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谁比谁卑鄙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6:01:55 字数:4262 阅读进度:109/527

贺明宸墨染的浓眉和漆点的瞳仁,传递着海枯石烂的决心,飞扬的刘海凌乱的翘起。www.pinwenba.beat.cc/read/704/

聂真真止住了哭泣,扬起手心一巴掌拍在贺明宸微黑的脸上。她从来没有在贺明宸面前这样失控过,她知道自己已经崩溃了,才会对他说出那样无情的话。

“贺明宸,你卑鄙!太卑鄙了,不要总挑我这么脆弱的时候!”

贺明宸偏着头,保持着被她掌掴的姿势。她虽然打了他,可力道很轻,连泄愤的效用可能都没有达到。

卑鄙?她觉得他卑鄙?如果她觉得他在她脆弱时的示好是乘虚而入,那么他的确是够卑鄙!

他不动声色的抓住她的手,很用劲,聂真真头一次知道,原来贺明宸也有这样强硬的一面。

他的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他问她:“我乘虚而入,我卑鄙,可是,除此之外,我要怎么插得进去?你的心里,只有这个时候才有空隙!”

他的坦白,惨白了她的容颜,她捂着唇瓣落荒而逃。

A大校园门口,贺明宸长身而立,许久才发动了车子,远远离去。A大校园里人工湖的石桥上,韩澈玉树临风,长叹一口气,静坐在栏杆上,脑子里是少女说着尾生抱柱典故时眼里无限的向往。

聂真真没有来,她也没有回韩家。

韩澈在石桥上等了她一夜,天快亮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是机师打来的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启程。

韩澈无声的挂了电话,启程?他一个人,要奔赴何方?她的号码存在手机里的第一个位置,只要轻轻按动手指,就能听见她的声音。

可是,这一夜他都没有拨打的念头。他说过,要她自己回来。他会一直在这里等她,等到她自己回来!

他等来是韩振天的电话,韩振天省去了客套的话,连那一声“澈儿”都意外没有喊出,劈头盖脸的直接说到:“初夏不见了。”

他花了些功夫才明白过来,韩振天口中的初夏指的是聂真真。他彻夜未眠的眼中布满了红血丝,下眼睑下乌青,浓重的眼圈,疲倦心痛,都抵不过这一刻五脏俱焚的焦急!

他该向她解释清楚的,他怎么会忘了,她就是这么傻的女孩,还痴痴的等着她自己想明白。

挂了电话,韩澈立即下令李欣阳和小四全力找寻聂真真。

初夏的季节,海边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

远处的篝火好像把天边都烧着了,渡假的人们围在一起,手拉着手,看上去很快乐,没有忧愁。

调皮的孩子不能认同大人们“幼稚、无趣”的游戏,各自发明创造,带着稀奇的工具在沙滩上建造着属于他们的堡垒。

聂真真端坐在海边的石阶上,看着孩子们跳跃着,你追我赶。海风灌进他们的裤筒里,鼓了起来,像是膨胀的熄灭的灯笼。

她的嘴角上扬,梨涡未曾显现,他们的欢乐传递不到她这里,只在她周围环绕,与她无关。

一个孩子拿着水枪经过她,嘴里说着:“别跑,你刚才已经被我打中了!”气鼓鼓的脸上泛起愠怒的红色。

脚下一个不稳,眼看就要摔倒。聂真真伸手去扶他,那孩子也不客气,直接拉住聂真真,将她一起拉到了沙地上。

斜坡沙地上,两具身体往下滚落,在海岸线停住。

那孩子按着聂真真的身体爬了起来,聂真真整个过程充当了这孩子的肉垫,最后还被他雪上加霜的耸了一把,疼得她龇牙咧嘴。

那孩子本来还带着不耐烦的神色,在看见聂真真的长相时红了脸,朝着她伸出手,很男子气的说到:“起来吧,真是麻烦的女人!”

聂真真哭笑不得,明明是他拖累了她,她倒是成了麻烦的女人?她瞪那孩子一眼,还是拉住了他的手,满足了他小小的男子汉虚荣心。

在此之前,聂真真已经在海边坐了一天一夜。她也不知道自己来海边的目的,当她踩在海水里,冰凉的海水没过她的脚踝,她竟然大笑起来,然后一步一步走回了岸边。

早晨太阳从海面上冒出来的时候,金灿灿的光线钻进她眼中,她眼中潮湿的液体,咸涩的如同大海的味道,沧海倾盆。

—韩澈!

她奔到海边,大声念着这个名字,一遍又一遍,直到声嘶力竭,双腿无力的跪倒在海水中,唇瓣蠕动着,发不出声音,唇形依旧未变。

他真的还会在石桥上等着她吗?他等的究竟是她吗?

皮包里的手机早已没了电,任凭外面各条道上的人疯狂找寻她,她也浑然不觉。

她就这样呆坐着,直到被这个孩子拉着滚下沙滩。

“姐姐,你真好看?”那孩子拉着她的手,脸红的更厉害了。

“嘁,你多大了,还知道女人好不好看?”聂真真愣了一会儿,突然地觉得特别好笑,尤其是看那孩子煞有介事的认真严肃样儿,还有他红透了的小麦色脸颊。

“别笑了,我十三了,不是小孩子了!”那孩子越发生了气,攥着聂真真的手钳子一样制住她,像是在证明他是个男人的事实。

“好好,不是孩子了!”聂真真捏捏他的小脸,然后夸张的比了比他们之间的差距。

十三岁的孩子?怎么个子这么矮小?她一米六八的个子,他怎么比她矮了一个头?

“哈哈!”这么想着,她就又笑了,孩子察觉出她笑里的含义,噘着嘴,怒道:“不许笑!我会长高的!”

聂真真觉得自己是不是伤了孩子的自尊,忙点头安慰他:“是的,是的,有很多男孩子生长发育比较晚。你会长高的,长得像……”韩澈——那么高……

她眼里的笑意黯淡下去,韩澈于她就像是个梦魇,兜兜转转,她还是这么自然而然的想起他。

脸上一阵钝痛,迷了聂真真的眼,聂真真回过神来,擦着满脸的细沙,眼里的泪水被刺激的一阵阵的。等到她终于能看清眼前的景象,那孩子却朝她吐着舌头,笑到:“女人,你发什么呆?陪我玩儿吧!”

聂真真恼火掳起袖子,横眉竖起,朝着孩子恶声恶气的说到:“看我不揭了你的皮!臭小孩儿,长不高的小不点!”

“哈哈……”

两人的笑声在海空中飞扬,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沙滩上追逐。

“少……”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子拦在了孩子面前,态度极为恭敬,还未开口,小孩就用食指放在唇上冲着他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嘘,别乱说话!”

“你爸让你回家去!”那人倒也机灵,立马换了一副随和的样子,搭上小孩的肩膀,熟悉的就像是他的兄弟。

小孩很懊恼的垂下头,聂真真想大概家教很严吧,冲着孩子挥挥手:“快回去吧,别让爸爸担心。”

“他才不会关心我。”他嘀咕了一句,口气很不好。

聂真真没听清,再问他,他也不说了,来找他的人揽住他的肩头就要带他走。

聂真真看他委屈的样子,以为他贪玩,不愿意回去,于是转身先走了。

“姐姐,我叫李锦旭。”孩子在她身后朝着她大声说到。

聂真真头也不回,伸出手朝后挥了挥,表示知道了,不过是萍水相逢,擦肩而过,并不需要知道他的名字吧?

孩子走了之后,聂真真又孤独的徘徊在海岸线上,疲倦的身子经过方才跟孩子那么一闹腾,此刻才觉得浑身发软,在海水里一泡,更是凉意从脚底板往上沁入骨髓。

支撑着往岸上走,凉鞋提溜在手上,渐渐眼前一片模糊,岸上的人先是摇晃,而后彻底横道在眼前。

“韩澈……”聂真真低声喊着韩澈的名字,缓缓合上眼,看见一抹颀长的身影向着她狂奔而来。

是他吗?是他吧?

他把她抱在怀里,她贪婪的吸着他身上的气息,而后,失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不是他,不是他!

“就算是乘虚而入,就算是卑鄙,也请你给我个机会!好不好?”那人把脸颊贴上她的,说着她听不懂的话,她想说除了韩澈她谁也不想要。

可是,韩澈喜欢的从来都不是她,她说过不介意的话,都是假的,她该死的介意!

黑暗中,聂真真失去了知觉,在贺明宸怀里乖巧的缩成一团。

聂真真被贺明宸带到了贺家在海边的别墅,进去的时候吩咐所有人,不能将聂真真在这里的消息传出去。

韩家那边找她已经找疯了,他却不想让她在这个时候回去。

他将聂真真安顿好,给韩振天去了电话。韩振天对于这样的结果是乐见其成的,但韩澈疯狂的样子让他心生动摇,他提出要接聂真真回家。

“爷爷,我都知道了,让初夏回去,只能错上加错。从此以后,请让我来照顾她。”

韩振天沉默了,他隐瞒了事实,可这个年轻人居然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应该可以放心了吧,把孙女交给他!

贺明宸挂上电话,看向床上熟睡的聂真真,她太累了,在海风中吹了一天一夜,还有些发烧。

替她盖紧被子,转身出去看看医生怎么还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