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欲望倾巢而出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36:29 字数:3488 阅读进度:171/527

聂真真的脚程,怎么也不会比韩澈更快。www.pinwenba.beat.cc/read/704/但她此刻心中一股无名的怒火,身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韩澈愣是让她跑在了前头。

门外的长廊,地板如同切割成千块万块的镜子,聂真真脚下一滑,人就毫无预兆的摔在了地上。

望着地板上清晰的照出自己狼狈的样子,聂真真双手往地上一拍,干脆也不起来了,懊恼的坐在哪里,心里的委屈,加上此刻身上的疼痛,一股脑涌上心头,情绪失控,眨眼间眼泪就滚了下来。

韩澈加快了步伐,捂着腹部粗喘着在她身边蹲下,掌心洁白的绷带已经渗出血丝。

“为什么跑?为什么哭?”韩澈问得小心翼翼,带着诱哄的口气,势必要她亲口承认,看见他受伤,她会担心,看见他和别的女人亲近,她会吃醋!

聂真真胡乱擦着眼泪,却绝不上他的当。

“你的破事儿,我一件都不想管,我没跑,我回家不行吗?我为什么哭,我才没有哭,我才不会为了你哭,你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今天是沈蔓青,明天也可以是贺明彤……你一直都是这样的人,你滥交,你小心……唔……”

韩澈在见不得她一张小嘴上下翻腾,她的话已经说得这样明显,他舍不得……舍不得再逼她。

猛的伸出左手扶住她的后颈,一个用力,吻住了她,紧紧的堵住她喋喋不休让人羞恼的那些话语。灵活的舌头长驱直入,在她的口腔中搅动着。

聂真真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失去反抗的能力。他的吻太过强势,肺部的氧气都像被他瞬间吸尽似的,唇舌因他近乎固执地纠缠吮吸而麻痹。

她的脑中轰隆一声拉开一声炸雷,潮热沉闷的呼吸伴著罪恶的诱惑拉着她,黑暗无边的欲望深渊在她眼前摇摇欲坠。

聂真真闭上眼,白皙的胳膊攀上他的脖颈,韩澈闷哼一声,她的举动无疑勾起他赤裸裸的欲望。

她半眯着眼痴迷的眼神、柔软香滑的身体,使得韩澈止不住涌上来的兴奋一阵一阵,忘记所谓禁忌的压力,只有身体最本能的回应,分别三年来的思念和渴望那一刻倾巢而出。

照这样的情势发展下去,韩澈恐怕会当场就吃了她。但他还保存着仅有的一丝理智,在这样的地方要她,他还没有这么大方,天知道谁会经过这里?

结束这个痴狂的吻,两人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燃烧的欲念,这不够,远远不够。他们需要狠狠的将彼此占有,在彼此的身体上打上自己的烙印,让任何人都再也无法靠近,哪怕只是窥探一眼也都不可以。

“我们进去,好不好?”韩澈气息不稳,言语简单。聂真真红了脸,同样粗喘着,头却点的很坚定。

欲焰在令人窒息的氛围里燃烧,周身涌动著不可抑制的威迫氛围,在粗重的喘气声中,只有彼此渴望已久的对视和身体最本真的兴奋。

疯狂和罪恶吗?那一刻,他们顾不得。

聂真真埋首于韩澈的颈间,手轻颤著抚上他光滑坚韧却又富有弹性的古铜色色肌肤,停在他腹部的绷带上。眼神一暗,被他吻肿的红唇噘起。

“我忍不住了,先做吧,先做好不好?做完你帮我重包……”

韩澈当然明白她的意思,就像当初,他怎么看那只球球怎么不顺眼,一定要重新买一只给她才肯作罢,即使是一样的东西,也都希望,她只用他给的。

韩澈欲打横将她抱起,她走的太慢了,而且等到她慢吞吞的走到房里,说不定理智再度归位,他就失去这个天赐良机了。

外面大厅却传来一阵骚乱,韩澈身子一紧,眸光中透着猛兽防卫时的机警凌厉。一手将聂真真往后一推,另一手探向腰间。

聂真真看的真切,他腰间冰冷坚硬的是枪。

梁骏驰和沈蔓青也都听到声音走了出来,韩澈和他们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眼神。

“蔓青,帮我照顾好她,骏驰我们走!”

韩澈手上一紧,聂真真含着眼泪,眼角情yu的红丝尚未褪尽,朝着他摇摇头。

韩澈伸手包住她的脸颊,一低头吻住她,松开的时候,用手背抹了抹嘴角残留的她的痕迹,那种放荡不羁的表情使聂真真恐惧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浑身急速的滚烫。

“乖,没事,等着我。”

聂真真还想说什么,却被沈蔓青一把拉住了,聂真真回头狠狠瞪她一眼,沈蔓青轻蔑的笑笑,再回头,韩澈和梁骏驰已经不见了。

韩澈一走,沈蔓青便松开了聂真真,用一种冷冰冰的眼光上下打量着她。聂真真就算前两次不知道,但这一次也总算能看明白了,这个女人,也是韩澈的女人。

她们的关系,本就不该是友好的。

“我该怎么称呼你?韩小姐?还是聂小姐?”

沈蔓青精致的妆容无懈可击,可对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用这种刻薄的语调,她一时间自己都有些恍惚。但想着韩澈这些年来所遭受的罪,刚才又看到聂真真纵情的反应,突然替韩澈很不值。

他是一门心思,不择手段,可是他要追逐的这个女孩,却显然不是这样的心思。

“你要是没有信心永远和他在一起,就不要给他飘渺的假象,这让人觉得很恶心!”

见聂真真完全没有和她套近乎的意思,也不预备和她兜圈子,时间不多,她只能一语直中靶心。

聂真真本来没有打算理会她,此刻听她这么一说,不觉对她生出几分好感,抬眼看了看她,不由笑了——真是豪爽直接的性格。

暗自点点头,原来,旁人是这么理解的,在和韩澈的纠缠里,错的竟然是她吗?如果不是两个人这层割不断的血亲关系,又有这些旁人什么事?根本连韩澈的一根头发都不想要碰到好不好?!

现在,她竟然在这里接受旁人的指责?

真是,好笑!

“你……笑什么?”沈蔓青被她的笑弄得有些莫名其妙,说话有些吃力。

聂真真朝着她微微一笑,摇摇头:“我和他,就是我和他,至于你和他,那是你们的事,他如果不要你,也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其实……你心里不是很清楚这一点吗?”

这句话,正中沈蔓青的心事,让她顿时哑口无言。

两个女人,本该是剑拔弩张的关系,却突然因为聂真真的这一番话,有了种相知相惜的感应。

“哎……你说的对,我不该多管闲事的。”沈蔓青淡淡一笑,妖娆的红唇难得勾出一抹柔和的弧度,带着真诚的虽然依旧是浅薄的笑意。

聂真真侧过身子看着她,不得不承认,沈蔓青真是个漂亮的女人。不过,韩澈身边的女人,又有哪个不漂亮呢?

“没事,我想我虽不能理解,但至少明白,你为什么这么说,韩澈,的确有这样的魅力。”尾音里已带着笑意。

两个女人相视一笑,共同爱上某一个人,也能成就一段友谊?后来的后来,当她们成为无话不谈的莫逆之交,回头才发现,她们的开始的确就是因为曾爱上了同一个男人。

前面的打斗声渐渐终止,长廊后头的侧门哗啦一下子被拉开。

梁骏驰朝着里面一挥手,口气焦急:“快出来!上车,我们走!”

聂真真紧张的看看沈蔓青,沈蔓青紧拉着她的手,迅速往外走:“别怕,韩澈不会让我们有事的。”

梁骏驰狐疑的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手,没工夫深究,院子外面韩澈还在车里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