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我失去他了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45:19 字数:3385 阅读进度:193/527

灵堂上韩澈惊世骇俗的话语,理所当然的引来了媒体的疯狂关注,聂真真一下子被抬到了人前,成为A市一时无二的关注焦点。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正当外面关于她和韩澈的消息吵得沸沸扬扬,韩家的气氛却降至了冰点。只要韩澈一出现,家里顿时便会噤若寒蝉。

聂真真开始的时候是不跟韩澈说话,后来干脆就渐渐的连话也不怎么说了。

学校她还是照常去,韩澈吃了三年前禁锢她的那一堑,现在行事虽然依旧独断,却轻易不肯再拂逆她。

不过她的这种行为在聂真真看来简直就是掩耳盗铃似的自欺欺人,说什么不干涉她的自由,出门司机、保镖却一个也不少。就连上课,前后门都站着两个黑衣保镖。

关于她的传闻在A大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了,同学们私下里议论纷纷,却独独不敢当着她的面表露什么。

都是度了十几年书的学子,不至于眼皮子浅到以为那些穿黑衣带墨镜的保镖都是吃素的。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拨开韩澈强大的维护来和聂真真说上话来的人,除了梁初雪再不做第二人选了。

“咳咳……两位哥哥,赏脸一起吃顿饭呗?”

在梁初雪对着黑衣保镖做出第7次邀请完败之后,终于泄气的倒在阶梯教室的课桌上。聂真真也不理会她,继续演算着手里的公式。

“别看了,我正发愁呢!大小姐!您本着答疑解惑的好心肠,就不能跟我好好念叨念叨吗?”

聂真真白她一眼,摊了摊手:“你想知道什么?”

“这个,你真不着急吗?”

梁初雪将书包里报纸往聂真真面前一摊,聂真真看也没看推开说:“左右不过是那些事儿,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难道还要同他们一样大惊小怪?”

因为前后门口都站着保镖的关系,这座偌大的自习室里就只有聂真真和梁初雪两个人,梁初雪也不是为了陪她看书的,此刻声音拔得有些高,惹得门口的保镖往里看了看。

“不是,我说你最近是不是为了怕闹心都不怎么看报纸?你和韩澈那点子破事,我都不爱提了。我是说这个,你看了吗?”

梁初雪压低了声音,将报纸翻开,翻到A-4版。聂真真看她神情郑重,虽然并不怎么关心,还是勉强放下了书本,拿起了报纸。

满满一页篇幅,都在说着一件事。巨幅刊登着贺明宸和江凌菲的照片儿,照片上的贺明宸儒雅俊逸,站在那里都使得周遭所有人事黯淡的几分色彩。

江凌菲自然是漂亮的,家世也是显赫当然。可是,聂真真还是觉得心痛,替贺明宸觉得心痛。

这么好的贺明宸,值得这世上最好的女人。她是真的打算要陪着他一起的,但如今和韩澈纠缠至此,她已经不能再保有这样坚定地决心。

如果,他能换个更好的对象,她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难过?就算不是比江凌菲更好的对象,是个他喜欢的女孩也行。

可偏偏,老天对他这么不公平。一段交换的婚姻,牵扯着和兄长争夺未婚妻的丑闻一起,将贺明宸温润儒雅的形象顷刻间毁于一旦。

大颗的泪珠砸在铅印的纸张上,瞬间渗透纸面。

“真真,你别哭啊!我是想让你想办法的,要是让明宸知道我把你惹哭了,还不心疼死?”梁初雪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掏出手帕,替她擦着眼泪。

聂真真猛的抬起头,眼泪还噙在眼眶里。

“小雪,我今天就先回去了,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说着就将课桌上的书本一股脑往书包里一塞,拉链拉的过急,恰在半道上,怎么也拉不上了。

她心里着急,也耐不下性子来好好整理,抱着敞着口的书包就往外跑。

“我要见韩澈,现在,我要见韩澈。”

聂真真将书包往黑衣保镖手里一塞,人已经径直往校门口的车上走去。梁初雪哪里放心她这样一个人走,好歹是跟在后面追上了她。

黑衣保镖手脚倒是很快的,立即电话通知了小四。小四在二十分钟后就出现在了校门口。

“太太,总裁他现在不在A市,有一个项目……现在在F市。”

“那就去F市。”

梁初雪很少见到聂真真如此强势的样子,一时间有些傻眼。这样的聂真真倒是有些异常的光彩,她随意看了看小四。

意外的发现,小四看她的样子……是她多心吗?不过那一刹那,小四看她的样子,真的很像是纵容和疼惜。

这个想法让她的心口小小的有些酸胀,所以当小四将聂真真的意思告诉韩澈,并获得了韩澈的同意时,她也执意的要一同去往F市。

小四的动作很快,办事也很得力,去往A市的专机很快准备好。为了保障聂真真的安全,当然也有不让她中途逃跑的意思,小四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应韩澈的吩咐,陪同她去了F市。

而此时正在F市开会的韩澈,接到小四的电话,整个心思就再也无法投入在会议上了。

管它什么企划,管它什么未来的发展前景,都抵不上现在正往他这里奔来的真真重要——她已经有28天没有开口和自己说过话了!

他的脑中残存着理智告诉她,她并不是因为想念他而来的。但是,他不计较这些,只要还能和她靠近,无论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因为什么,都不重要,真的,他不在乎。

草草结束了会议,韩澈第一个从会场退了出来,连对方晚上的盛情邀请也来不及亲自推却。

他想要奔到她面前,在她下飞机的第一刻,就能让她看见他……

远远的看着她从飞机上下来,长发在身后被风拉向不同的方向,因为近来愈发消瘦,看上去,身形更显高挑了几分。

韩澈尽量想让自己在面对她的时候保持微笑,却看见她紧绷着一张脸朝着自己走来。

“真……”

“啪!”带着犀利的目光,聂真真直直走到他面前,二话没说,扬起纤长的手臂,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小四、梁初雪都被她的举动惊住了,梁初雪不放心,怕韩澈一发起疯来,会把聂真真怎么样,忙着上前要拉过聂真真。

小四拦住她,摇摇头:“总裁其实比任何人都舍不得伤她。”

那个时候,梁初雪还不懂得小四这话里的意思。很多年之后,她才慢慢理解了这话里饱含了多少悲怆和无奈。

韩澈被她打得措手不及,偏过脸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落寞深藏在眼底,他也觉得自己活该,好好的爱一个人,却也能弄成这样?

“你满意了?贺明宸就要娶江凌菲了,你现在满意了!我失去他了,我永远失去他了!”

“呵……”韩澈轻笑一声,笑声淹没在机场四起的大风里,滚落在纷飞的尘埃里,只有他自己听的见。

原来是这样,她千里迢迢,如此郑重的说要来见他,要马上见到他,就是因为贺明宸要娶别的女人了?!

这个不是他逼的!韩澈在想,如果他这么告诉她的话,她会信吗?他立即在心底否定了这一点,他在她面前早已是劣迹斑斑,一切巧合的……就连他自己都不信,何况她?

“韩澈,帮帮他,不要让他娶江凌菲!我求求你,我一辈子留在你身边也无所谓,你帮帮他吧?啊?不要让他娶江凌菲!”

她柔软的膝盖重重的磕在水泥地上,高傲的脊背向他弯下了,带着一点卑躬屈膝的味道。

她求他,说要永远留在他身边,因为另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