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傻瓜,我爱你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40:46 字数:3572 阅读进度:182/527

夏天,白天很长。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韩澈看着自己的影子从模模糊糊慢慢变得清晰,脚边地上那一堆烟头和他此刻焦躁的心情完全成正比。

摸摸手中的烟盒,里面只剩下最后一根,他有些犹豫的抽出来,用手指夹住了,眼睛一眯,Colibri火机蓝色的火焰“噗”的一声响起,火苗窜的老高,差点一并连他斜长的刘海也点燃了。

长长的吸一口气,尼古丁燃烧的瞬间,韩澈迷醉的闭上眼,胸腔里颓废的挫败感,让他自嘲般抬起手指抚了抚眉心。

将烟叼在唇边,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依旧坐着的聂真真。

四个钟头了,她保持着那个姿势四个钟头了!就连眼睛盯着的方向都没有变过。

梁骏驰来的时候,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真的是颇受惊吓。

韩澈那张脸,明显写着“生人勿近”,梁骏驰在心里思忖着,他算不算是生人呢?他还算是有些自知之明,摆摆头打算当做什么都没看见的全身而退。

不过,他一扭头,看见花坛边上那个锁成一团的小小身影,心里那种奇妙的感觉让他改变了主意。

“怎么回事?”梁骏驰走到韩澈身边,从他嘴边取走烟,放在自己唇边吸了两口,又重新递还给他。

韩澈摇摇头:“没事,老婆闹脾气呢。”

“哧……”梁骏驰笑的太果断,基本上,这属于最直接的反应,真的不能怪他。韩澈这些年,自欺欺人的本事见长,和年龄不成比例的幼稚也见长。

“哎,得了,你就作吧,啊!兄弟!”梁骏驰拍拍韩澈的肩膀,将手里的烟抽完,烟头往地上一扔,有些下狠劲的将它踩灭,转身看了看聂真真,心里没来由的一酸,挥挥手走了。

又过去了两个钟头,韩澈看看已经快要十二点,忍耐力也到了极限,这么陪着一个人疯,才是真的幼稚的无可救药。

“走吧,好吗?你身体又不好,他不是说了不会来的吗?我们别跟自己置气,等回头,我帮你好好教训他,晚上你也没吃东西,会饿坏的,跟我回家,好不好?”韩澈蹲在她面前,生怕又哪里激怒了她,这次碰也不敢碰她。

聂真真深埋在膝盖里的脑袋终于有了反应,一点点慢慢抬起,眼睛一眨,眼泪成片的滚下。

韩澈不自觉的收紧了拳头,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他管不了了,今一定要让贺明宸过来,这算什么?这算什么,让真真这么等着,他却在那里和别的女人约会?!

“叔叔……我想回家。”

电话还没拨出去,聂真真仰起头来,祈求般对着他说到,底气很不足,显然已经等的累了,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有些承受不住。

韩澈巴不得她这一句话,当即收了手机,将她从花坛上抱起。这个时候,学校门口人已经很少,聂真真觉得不合适,却没有拦着他,自己实在是没有力气了,何况,现在的她是多么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

韩澈将她放在副驾驶座椅上,有些雀跃的替她系好安全带,见她两眼仍旧盯着校门口的方向,他承认自己很没骨气,却还是问了:“还要再等吗?这个时间了,他是不会来了。”

她漂亮的颈部线条弯了弯,发丝沾了汗,贴在光洁白皙的肌肤上,韩澈受了蛊惑般伸手想将它拨开。

沾了汗水的肌肤凉凉的,指尖触上很舒适。韩澈还沉浸在这种自我陶醉中,身边的人却已经松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冲了出去。

他的手指悬在半空,指尖凉凉的,带着她的汗水。

聂真真疯了般冲出车门,朝着校门口那个高大颀长的身影奔过去。

拳头雨点一般在他身上落下,她紧咬着下唇,泪水滑过脸颊,有些滴进嘴里,有些绕过唇边滑进颈窝里。

贺明宸僵直着身体站立着,低着头默不作声的任由她打,还嫌她打得太轻了,他竟然这么对她,她打得太轻了!应该再重一点,打得他不能站起来才好!

“混蛋,混蛋,你混蛋!你不是明宸,你不是明宸,我的明宸,不会这么对我的!”聂真真打得累了,等了一晚上,眼泪也不知道流了多少,现在情绪一激动,就有些显得体力不支,喘息也急促起来。

贺明宸心疼的不得了,抓紧她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拍:“我混蛋,你还打,打到你解气为止,好不好?”

“不好,不好,不好!”聂真真大哭着扑进贺明宸怀里。“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她的吻,印象中,第一次由她主动的吻,毫无预兆的贴上他的唇。让贺明宸有了种失控错乱的生涩和震颤。

因为内心的不安和恐惧,动作充满粗暴的需索,看在韩澈眼里却分明彰显着销魂的情色。

这个吻的效果对韩澈来说无异于原子弹爆炸,哄得一声,将他引以为傲的自信,炸的粉碎!

贺明宸却醉了,这些天来的挣扎与为难,都在这一刻化解。他的吻深入她的口腔,立即化被动为主动。湿热的舌引领着她,驱走她的羞涩和慌张,细致地描绘着她口中的每一处,勾勒的极为有耐心。

等到这个缠绵的热吻结束,聂真真早已没了力气,腿一软,就被贺明宸抱在怀里。

“你会离开我吗?不会的,对不对?明宸……你告诉我,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聂真真是真的慌了,她从来没有这样不安过。就在刚才,她是真的有感觉,贺明宸会走。

“真真,你……爱我吗?”贺明宸听到自己的一颗心在狂跳。这个问题,他一直耿耿于怀,他也是个男人,和聂真真开始以来,就知道她心里的那个人是韩澈。

虽然陪在她身边这么多年,也没有驱走他这个想法。她的心里有没有他,他又岂会真的不在乎?

他可以从她眼里看见自己清晰的影子,正渴求的追寻着她的答案。

这个问题像是他们之间永远的禁忌,谁都不肯去碰触,如果不是今天,也许贺明宸也没有勇气问起,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一直度过。

昏黄的路灯下,闷热的空气里,飘过灌木丛青翠的芬芳。

泪水在聂真真眼里凝固,她有些惊愕的看着贺明宸,看他眼里的希翼一点点淡下去。

“还是……不爱吗?”贺明宸苦涩的勾起唇角,答案原来是这样,其实,他也是知道的……

“我爱你。”聂真真抱紧他想要放开的手,深深埋进他的胸膛。“我爱你,我怎么会不爱你?”

“真真?”贺明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战战兢兢的向她证实。

“傻瓜,我爱你。”聂真真红红的嘴唇,微微嘟着,像是一种邀请。

贺明宸的掌心隔着衣料大力的嵌进她的肌肤,聂真真微蹙了眉头。他将她抱起,在半空打着转。

“不许再这样欺负我……”

“嗯……”

“只有我能欺负你,你记住了没有?”

“嗯……”

“那你背我回去,不许开车,就这么一直背我回去!”

“嗯……”

贺明宸的智商顷刻之前化为零,对于趴在自己背上的女孩的所有要求,除了答应,还是答应。

而且,心里竟然还自虐般的很是受用。谁说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看吧,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付出还是会有回报的。

那一年,他的肩膀搭在她的肩头,对她说:对不起,同学,你坐错位置了。

她头也没抬,看也没看他一眼,还顶了他一句,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注定了他永不翻身的地位?

翻不翻得了身,他才无所谓,一辈子翻不了,那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