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他乡遇故知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45:29 字数:3515 阅读进度:201/527

天气太热了,聂真真早上出来的时候还是有些兴致的,此刻却懒懒的躺在沙滩椅上,看那片蓝与远天衔接,远处的海水,在娇艳的阳光照耀下,像片片鱼鳞铺在水面,闪着远古洪荒般的琉璃瓦的光泽。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深邃苍茫的蓝里,数叶白帆,在这水天一色金光闪闪的海面上,仿佛几片雪白的羽毛似的,轻悠悠地漂动着。

韩澈赤裸着上身双脚踏上海岸,将手里的滑板递到手下手里,在沙滩上环视了一眼,看到神情恹恹的聂真真,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朝着她所在的遮阳伞走过去。

隔着墨镜,聂真真看他往这边走来。

不止一次看到他光着的上身,此刻他古铜色的肌肤上海水未干,流畅的线条在阳光下现出性感的弧度,他的强健不显山露水,有点刚柔并济的深意。

途中有着金发碧眼的妙龄女郎拦住他和他搭讪,聂真真扁扁嘴,覆在墨镜下的眼睛有些发热。

韩澈对着女郎不知道说了什么,指了指聂真真的方向。而后一众人便笑了起来,女郎露出惋惜而又恍然大悟的神情,韩澈面露得色,笑的愈发灿烂了。

聂真真继续扁嘴,偏过头不想看他。

被女郎们缠住了有一会儿,韩澈走到聂真真身边着实耽误了些功夫。

聂真真躺在那里,似乎睡着了。上身穿着那件T恤,下面两条腿却是白晃晃的,看在韩澈眼里十足诱人。

早上一出门,韩澈看她换了比基尼站在沙滩上,那些老外的眼睛都往她身上瞟,且不知避讳的当着他的面公然就勾引她这个“有夫之妇”,韩澈悔的肠子都要青了,两眼直朝着那些“登徒子”喷火。

后来聂真真在比基尼外面套上那件T恤,他的脸色才好了一些,虽然不伦不类,可是韩澈看着却相当顺眼。

“睡着了?”韩澈贴在她耳边,唇瓣在她耳廓上摩挲,有意逗她。

“别烦我。”她的话语里带着浓重的醋意,相当酸,韩澈心情好的出奇。

“知道刚才那些火辣的美女跟我说什么吗?”韩澈玩心大起,她这样在乎他的样子,他有多久没有见过了?

“不知道,跟我有什么关系,真讨厌,你爱跟谁说跟谁说去,我要回去睡觉了。”心情不好,也没有必要对他好好说话,蹬鼻子上脸,就是说的韩澈。

韩澈好笑的将她拉住,在遮阳伞下就将她压在身下。

沙滩上这样火热亲密的场景并不算稀奇,可聂真真受不了,她是东方人,有着东方女性的矜持,要她向西方人一样火辣直接,她还抹不开这个脸。

火辣辣的太阳底下,她的脸迅速红了。“放开,你要干什么?别人都看着呢!”

韩澈不听她的,一低头在遮阳伞的阴影里封住她所有的挣扎和声音。他的唇上有咸咸的味道,海腥味窜进聂真真的鼻腔。

在她的怒意升级之前,他适时松开了她,得逞的挑了挑眉,添了添唇瓣,意犹未尽的笑意挂在嘴边。

“刚才那些女郎说,‘你的妻子真漂亮’!”韩澈在她耳边撂下这句话,起身往浴场走。

“等我回来,这儿太闹了,找个静点儿的地方,就我们两个人。”

浴巾搭在他肩头,他渐渐走远,聂真真痴痴的追寻着他的背影,直到看不见。天气真的太热了,一直躺在遮阳伞下,还是出了这么多汗。

——聂真真抬手遮住眼睛,手心湿湿的,滚烫的,是汗水吗?

结果临了,韩澈想要和她独处的愿望也还是没有实现。本来就是公司的集体活动,想要摆脱大家,也是件力气活。

在沙滩上疯狂过后,除却几个有了特殊“遭遇”的,众人一起去了海边酒吧。

在韩澈的一再坚持下,聂真真套上了一条长及膝盖的亚麻短裙,碎花的样式,聂真真不高兴的说太保守了,搞得的像个老太太一样,这里哪里有人穿的像她一样,又不是来过冬的!

韩澈讨好的指着两人身上的情侣T恤说:“这个东西我都穿了,你就穿条裙子不行吗?那短裤也太短了,盖在T恤下,就跟没穿裤子一样,我不爽!”

他老人家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聂真真除了翻翻白眼,也不好说些什么。

就是这样,聂真真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手里捧着杯果汁,上来搭讪的人还是很多。

韩澈要忙着和职员们交流,也不能一直看着她,不时扫过来,她的身边总是围着各色的男人,从东方到西方,从老到小,如果眼光能杀人,那么现在在聂真真身边,早已经是尸横遍地了。

他强力隐忍,不过,韩澈最后还是怒了。

因为刚才上来搭讪的这个男人,聂真真见了之后两眼放光,并不像对待其他的人那样满是敷衍之色。

聂真真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李锦旭。

她其实对他的印象已经很淡了,统共也就见过他两次。在她印象里,此刻还没有将他与三年前海边遇见的那个十三岁的少年联系在一起,所以她只记得见过他两次。

打发掉一个个前来寻求艳遇的男人,聂真真趴回吧台,继续有一口没一口的喝她的果汁。

李锦旭就在他面前坐了下来,十六岁的少年,搭讪的口气十足像个大人。盛满啤酒的大大杯子在她面前一摆。

“嗨,一个人吗?”

聂真真抬头看了看他,他用的是中文,在这里算是遇见故乡人了。

眼前的男孩看起来很成熟,如果不是他尚不宽阔坚挺的肩膀,光是看他高大的身形,眉宇间、举手投足的成熟老道,聂真真一定会以为他和韩澈也是差不多的年纪。

优质男人,总是几十年如一日的英俊帅气,时光永远停留在他们最耀眼的时段。

李锦旭看她茫然的样子,知道她很可能再次忘记了自己,很有些受打击。

“你不是吧,又不记得我了?”

聂真真这才好好认真的端详着来人,思索着她的记忆里有这么个小孩儿吗?她认识的人里,好像只有小天是这么大的。

想起小天,自然想起了房东大叔。想起了房东大叔,那段在G城的生活也连带着被忆起。

“李锦旭?”聂真真尝试着说出他的名字,看他瞠目结舌的样子,闭上了眼,心里默念:不会吧?记错了,真是要命,这小孩儿看起来不是好惹的。记错名字,的确是不尊重对方的表现。

“靠!总算是想起我来了!”李锦旭呆愣了半天,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笑了。

聂真真没有猜错,小孩儿没发脾气,这个认知让她喜悦起来,至于李锦旭究竟是谁,她倒是不在乎的。

李锦旭乐呵,她也作出一副他乡遇故知的兴奋样儿,纯属配合而已,不过看在某人眼里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你怎么来这里了?”聂真真没话找话说,知道他是李锦旭,也自然知道他是F市李家的孩子,也就是这次和天墨合作的那家。

那么如此一推理,李锦旭出现在这里也不算奇怪了。

“被我爸拉来的,让我跟着大人们看看,省的我又出去闹事儿。”李锦旭倒是丝毫不遮掩他让大人们头疼的事儿,反正在G城的时候,也不是没被她看见过糗样子,欲盖弥彰没什么必要。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开了,气氛并不算热烈,可是在某人看来,已经是“如火如荼”了。

“姐姐,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韩澈走过来的时候,刚好听到李锦旭的这句话,心里那叫一个火啊,噌噌的就往上冒!好么,还有回忆往昔这一出?老相识了!怪不得真真看他的眼神不对,靠,这都他妈什么时候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