然一低头,微凉的薄唇就贴上了她雪白的脖颈,停留在那里轻轻的吻着。

像是怕惊醒了怀里的人,并不敢用力,那吻落在她脖颈上的触感,就像羽毛轻轻抚过,不重,但感受是惊人的,带起一股电流,让袁梦瞬间如遭电击。

她觉得自己应该迅速起身推开他,阻止他的这种举动,可却听见身上的人低低呢喃:“真真,真真……”

袁梦一下子僵住了,这个男人喊着妻子的名字,这语调怎么就能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疼呢?

抱着和亡妻长得一模一样的自己,口中喊着亡妻的名字,心里是什么感受?袁梦觉得,用碎成片儿片儿来形容那都是好的,这个男人的心恐怕都已经碎的连渣子都不剩了。

于是袁梦选择了闭上眼睛,继续睡觉,就让她多当一会儿他妻子的替身吧?反正她也没什么损失,她不过是陪着这个男人演了一场自欺欺人的戏。

车子停下的时候,袁梦装作初初醒来,朦胧的睁开了双眼,对上韩澈乌黑深邃的双眼。

“醒了?”

“嗯。”袁梦点点头,从韩澈怀里坐起来,问到:“这是哪儿?”

“医院,你刚才在会场晕倒了,来医院看看。”韩澈说着已经下了车,朝着袁梦伸出了手。

袁梦摇摇头,她自己的情况,自己还能不清楚?这次睁眼来还能看见,就是件喜事了。

“不用了,我就是有点贫血,行李里就有药,这两天有点忙,我又忘了吃药。”

韩澈还是不肯,固执的站在车门口等着袁梦下车。这时候,袁梦的手机在口袋里欢快的响了起来。

韩澈记得,上次这个铃声响起的时候,她就很兴奋。果不其然,这一次也不例外。

袁梦一看手机上“骏驰”两个字,脸上立马像开了朵花。完全无视了韩澈,接起电话笑说:“嗯……没有,挺好的,快结束了……那是,我多能干啊!别担心……有好好吃饭,没有什么不舒服的……都有按时吃啦!嗯嗯……好……”

韩澈看她接起电话来没完没了,气闷的往车上一坐,照旧把车门摔得老想,司机在前座问他:“总裁,我们这接下来去哪?”

“回酒店!”

袁梦那边厢接着电话,也感觉到老板的怒火了,对着手机里压低了声音说到:“不说啦,回去再说,同事们都在呢!”

挂了电话,袁梦小心的侧过脸看着韩澈,如果不是知道他心里满满都是他那位亡妻,她还真是会误会这位是不是真的对自己有意思,那脸色,跟梁骏驰吃起醋来,那是一样一样的啊!

“你男朋友?”

袁梦听他提起梁骏驰,又换上了那副喜滋滋的模样,歪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感情挺好?”

袁梦想想梁骏驰任劳任怨,二十四孝的模样,再次点点头,而后想想自己是不是有些炫耀的意思,脱口说到:“其实,艾草和您也挺好的,您虽然年纪大了点,可是外表上看不出来的……”

还没说完,就看见韩澈那一张脸阴了下来,袁梦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这男人恐怕对艾草没有那方面的意思,看过他那么坐在地上哭……这艾草也只是单相思罢了。

于是闭了嘴,避免自己再说错话。

将袁梦送回了酒店,韩澈也没下车,自己仍坐着车子走了。袁梦想,他大概还需要处理假药的事儿,也就没有在意。

但韩澈这一去,就到了晚上也没回来。

晚餐还是和几个同事一起吃的,饭桌上并没有看见韩澈,连同小四和他带来的那些人也都一并没有人影。

袁梦问起同事才知道,事关侵权天墨制药,剩下的事情,就是要揪出那些黑心的药商了,小四特助这回就该派上用场了,所谓以黑治黑嘛!

何况,那些所谓的黑心药商,恐怕小四还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这边已经没有什么事,当天晚上,副理就告诉他们,研究室的人员就可以先行离开了。袁梦松了口气,也是该离开了,再不回去,梁骏驰在家里就该跳脚了。

收拾了东西,早早的梳洗了睡下,夜班的时候,手机却响了,是一串陌生的号码。袁梦看了一眼,并没有接。

她有个习惯,对于陌生号码一概是不接的。但这个陌生的号码,却很执着,打了好几遍,她不接,它就再打来。

袁梦想着恐怕是真有什么事,犹豫了半天,再响起的时候终于接起了。

“喂?袁博士?是您吗?您能出来一趟吗?是我……我和总裁在一起,你来一趟吧,恐怕要闹出人命来!”

袁梦一边听那人说话,一边辨认着这个声音,这是小四的声音,小四是韩澈的心腹,应该是同韩澈在一起才对,那他说要闹出人命?!

她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握着手机睡意全无,焦急的问到:“我马上下来,你们在哪里?”

小四没想到她这么爽快,松了口气似得叹道:“谢谢你,袁博士,我马上派人去接您,总裁现在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也只有您了!”

袁梦挂了电话,匆匆的披了外衣就往冲,到了酒店门口,已经有车子停在那里,司机开着门等着她,袁梦也不多问,只说了韩澈的名字,司机点了头,二人上了车,车子便开动了。

一路上,袁梦都在想着小四的话,韩澈那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什么事情让他失了控,就要闹出人命?

车子在一处居民区停下,都是老旧的房子,户户都带着独立的院子。

司机停好车子在前面带路,不时回过头来关照袁梦:“小心,袁博士,这路不好走。”

袁梦只想着快点见到韩澈,走路的时候有些急,有几次都险些摔倒,幸而有司机及时她扶住。

两人终于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下,袁梦看着司机,司机冲她点点头。

袁梦听院子里面并不是很喧闹,不时有人走过,间或伴随有瓷片、木棍滑过地面的声音,她一颗心提到嗓子眼,推开铁质的院门走了进去。

院子里已是一片狼藉,破碎瓷片、家具散乱了一地,很显然这里刚刚有过一场惨烈的打斗。

正待要往里走,小四突然从正屋里走出来,下了阶梯走到袁梦面前。

“袁博士,我知道您不是太太,但是,现在,就请您当一回太太,不然,总裁真的会要了那个女人的命!”

袁梦不知道这其中的恩怨纠葛,整个事件她也是一无所知,可小四提到要她装作韩澈的亡妻,心里也就些明白了,这事情多半是和他那个叫做真真小妻子有关。

朝着小四点了点头:“你放心,我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