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平淡的相处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36:25 字数:3349 阅读进度:168/527

日子过得太顺畅,不用再为了一日三餐和琐碎的家事烦心,空余的时间就多了。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空余的时间一多,聂真真就忍不住要胡思乱想,就会觉得日子很难熬。

一天晚饭的时候,聂真真提出要重新回到学校去读书。

当初她是因病办理的休学,但后来她一走这么多年,学籍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在了。不过聂真真想,以韩家的势力,要办这么点事,总该不成什么问题。

她那时候还没有意识到,在她的心里,一直把韩澈当成一种近乎神话了人物在看待,她眼里的韩澈,没有办不到的事,“顶天立地”四个字远远不足以形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能更加合适一些。

她的这种心理,看起来像是女人对男人的无尚崇敬,其实却也是带着浓重偏见的。她忘记了一点,韩澈曾在她面前软弱的像个孩子,再坚强的男人,也会有痛处,也会有脆弱的时候……

关于她要上学这件事,韩振天觉得不如等到和贺明宸结完了婚再说。

但现在这个时间,正是学校秋季开学的时候,如果耽搁了,就要再等一年。聂真真软磨硬泡的,好歹是征得了老人家的同意。

韩澈倒是没有反对,不但没有任何异议,而且当天晚上就交代了小四去办理这件事。

她在学校里保存的学籍还在,不过却依旧是“聂真真”的名字。她有些不明白,更改户籍这么简单的事,韩澈为什么迟迟没有办理。

但一想当年,他为了夺走韩振天留给自己的股权,可谓费尽心思。这么一想,也就想通了,韩澈不想恢复她韩初夏的身份,也就是为了不让她名正言顺的占据韩家的股权吧?

想是想明白了,却更加不能释怀。

小四的动作很快,赶在新生开课的第一天就把手续办好了。聂真真那时候没上完一整学年,但因为她的成绩很好,一年的学分也算是修足了。学校的老师建议她跟着二年级的学生一起开学。

韩振天原来也考虑着这样是不是太累了,会不会跟不上进度,这丫头又是好强的性子,保不齐不会逼迫自己。

但聂真真拍着胸脯说没有事,反正也不指望她拿什么奖学金,再三嘱咐她不用太拼,聂真真也点头如捣蒜,家里人才算是同意了。

聂真真没想到,开学的第一天,韩澈竟然亲自送她到了学校。

早晨出门的时候,韩振天还在房间里没有下来。他这两年身体衰败的厉害,早没了三年前的精神头,外表看着还行,其实内里已经亏空了。

韩振天没下来,聂绵卿自然就在屋子里照顾他。自从知道聂绵卿和韩溯的关系之后,韩振天对她的态度,就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

不是没想过好好安排她的下半生,但聂绵卿只是一味的摇头。韩振天无声的叹息,知道韩溯是亏欠了这个女人一辈子。

聂真真一早就起来了,一个人吃的早饭,快要吃完的时候,看见韩澈下楼来,和他打了招呼就要出门。

韩澈一边整理着衣领,一边端起陈嫂送来的牛奶,仰着脖子灌了一大口,因为太烫,又不好吐出来,涨红了脸硬生生的吞下,样子很是狼狈。

聂真真很少见到他这样着急忙慌的样子,看着他还乱成一团的衣领和领带,掩着嘴笑了。抬眼看韩澈瞪着她,觉得不好意思,于是走到他面前,伸手替他整理起来。

打领带的方法,还是他亲手教他的。这些年,也经常替贺明宸打理,手法纯熟了不少。韩澈也想打到了这一点,本来还有些窃喜的心,一下子又沉了下去。

看着她垂着眼的样子,那白皙的肌肤毫无瑕疵,三年的时间,将她打造成一个活脱脱初具风韵的女人,不言不语,就足够引起他最原始的渴望。

在她的手指下,韩澈几番克制也遏制不住喉头的滚动,但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聂真真口口声声要和贺明宸在一起,他还插不进去。

“我送你上学。”韩澈的低头看着她系的那个平整秀气的结,低低的对她说到。

聂真真只略有些惊讶,但很快便笑着点了点头:“好啊!”

她是在尽量想把他当做叔叔来对待,这点小心思,韩澈看的很是透彻。他内心焦躁,却不能发作,想要她的决心却越来越坚定,一丝一毫的失控都会导致最后的失败,这种事,有过一次也就够了。

时间其实很早,聂真真因为没想到还能重拾自己的专业,开学第一天,不免有些兴奋。聂真真等着韩澈用完早餐,两人才一起坐了车子走了。

车子才到学校门口停下,韩澈还没下来,聂真真这边的车门就被一把拉开了。

探入车内的人带着墨镜,一头乌黑的卷发,当中挑染了几率酒红色,简约时尚,却不张扬,浅浅的V字领,遮盖住女孩发育良好的特征,一身紧身的LV薄纱长裙掩去她几分狂野的气质。

一副墨镜遮住她大半张脸,一时间聂真真并没有认出她是谁来。

这女孩倒是朝着一旁的韩澈打了个招呼:“韩澈大哥,今天怎么是你来的?”

韩澈没有答话,聂真真听了她的声音,一种熟悉感涌上来,心底里一个名字呼之欲出。这丫头,三年不见,大变样了,个子没长多少,身材却……变得这么有女人味?!连说话的声音也……这么娇媚!

梁初雪看聂真真已经认出自己来了,也就不再跟她打哑谜。一把摘下墨镜,涂着唇膏的红唇一咧,大笑着:“怎么,总算是认出我来了?”

她这么一摘下墨镜,聂真真更是吃惊不小,要说女大十八变吧,三年前梁初雪也十八岁了,要不要变得这么厉害?那张带着婴儿肥的脸完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削减的瓜子脸,衬得她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大。

梁初雪捏了捏聂真真的脸,语带油滑:“哟,别这么看我,本小姐的追求者太多,您排不上了。”

聂真真一愣,怎么觉得这丫头说话的口气越来越像他那个叔叔了?

韩澈在边上不阴不阳的说了句:“追的人多?那你梁大小姐还不是看不上,偏偏追着个不冷不热的小子。”

这话里暗藏玄机,而且显然是确有其事,梁初雪那张脸已经覆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又羞又恼的瞪了韩澈一眼。

“嗯?”聂真真看着两人,成功的被挑动了好奇心,可韩澈这时却闭上了嘴什么也不说了。

才下了车,包里的手机就响了。

贺明宸赶在早上上班之前给今天开学的聂真真来了电话,聂真真当时的表情“真是无智商到极点”,某个同样没什么智商的女人是这么形容的。

梁初雪的性格其实蛮好,别看她大大咧咧,但某些窝心的举动由她做来尤其不露痕迹,让人很舒适。

她明明就知道韩澈和聂真真的关系,却能够自如的和他们两人说笑,一点尴尬好奇的样子也没有露出来,这一点上,聂真真永远也不比不上她,并且因此十分的感激她。

梁初雪已经从大学部顺利毕业,直升本校研究所,没了年少时的浮躁,多了几分踏实,有她陪在聂真真身边,聂真真的生活变得充实而忙碌,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如果,不是那一天,韩澈出了事,如果,她没有留在实验室帮助教授核对数据,如果,那个时候她接了贺明宸的电话,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