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爱的沙漏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14:56 字数:4141 阅读进度:142/527

“呃……”

韩澈闷哼一声,竟是聂真真隔着单薄的衬衣一口咬在了他的胸口。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真是个牙尖嘴利的丫头!疼并不见得多疼,但也不至于毫无感觉。韩澈的下颌抵着聂真真的额头,却终于绷不住笑了。

“呵呵……”

韩澈很少笑,尤其是这种笑出声来的笑。当然他那种阴森森的冷笑,虽然也带着个笑字,却着实是和笑非亲非故的。

现在他的这一笑,太过爽朗。像是炎热的夏季里,从山谷里偶尔一窜而过的微风,让人觉得通体凉爽舒畅,又不至于伤身。

饶是正在和他置气的聂真真听了,也还是不由怔住了,蠕动着唇瓣,不甘心的收住了眼泪。

她当然不知道,她在梨花带雨、泪痕犹存的情况下,还肆意蠕动着娇红的唇瓣,对于韩某人那根脆弱的神经来说,是起到了多大的撩拨作用。

“唔……”

等到反应过来,韩澈已经将她压在了地板上,轻薄的两片唇,柔软的贴住她的。

他的吻缠绵、细致,轻轻贴着她的,宛若蝴蝶落在花间,并不符合他原本狂野掠夺的方式。更像是带着呵护在吻着。

聂真真在他极尽的柔情下,睫毛不住轻颤,理智一点点抽离。

韩澈却很快结束了这个吻,聂真真疑惑着缓缓睁开眼睛,凝视住他。那眼神就好像是在问他:“不要吗?”

“傻丫头,等久了吧?肚子饿……”韩澈其实并不想停下,这么可口的聂真真,比吃饭有意思多了。可是身下的女孩,肚子适时的发出“咕咕”的叫声——他的小妻子饿了。

“位子订好了,走,我们吃饭去。”韩澈不由分说的将她抱起,直接走出了总裁办公室,全然不在乎外面那一群人赤红的要吃人般的眸光。

聂真真红了脸拉拉韩澈的衣领,带着馨香的口气喷洒在韩澈喉结上。

某人想,这是诱惑啊,可也绝对是种享受!

“放我下来吧,这么多人……看着呢!”

“那又怎样?”

别人是敢怒不敢言,不过,这里面就有个特殊的人。谁?除了韩某人的“闺蜜”“花孔雀”无人能担此重任!

梁骏驰也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里蹦出来的,一下子就出现在了聂真真面前。

长胳膊长腿的往她面前一摊:“嘿,小弟妹?我们又见面了?”说着很风骚的捋了捋头发,然后想起自己已经几天没洗头了,甩甩油腻感极强的手指,面不改色的继续笑着。

“去哪里啊?吃饭吗?我也没吃饭……哦……”

这个尾音拖得长啊,聂真真是女孩子听了也觉得麻得慌。

“乱叫什么?”韩澈不满意了,这梁骏驰不是拐着弯的占他便宜吗?

梁骏驰一脸无辜:“那怎么称呼?我叫他贺太太某人得乐意啊……当然是早了点!”

韩澈那张脸,黑的跟烧烤盘似的,更恐怖的是身上那股子杀气。梁骏驰见好就收,摆出一副嬉皮笑脸样,点头哈腰的赔不是:“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韩澈抱着聂真真继续往外走,甩给梁骏驰一个潇洒的背影。

“叫嫂子!”

人影都没了,还不忘将他一军!

靠!老天爷,千万别拦着我,今天我一定要替天行道,除了这个得瑟的家伙,就你有老婆,有老婆了不起是吧?今天就让你老婆守寡!

梁骏驰十指插进头发里,暴躁的一抓,也不知抓落多少根智慧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不管了,掳起袖子就往外冲,今天势必要给这个“妻管严”点颜色看看!

人刚冲出门外,就撞上一具温软的娇躯。

“哎呀!”聂真真摸着被他撞疼的额头,瘪瘪嘴苦涩的笑笑。

韩澈已冲了过来,一把将她拉过。紧张的查看着她,要不是梁骏驰在场,他恐怕要借机扒光了衣服好好查一查。

“怎么了?花孔雀,你能小心点吗?眼睛长到脑门上去了!”

“疼吗?”

救命啊,谁来救救他!还让不让人活了?梁骏驰那个抽搐啊,这个时候应该求哪路神仙?真他妈太腻歪了!

“梁教授,不是没吃晚饭吗?一起来吧?”聂真真还被韩澈抱在怀里,却扭过头来对着梁骏驰发出了邀请。

韩澈都没有看过梁骏驰一眼,心里正不满,多久聂真真都没有给过自己好脸色,好容易今天约他一起吃饭,梁骏驰这死小子还要生生插上一杠子。

但是,老婆说了让“梁教授”一起来,他也不好说“不”不是?

“走不走?要走就快点走!”

这一句恶狠狠的话,当然不可能是对聂真真说的。梁骏驰发了一会儿呆,才意识到这话是对自己说的。连忙拔腿跟上,这种情况下,他跟去是不是合适?

可他还是跟着去了,心里还在疑惑,当人电灯泡并不是他的专长啊,可这一刻,怎么就这么想当一会呢?还有,刚才撞上聂真真开始,那个心跳不停,是为了什么?

死命按住心口,暗暗发狠说到:“别跳了,跳的这么欢腾,是想干什么?”

梁骏驰很快就后悔了,这一顿饭吃的,那叫一个别扭,而且铁定消化不良啊!

坐在他对面那个弯着桃花眼,小心的把寿司沾着酱汁送到聂真真嘴里的那个家伙,真的是他的发小韩澈没错吧?

还有更夸张的,这还没吃一会儿呢,韩澈就招来了服务员。指着一盘冷蔬,颐指气使的问到:“这里面是什么?能吃吗?”

梁骏驰想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带隐形眼镜了吧,这里面有什么?什么也没有啊!

“哥们,这里面有什么?有SHI啊?”

那服务员也只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小丫头,被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吓得,看样子就要哭了。

“咳咳。”聂真真低了头拽了拽韩澈的衣角,韩澈立马变了脸,侧过身用一种要腻死人的强调说到:“等一会儿,马上让他们换啊!”

“不是,不是,算了,也没有什么,挑出来就是了。”聂真真声音很轻,是靠在韩澈耳边说的,梁骏驰一句也没听见。

“你出去吧!”聂真真对着服务员挥了挥手,那小姑娘也看出来了,这里面说话最管用的是这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女孩,看她的眼神就想看救星似的,道了谢急忙冲出了门。

梁骏驰暗叹小姑娘果然好眼力,一回头,吓得下颌要掉下来了。

韩澈正端着那盘冷蔬,用筷子细心的挑着里面的啥玩意儿?洋葱!!

“我去下洗手间。”聂真真扔下餐巾起身出去了。

韩澈跟着后面很狗腿的说了一句:“等你回来,我这就挑好了,可以吃了。”

“哥们,给只碗吧,你看我这哈喇子,要拖地上了!”梁骏驰的话嘲讽意味太浓,韩澈却毫不在意。

“滚,我乐意,不爱看别看,谁让你跟来了!脸皮真厚!”

两人笑闹一阵,韩澈是真高兴,虽然这个约会因为梁骏驰的存在打了那么一点折扣,不过,整体的走向还是很让他满意的。

聂真真是他要过一辈子的人,虽然他的确是有很多种方法可以强迫她,但是,在情爱方面,他和普通的男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也想要和相爱的人和和美美的过一辈子,回到家就可以看到她微笑着迎接自己。

幸福,终归要长长久久,细水长流。

梁骏驰一只胳膊揽过韩澈的肩膀,随意问到:“你俩这就算和好了?不是昨天还闹腾的厉害吗?你这老婆一夜之间就回心转意了?”

韩澈手中的筷子顿了顿,瞥了眼梁骏驰,带着点发狠的味道咬牙说到:“你什么意思?就不能盼着我点好?”

食指在空中摇摇,梁骏驰正色到:“就是为了你好,你这老婆,年纪小,长得也娇弱,可看着像是很有主意的人。照说这么有主意的人呢,不应该和贺明宸不清不楚就……”

言下之意,聂真真和韩澈和好只是一种表象,突然的示好,一定是有原因的。

韩澈心里一沉,面色有些绷不住了。

梁骏驰暗暗感叹,都说恋爱像沙漏,心满了,脑子就空了。这么一句酸溜溜的话,在韩澈的身上竟然也一字不差!

玻璃门里现出聂真真高挑纤细的身形,双手交叠在胸前往这里走来。刚才就注意到了,她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哭了很久,眼睑有些肿,她一个人在总裁休息室休息,是什么事让她哭了?

那种危险迷离审视的眸光,和讲台上那个温文尔雅说着历史文化、侃侃而谈、博学多才的梁教授,真正不像是同一个人。

“什么都不许说,我只要结果,不管她是为了什么想通了,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好。”

韩澈当时是这么说的,那以后很多年,他也都是这么做的,言出必行,算是他难得的君子作为。

韩澈换上了笑脸,站起来给聂真真拉开椅子,和梁骏驰的对话,已被他撇开。

当天晚上,聂真真洗完澡,看见韩澈已经躺在她的床上。咬着下唇,走到床边,这一点,她也已经想到了。但今时不同往日,要再和他有那种关系,又把贺明宸置于何地?

“那个……我不方便。”一上床就被韩澈拉进了怀里,说了这么个蹩脚的借口,也不敢看韩澈的反应。

“睡吧!”韩澈随手关了灯,出乎意料的连动手动脚都没有,就这么在暗夜里,拥着她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