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血亲关系不成立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15:03 字数:4078 阅读进度:147/527

从开始在车上的时候,聂真真就已经恍惚明白,韩澈所走的方向并不是韩家。www.pinwenba.beat.cc/read/704/她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无论韩澈说什么,她是一句都不会反驳的,但他若还是坚持要她,她也是绝然没有可能会答应他。

走的路渐渐有些眼熟,等到下车的时候,聂真真才反应过来,这里不就是上次韩澈掳走自己暂时居住的地方吗?为什么会突然带她来这里?

这里地界比较偏僻,周围的别墅也都相隔的很远,能听见远处海浪低沉的冲上沙滩的声音,放眼望去,越过苍翠欲滴的树林,依稀可见阳光铺撒在海面上泛着粼粼的波光。

夏末的天气,又是刚从冷气十足的车上下来,并不很热,聂真真因为左肘上的剧痛,额上、两鬓上正流淌着冷汗,望着身旁阴鸷般的男人,她选择了默不作声,心里面隐隐有些赌气——他不曾这么对过她,像这样忽略她的感受,在梁骏驰分明提醒了他的情况下,不顾惜她的疼痛。

车子停在院子中央,远处海鸥的叫声一两声传来,听得聂真真耳中一片轰鸣,她已疼到极限,略微不安的刺激,都能让她产生巨大的躁狂。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聂真真还是察觉出了这里很不寻常,明哨、暗哨戒备森严。这种诡异的阴森环境,韩澈带他来到这里,像是蓄谋已久,并不是暴怒之下的心血来潮。

聂真真于极度的痛楚中泛出一丝苦笑,他又想要故技重施?囚禁?这么老套的手段!但她却不能否认这很管用,至少,的确不能够让她逃离他的视线范围。

不过,事实很快真相大白,她想错了,她的想象力和城府,远远无法企及到韩澈的高度。

韩澈重重的摔上门,依旧拉着她的左手不言不语的往正屋里走,门边有守卫恭敬的低下头,将铁门打开。

客厅里却有着餐盘、碗碟相撞的声音,玄关处的绿色植物显然经过精心的护理,上面的水还是新鲜的,像是刚刚浇灌过。

“再吃点吧,担心也是没有用,哎……”

尖细的女人,音域虽高,腔调却是低沉的,说着劝解的话,言语里同样是担忧的。

聂真真心头一震,此刻连手上的疼痛也顾不得了。诧异的望向韩澈,极力想要挣脱他的钳制。这个声音是聂绵卿的,可以想象,现在和她坐在一起,被她劝慰着的人不是韩振天还会是谁?

无奈韩澈的手圈住她的手腕,没有用什么力气,却将她十足抓的稳当。

“爷爷……妈……”聂真真疼的眼冒金星,眼前瞬间的闪过短暂的黑幕。

“别急,就是带你来见他们的。”

韩澈终于发话了,最后一个字落音,大掌一松,眼帘一垂,并没有刻意的推搡,至少比起在天墨集团总裁办公室那一摔,此刻的放手是要轻缓的多。只是这种轻缓里,或多或少带着一丝放弃的意味,像是随手搁置一件并不需要的物品,轻蔑的连憎恨都没有。

越过倒在地上的聂真真,韩澈脚下生风,软底商务牛皮鞋在地板上踩出坚实的步伐,经过餐厅的时候,略侧了头,瞥见正在用餐的韩振天和聂绵卿,而后在沙发上坐定了。

气定神闲的拿起电话,播了个内线号码,薄唇翻飞,说着众人都不太明白的话语:“让律师来客厅。”

放下电话的时候,餐厅里的两人已经冲了出来。

聂绵卿一眼看见倒在地上的聂真真,迅速冲到聂真真脚边,扑过去将她抱起,牵动了她的胳膊,疼的聂真真龇牙咧嘴,唇上的血色也在一分分褪去。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了?哪里疼?”聂绵卿擦着她满脸的汗水,连日来的担忧成了现实,韩澈竟然伤害了真真!她以为韩澈的目的既然是要真真,至少不会舍得伤害她!

韩振天腿脚不便,此刻急的直拿拐杖戳着地面,看看痛苦低吟、脸色苍白的孙女,又看看若无其事坐在沙发上的儿子,苍老的喉间只能发出无力的低喃:“真是冤孽,真是冤孽啊!”

“嘁……”

韩澈冷笑一声,长长的犹如无奈的叹息。像是不忍心听他这么说,三个人抱成一团的架势也让他不忍再看。

——多么美好的画面,真是该死的和谐!

放在扶手上的指节猛然一收,一连串的“咔哒”声,稍纵即逝,愤怒铺天盖地弥散开来。

聂绵卿上下仔细查看了聂真真,发现她左肘那里已经肿的老高,费了好半天的劲,才将弹力紧身的袖子挽起,肘部那里明显有些错位,白皙的肌肤泛红,触手之处皆是滚烫。

“快叫医生……”聂绵卿急红了眼,她的这一声急促的召唤,让一旁的韩振天也不由躬下了身子,看来的确是伤的不轻。

“没事,不是很疼,妈你别担心。嗯……”聂真真嘴里虽然是这么说,眼睛却期待的瞟向沙发上端坐的男人,而他就那么淡然的望着窗外,似乎并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她看着他的眼神,一点一点暗下去,琥珀色瞳仁里的那点光亮,什么时候熄灭的,韩澈没有注意,于是注定只能错过。

没有韩澈发话,余下的三人只能干瞪眼耗着。

律师来的时候,韩澈一人占了一边的沙发,展开双臂,垂着眼,端坐着,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午后明媚的阳光里,他嘴角噙着的那一抹微笑,撒旦般的疯狂,像是暴风骤雨前阴森的预兆。

韩振天、聂绵卿、聂真真就坐在他的对面,气氛很是压抑,分坐两边的人,隔着短短的距离,却给人永远也走不到一起的感觉。

“来了,坐吧。”

“是,总裁。”律师在侧边的沙发上坐下,看了看韩澈,韩澈朝着他点点头,他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这才将公文包打开,取出里面的文件,一一摊在桌面上。

听到韩澈轻咳了一声,于是又将文件往韩振天的方向推进了两分。

聂真真一眼就看见了当中那份红色的文件袋,上面还有她折过的痕迹,就是她偷走的那份证明无疑。

“眼熟吗?怎么看起来这么紧张?”韩澈这话不是对聂真真说的,他的眼神锐利锋芒,直视着韩振天,这份他轻亲手签署的文件,他虽然老了,还不至于这么快就忘记了吧?

韩振天疑惑的望向他,不明白他这么做的意思。

韩澈一偏头,斜勾起唇角,笑如夏花。“差点忘了,在这之前,我还有一个让你无比振奋的消息。”

薄唇努出一个弧度,上面淡淡的细纹,平滑光顺,经他这么恶意的举动勾勒出骇异的曲线,冷硬而无情。

律师听完他的话,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虽然在这一行已经很久,也见多了指鹿为马、掩盖事实真相的事,可这一次怎么想都很不一样。

他从一堆排列整齐的文件里抽出一份,在韩振天三人面前打开,解释到:“这一份是聂真真小姐的DNA样本报告,报告显示……”略顿了顿,手指移向最下方的结果,继续说到:“聂真真小姐和韩振天、韩澈先生的DNA样本序列无一吻合,血亲关系……不成立!”

“哼。”韩澈满意的从鼻子里轻哼一声,猛的抬起头来看向对面的三人,不想错过他们脸上任何一个表情,这么精彩的一刻,他又岂能不睁大了眼看清楚!

首先发难的是聂绵卿,她一把夺过文件,仔仔细细的看了报告,越看越糊涂,嘴里直说着:“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的……真真是韩溯亲手交给我的,中间没有出过任何岔子……我……”

“你想要怎么样?”韩振天最为冷静,这种报告,要多少份,他也随时都能弄来多少份,对于这结果,他只是诧异了片刻,让他心惊的是韩澈此举的用意。

“不愧是韩振天,要不说你退隐这么久还能只手遮天,为所欲为!”

父子两直直相视,韩澈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怨恨。他的父亲在对待孩子时可谓一样的心狠手辣,将他流放国外,只要他动了逃离的念头,那些看守他的一级杀手,任何一个都会眼睛不眨的要了他的命!

他们谁都没有看见,聂真真眼里那一抹乍现的光华,在听到他们的对话后,又骤然灭了。

她在心里笑话自己,怎么会那么天真?以为当真是哪里出了错,她并不是和他有着血亲关系的叔侄!一切不过是他的计谋!

律师再次抽出一份文件,公事公办的解释着:“聂真真小姐的合法身份不能成立,她所拥有的股权也就相应实效,她所享有的天墨集团50(百分号)的股权支配权法律不认可。”

话说的这么明白,聂真真当然也懂了。这就是韩澈这么做的原因?然而,不止,远远不止!!

“韩先生,请你把这份文件签了……”律师在说这话时,并不很强硬,竟还透出一丝的恐惧,对面而坐的两父子都不是简单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