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不要他误会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54:12 字数:3546 阅读进度:231/527

第二天,袁梦没有去公司。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有了上司的批准,她自然乐得在家里睡觉,睡得昏天黑地,忘我的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当刺耳仓促的门铃声响起的时候,她脑袋还蒙在被子里,咕哝着:“谁啊?”

意识到外面的人是没有办法回答的时候,袁梦才极不情愿的从被窝里爬起来,慢吞吞的走到玄关处去开门。

外面的大男孩,一身轻便的装束,休闲西服外套里面一件薄薄的羊绒线衫,V字领口,露出里面清癯的锁骨,一条长长的银色链子挂在脖颈间,下端深埋在衣领里,看不到下面的挂坠。

下身一条宽松的牛仔裤,Levi’’s限量版,本来是不显腿型的,可是穿在个子高的人身上,还是显得有型有款。

梁骏驰也有一条,袁梦觉得,比眼前这个人穿起来,还要好看。

“您找谁?”袁梦对于美貌基本免疫,毕竟梁骏驰的外貌那已经属于国际顶尖。

苏杭吃惊的往后退了一步,夸张的张大了嘴,哇哇大叫:“我的上帝啊!你没糊涂吧?妹妹?居然问出这种丧心病狂的话来?”

“嗯?”袁梦把半眯着的眼又睁大了点,然后像小狗一样又贴近了几分,终于认出来,这个人好像是研究室里的同事苏杭。

“是你啊!你怎么穿成这样?”

袁梦一边把苏杭往里面请,一边抱怨。不怪她认不出来,平日里和苏杭除了在研究室,也没有其他交集,看惯了他穿着白色工作服的样子,总觉得他有点少年老成。

现在看他这一身休闲装扮,好像一下子小了许多,连说话也没平时那么严肃了。

“我穿成什么样了?这都是名牌,你一黄毛丫头,懂什么?”

“噗……好吧,小孩儿,名牌,姐姐不懂!说吧,你干嘛来了?”

两人就是这种相处模式,一见面,说不上两句话就得掐起来。不是真的有什么不满,仿佛非得这么说话,两人才能自在。

苏杭一边把手上的东西往餐桌上放,一边恶狠狠的说:“臭丫头,叫哥哥,还姐姐呢?你多大了?没大没小的!”

袁梦听着他唠唠叨叨的骂着,用小手指掏着耳朵。

苏杭一抬头看见她如此粗俗的举动,又是蹦跳,又是一顿好骂:“袁梦,你能注意点儿形象不?一个女孩子家当着个大男人的面掏耳屎?!搞错没有!”

“……哥哥,我没……我就是耳朵痒!”袁梦故作无辜,双手高举,再不敢对苏杭的抱怨有一点不满的情绪。

苏杭看她老实了,才不疾不徐的将事情告诉了她。

今天一早的例会,由于袁梦博士没有出席,事先也没有和研究室里的同事有过任何交代,所以直到开会前,大家都在议论她究竟怎么了?

哪里知道,韩大总裁一来,就说不用等袁博士了,她身体不舒服,今天请假了。

他苏大少爷是不准备来这里的,虽然吧,他也是很关心同志,爱护幼小的,可是呢,他二伯非押着他来,说是派他做代表来慰问她。

探病这种事,苏杭没做过几次,就算有,也是跟着人家一起去,这回要自己独当一面,他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反正是手忙脚乱的买了一大堆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能派的上用场,就都给袁梦提溜来了,此刻正把她家的餐桌堆得跟座小山似的。

“妹妹?你吃饭了吗?饿不?这里这么多东西,哥哥给你拆开,你想吃哪一个?”

“苏杭,我想排你!”袁梦看着桌上那一堆花花绿绿的包装纸,心里忍着气,不带这样的,探个病一点也不走心!

苏杭还没意识到怎么了,继续问到:“妹妹,你得了什么病?能死吗?”

袁梦把两只手交叉着紧握在一起,骨节处嘎嘎作响,她咬牙已是忍无可忍:“我……肠胃炎啊!”

“呃……”苏杭在袁博士一口森白的牙齿下,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看着一桌的垃圾食品,讪讪的说:“哥错了,带你出去吃好吃的,我刚来的时候,看见你家楼下有一粥馆,你看行不?”

“不去,走不动路!”袁梦依旧没好气,头一偏,长发甩的漂亮。

“那哥去给你买……”

“什么都不要,光放点小米就行,谢谢,快去快回!”袁梦见好就收,完全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苏杭脸上现出错愕的表情,这丫头,真是不会推拒,得了,还是去吧,谁让他自告奋勇呢?

苏杭才走了没多久,门铃就又响了,袁梦一拉门凶巴巴的说:“你怎么又回来了?告诉你,不带后悔的……”

门外一身银灰色HugoBoss贴身西服的,却不是苏杭,而是昨晚那个照顾了她一夜,凌晨才匆匆离开的男人。

韩澈显然已经明白过来,袁梦开门说的这句话,对象不是自己,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僵硬。

“怎么,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你……男朋友回来了?”说这话的时候,胸腔有些闷,看着袁梦的眼神也略显锐利。

“不是……哎,是苏杭啊!”袁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紧张,总之不想让他误会了。

“苏杭?你们不是说不是那种关系吗?还说绝对不会搞Officeromance?他都来你家了?”韩澈语调上扬,她的解释非但没有让他觉得心情好一点,反而那股子不快愈演愈烈,说出来的话,都带着讥讽的口吻。

“这……”袁梦很想说,这只是同事间的探望,就像韩总您,不是也来我家了吗?来我家,并不代表什么啊!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出口就变成了:“苏杭跟我真没什么,你相信我,是苏老师让他来的,他买了一大堆吃的,可是,我的肠胃不好,家里没有其他吃的,我让他给我买粥去了,不信,你进来看看……”

袁梦跨过玄关,伸手拉起韩澈就往客厅里走,她的手柔软纤细握着他的,他的掌心略带粗糙感,宽厚温暖。

一眼看见餐桌上那一堆零食,韩澈就抚掌笑了,自己刚才的行为,怎么就像个吃醋的毛头小子?

“呵呵……”袁梦看他笑了,薄薄的唇瓣,一层淡淡的粉色,笑起来的时候,样子特别迷人,让看的人觉得心里很舒服,于是,她也笑了。

她没有穿高跟鞋,在室内只穿着棉布拖鞋,在韩澈面前,还不到他的下颌,端的是小巧玲珑。

韩澈鬼使神差的拉住她的手,放在掌心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捏着,沉寂中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我相信你。”韩澈隔了这么久才对袁梦的那番解释做出回应,使得本就有些异常的气氛变得更为诡异。

袁梦低下头去,几不可闻的应了声:“嗯。”感到胸口在急速的跳动,伸手想要抚在那里,使它稍稍平复一下也好。

可刚抬起的手,就被韩澈握住了,现在她的两只手都到了他手上。

袁梦仓惶的抬起头,从昨天下午睡到现在,头发是乱的,脸也没有洗,睡眼惺忪的模样,给她美丽的外表打了折扣——她自己是这么想的。

可眼前的男人却朝着自己靠近,一分一厘,近在咫尺。

“饿了没有?早上是不是也没吃东西?”韩澈低下头,嘴角带着一抹浅笑问她。

“嗯。”

“我给你煮粥,好吗?”韩澈把她的两只手放在自己胸口,袁梦能感到他胸膛里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比自己的还要快。

“可是,苏杭……去买了。”

韩澈松开她的手,轻笑着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袁梦怔怔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就听自己的手机响了。

苏杭抱歉着说,药厂有事,得立即赶回去,让她自己叫外卖,就匆匆挂了电话。韩澈已经蹲下去,在米柜里盛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