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贺明宸的异常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14:53 字数:4043 阅读进度:139/527

贺明宸想着这些天都没能去看她,即使不是出于他的本意,他也还是难免愧疚。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身为她的未婚夫,却不能保护好她,对于男人深感无力的同时也相当伤自尊。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贺明宸明白瞒是瞒不住了。这些天来忙着和韩澈纠缠,又要安抚母亲,身心都是相当疲惫。

在聂真真一再的追问下,他只得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

贺家名下的所有产业,受到了韩家以及梁家等各股商业势力的联合夹击。

贺家原本的势力虽然是不错,但也经不起韩澈明显恶意的联合他人打击报复。

别说是各方联合,就是单单一个韩家,真要抵抗起来,贺家也是占不了上风的。

意识到事情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晚了。贺明宸惊觉,韩澈竟然是从很早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在部署这件事了,上次美国的事业出现危机,就是个警示的信号。

当他冲到天墨集团总裁办公室质问韩澈时,韩澈竟然还很热情的接待了他。

两个大男人,无论从情场上,还是商场上,注定了都是敌人。

韩澈的心情很好,也并不打算同他兜圈子。直接了当的承认了:“没错,就是像你想的那样,我就是故意的,费尽了心思,就是要让你贺家垮掉!”

贺明宸外表儒雅,性子是温和了些,但同样也是在豪门浸淫着成长的。怎么会不明白韩澈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

想要对付一个小企业容易,可要对付贺家这么一个根深蒂固产业庞大雄厚的家族企业,想必韩澈也很辛苦。

而且,韩澈联合了多方的势力,就算是贺家被他弄垮了,他也未必能从中得到多大的好处。

那么他这么费劲的做这件无利可图的事情,究竟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他们之间横着一个聂真真,彼此自是心照不宣。

难道他是想要夺回聂真真?这个想法在贺明宸脑子里打了个回旋,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韩澈这么一个成熟的优质男人,赤裸裸的做着抢妻的事,何况这女孩还是他的亲侄女,光是想想都觉得疯狂!

他正要在心底否定这个想法,对方却轻笑着承认了。

“要我放过你也可以,把我的女人还给我,这件事,到此为止!”韩澈就隔着一张实木办公桌轻松的说出了让自己松手的条件。

这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那是相当具有震慑力!

证实了贺明宸那个疯狂的想法不说,同是商业精英的他当然也明白,韩澈为了夺回聂真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如果他们真的达成共识,那么,那些和韩家联手的人,就无法从这场阴谋战斗中得到任何好处,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大家又怎么会同意?作为条件,韩澈一定应允了其他的好处。

“你……就这么想要她?”贺明宸其实一直想要这么问他,聂真真是很好,在这一点上,他们也算是惺惺相惜。但问题是,他不能理解韩澈的强求。

“你说呢?我比你更懂得她有多好!”韩澈轻蔑的笑声里,完全是对她强大的占有欲。

贺明宸忍不住了,双掌敲在办公桌上,激愤之余,真的想勒紧他的脖子,撬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究竟装着什么!

“再好,也不是你的!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都一定要属于你吗?那是你侄女,是韩溯大哥的女儿!”

四目相视,两人都安静下来。这么坦诚的提起这件事,在两个男人而言,的确是头一次。

五雷轰顶,不过如此。

韩澈一向是冷静的让人害怕,但他最不能听的就是聂真真的真实身份,手中的派克笔当时就被他折断了,狠狠的摔在地板上,碎屑渐的四处都是。

“她不是,只要我说不是,她就不是!”这些笃定的话语,伴随着韩澈狠戾坚毅的眼神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在齿缝间流转,血液里滚动着的都是罪恶的黑色。

“那你也死心吧,我贺明宸再无能,也没有到了要卖妻子的地步!”他用了妻子这个词,光明正大,不需要像韩澈那样自欺欺人。他左手的无名指上,正带着和她同一款的男戒。

贺明宸从天墨集团离开,豪言壮语是放下了。但他也认识到,聂真真是危险的,继续留在韩家一定会被韩澈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当即就驱车奔往韩家,更加震惊的事实摆在了他面前。

门卫没有换人,以往都是远远看见他就将门打开了,可这一次,却将他拦在了门外。

他要见韩振天,看着他拨了半天电话未果。门卫这才支支吾吾的告诉他,韩振天和聂绵卿都已经不在韩家本宅了!

贺明宸无法不震惊,韩澈为了得到聂真真,果然已经做好了各方面的准备。精打细算到对自己的父亲也下了手,看来上次韩振天出手截下聂真真的事已经让他有了防范之心。

那么聂真真一定是被韩澈软禁了,他这样的男人,总是做多过说。但在这样的时候,贺明宸也并不是软弱的。

他必须好好合计,怎么才能解决家族的危机,又该怎样营救他的未婚妻。

他已是心急如焚、焦头烂额。正在这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匆匆赶到贺太太的住处,怎么也没想到,一向疼爱聂真真对她满意的不得了的母亲头一句话竟然就是让他取消婚约。

都没有问为什么,贺明宸的脸色就白了。不用想,一定是韩澈又做了什么手脚。

因为不确定母亲都知道些什么,他不敢轻举妄动,免得来个不打自招。

在母亲面前装疯卖傻,装作一概不知。贺太太气急,将一只文件袋扔在了他面前。

这下子,贺明宸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连装傻卖乖也都一并省略了。

那里面的资料不可谓不丰富。

——聂真真从出生,到替母亲还债,到后来和韩澈同居,流产的记录,每一笔都清清楚楚!

他的反应太过平静,贺太太才后知后觉的指着儿子问:“你早就知道?”

贺明宸点头承认,贺太太当时就开始大笑。活了这么久的年岁,还真是头一次觉得这么好笑!

“你是有问题?还是有缺陷?你到底是看上她什么了?!”

面对母亲的责难质问,贺明宸想要反驳却张不了口,想了半天,他出口的话语竟然是:“妈,这事不能对外说,初夏她……”

“啪!”

他的脸被重力打得偏向一侧,贺太太高举着手掌,保持着打后的姿势,浑身都在发抖。

从小到大,她还没有打过他!难的见上几次面的儿子,她每次心疼着、宠着都来不及了,又怎么舍得打他?

更何况,这个儿子也很少有让她操心的地方,就是最叛逆的青春期,他跟着那些纨绔子弟,染上些恶习,不过也只是一阵子,并没有沉溺其中。

现在,他竟然一门心思的要娶这么一个和自己叔叔乱伦的女孩!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妈,初夏不知道的,那个时候,她真的是不知道的。”

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贺太太又想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这不是重点,儿子,这个女孩不能要,纸是包不住火的,妈不是不开明,家丑、污点……不能要!

何况,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到我的手上?你怎么不好好想想!”

贺明宸当然明白,不用好好想想他都明白。韩澈等不及了,等不及在商场上将他剿灭,立即又出了一招。

他是断定贺太太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不会同意儿子和聂真真的婚事。至于这件事本身也关系到他的名声——贺明宸在心里冷笑一声,这个韩澈,果然魄力和胆识都是一流的。

虽然他当着他的面,说他是个疯子,其实,心里对他却是很佩服的。

韩澈的行径到了让人不能理解的程度,这种非聂真真不可的坚决,让他自叹不如,如果今天把他和韩澈的位置对调,他想他未必能做到这样。

为了阻止儿子去见聂真真,贺太太急怒攻心倒下了,并且在醒来后坚决的以性命相威胁,不让他去见她……

这些事发生的时候,也是惊心动魄,被贺明宸轻描淡写的用几句话匆匆带过,过程中也省略了很多。

短短的时间里,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聂真真听的呆了,韩澈这些日子总是在外面忙,就是忙这些事?忙着伤害无辜的人?

全都是因她而起的事,直接来找她不久可以了?做了这么多,她如果不愿意……

聂真真冷笑一声,是啊,韩澈就是知道自己不会愿意,才会这么做。用这种方式,在逼她就范!

“对不起……对不起……”

这个时候,聂真真也觉得这句对不起很多余,就算她说的再诚恳,又有什么用?

韩澈的目的达到了,他就是这样,想要的东西,抢也要抢回来!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她对韩澈满腔的爱意里,生出一两丝怨念来。他这样的行径和强盗、流氓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