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和韩总的约会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54:04 字数:3443 阅读进度:225/527

上司乌云盖顶,明显心情很不好,袁梦是个聪明孩子,明白在这个时候去拂上司的逆鳞是愚蠢的行为,于是在上司强大气场的压迫下,她很乖顺的闭上了嘴。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可是啊,她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上司完全可以把自己扔下的啊,又没有什么关系,回头去找他的小情人就好了。

“小情人”?

——这个词儿,怎么觉着有点儿耳熟?倒是好像在哪里听过一样。袁梦笑自己多心,过了这么久,她早就对于恢复以往的记忆不抱任何希望了。

偶尔对于某些场景,某些人事,甚至是某些词、某句话会产生些熟悉感,但那对于她失去的记忆而言,根本是杯水车薪,起不了什么作用。

沉默不语的袁梦又开始胡思乱想,上司这么别扭,是不是觉得他的年龄和艾草差的太大了呢?

她认为啊,事情是这样的:爱情呢,自然是不分种族、不分年龄、不分身份,甚至是不分性别的。

但是呢,爱情里面弱的那一方呢,总是会觉得自己占了另一方很大便宜,所以呢,就会有些愧疚感。

那么,现在这个情况,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韩总虽然不可一世,可是他毕竟比艾草大了18岁,用句烂俗的话说,做她的父亲都可以了。

所以说呢,他其实心里有那么点觉得对不起艾草,再往深层面剖析,他其实是有点自卑的。

哎呀,您说,袁梦同学怎么就这么聪明呢?如果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和上司攀近关系,那真是走了运了。

想通了这个问题的袁梦,顿时如醍醐灌顶,那叫一个茅塞顿开啊!

于是她冒着抛头颅、洒热血的艰难险阻,再次开口和上司说话,这一次,俨然是一副“知心姐姐”的架势。

“其实啊,韩总,您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更不用自卑的。”

刚才韩澈就一直从后视镜里偷偷的看着她,看她一开始好像被自己吓到了,还有些懊恼,可后来,她眼珠子就开始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末了,还做了两次深呼吸,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没料到,她是来开导自己来了。只是,她说的这叫什么话?

不好意思?还自卑?他?他为什么啊?

袁梦看上司没有发怒,越发觉得自己的思路和方向是正确的,说的更欢了,那简直就是撒开了说啊。

“其实啊,世人不是都说,爱情是不受年龄限制的吗?是,您是比艾草大了很多,但是啊,我觉得,这有什么啊?只要你们真心相爱,管他别人什么看法呢!

再说了,您看您这条件,世上还有比您更帅的男人吗?那不能够!

您看,您还这么有钱……咳咳,虽然我提钱是俗气了点儿啊,可这就是咱的优势,是不?”

袁梦说的激动,已经用上“咱”这个词了,韩澈在一旁听着,觉得下面,她就该和自己直接称兄道弟了。

果不其然,车子在天墨旗下的综合MALL大楼停下的时候,袁梦还说的高兴着呢!一只手已经搭上了韩澈的肩膀,另一只手的食指在空中直挥舞。

“所以,咱不用自卑,像咱韩澈这么好的男人上哪找第二个去?当然了,咱可能得面对一个问题……”

韩澈想笑,一路上,这才多长时间,小丫头已经对他直呼其名了。

没有恼怒,只觉得她说话的样子太可爱了,心里还涌动着一股小小的喜悦。于是很配合的接话:“什么问题?”

袁梦朝他眨眨眼,那意思是:您别装啊!感情您一开始泡人家小姑娘的时候没想到这个问题吗?

韩澈耸耸肩,他还真是不知道。

袁梦只好厚着脸皮问他:“那个……您见过艾草的父母没?有您大吗?还是差不多?父母的话,还是会有点介意的……”

韩澈要疯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不管怎样都好,他韩澈忍不了了!解开安全带,一手抵在袁梦座椅的侧壁,一手抵住车窗,将袁梦结结实实的压在座椅里,背紧贴着车窗玻璃。

“您别激动,咱不是在这里分析问题的吗?各方面都要考虑到,以后面对的时候,才能手到擒来!”

浑厚的男性气息逼近,呼吸间有着薄荷的清爽味道,刚才上车的时候看见他在嚼口香糖,是薄荷味的?

靠的近了,愈发看清他俊美却不失野性的五官,他的肤色古铜色偏黑,比起梁骏驰的白皙,更多了几分粗放的男人味。

安静狭小的车厢里,袁梦脸上越来越热,她甚至已经听见自己的心跳声,该死的怎么跳的这么快!

“那你呢?你会介意吗?”韩澈的唇距离她的,只不到两公分,这样暧昧的姿势,袁梦觉得,下一秒他就会压下来似的。

“介……介意什么?”她说话结巴,泄露了某些心思,也许她自己也不知道。

“介意自己的男人比自己大很多。”韩澈的这个问题,其实问的是很巧妙的。

既能问她介不介意自己比她大那么多,又能问问她现在是不是一个人,一箭双雕,却不露痕迹。

袁梦想想梁骏驰,他不就是跟韩澈一样大?她反正是从来没有介意过。于是摇了摇头:“那有什么,只要对我好,是我喜欢的人,大多少都没关系。”

她没有提梁骏驰,她想以梁家的地位,韩澈恐怕是认识梁骏驰的,依旧本着不给梁骏驰添麻烦的原则,坚持不透露他们正在交往的消息。

于是这话里隐隐的意思,就透出了——她还没有找到这么一个人。

韩澈微妙的捕捉到了这个信息,满意的松开她,尽管他实在是很想很想咬住她,将她吻到不能呼吸!

开了车门下去,又绕到袁梦那一侧,替她打开车门。“下来吧。”

“这是哪儿啊?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韩澈锁了车门率先往里走,边走边说,态度极为自然:“吃饭,然后,给你换个包。”

“哎……为什么啊!”袁梦是想这么问的,可是看到韩澈头也不回的伟岸背影,并没有问出口,乖乖的跟在他身后往里走。

吃饭的时候,韩澈习惯性的做主点菜。

袁梦对他好感又多了几分,她最不喜欢点菜,只要是别人做主,不太难吃的,她都能接受。点菜,实在是件技术活。

然后,袁梦就发现,韩澈特地嘱咐了不要洋葱,不要放多调料。她在心里暗喜,原来这韩总的口味和自己很像的。

她身体不好的事,Jason博士知道,也透露给了校方,但具体的情况,大概是不知道的。她其实并不想因为身体的原因过多的受到照顾。

所以,只要别人不是特别问起,她也从来不会说。她只想力所能及的做好自己的事,身体的事,哪里就一定了呢?

她其实很乐观,尽管知道自己的病情发展下去,一定不会乐观。医院已经建议她开始透析治疗。一旦开始,以后的频率就会越来越频繁,最后也只有换肾这么一条路。

梁骏驰早就在找肾源了,只是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

她能不能治好,会不会没命?这些问题,她都想过,背着梁骏驰,偷偷的想过不止一次两次。

她不想让梁骏驰伤心,这么多年,他是真的爱着自己,只为了他能高兴,她不想在他面前露出一点点悲戚的样子来。

说不定哪一天,她就走了,一个人的梁骏驰,也一定会带好乐乐,这个她从不怀疑。只是,梁骏驰牵着乐乐……这画面,想想都忍不住落泪。

袁梦摇摇头,看韩澈定了菜单,觉得他的口味还真是奇怪,却没有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