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不用担心我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5:53:10 字数:4527 阅读进度:83/527

韩澈的电话被贺明彤挂断,莫名的有些恼怒,夺过手机看向屏幕上的通话记录,是聂真真打来的。www.pinwenba.beat.cc/read/704/眉间不耐的神色更甚,专注的看着屏幕,意外她会给他打来电话——她,还好吗?

从手术室出来这么多天,他只从小四口中了解到她的情况,知道手术很成功,她也恢复的很好,韩振天给她提供了最好的照顾,生怕她受到一点委屈。他能想象韩振天在面对聂真真时毁断愁肠、痛不欲生的样子,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可他始终没有松快的感觉,反而思绪越来越复杂。

韩振天和那个女人的女儿都已经受到了惩罚,可为什么他一点都不快乐?

聂真真恢复的再好,终究不能再回到从前,那么年轻的女孩,因为他,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

贺明彤从身后抱住他,此刻两人都只穿着浴袍,浴袍下再无其他衣物遮掩,贺明彤的手指穿过他胸前的衣料,在他结实的胸肌上摩挲,韩澈勾唇一笑,抓住她的手放在嘴边,贺明彤主动勾住他的脖颈,送上火热的香吻。

韩澈闭上眼,反身将贺明彤拥入怀中,急切的脱去她身上的衣物。他的手指划过她每一寸肌肤都会引起她动听的呻吟,这呻吟饱含情yu,却和聂真真的太不一样,她总是那么羞涩,即使她差一点就成了他孩子的母亲,每次他央求她做这种事,她虽不抗拒,却总是无一例外的在与他坦诚相对的那一刻红了脸,连呻吟都带着羞涩的味道。

“澈……”

贺明彤低声的娇吟,迷蒙中,韩澈仿佛听见聂真真在呼喊他。

“韩澈。”

这两个字,在她口中舌尖倾吐而出,非常清晰,在情yu的巅峰,她的表情总是分外认真,可爱的样子让他爱不释手、每每忍不住缴械投降……

但这一切都结束了,不是省略号,是干净利落的句号,终止于他对她的伤害!即使没有这伤害,他们也一样结束了。

他奇怪为什么那天会在那种时候相信了她的话,她是不想让他再碰她,才会说出和贺明宸发生关系那样的话。他却被嫉妒冲昏了头,用了那样极端的方式将他们的关系做了了断。

在伤害了她之后,他看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如果见到她,她是会咬牙切齿的憎恨他,还是她笑靥如花的叫他叔叔?

——这两种,哪一种都不是他所想要的!

聂真真爬满泪水的脸突然浮现在他眼前,她倔强的看着他问他:“韩澈,你和贺明彤有没有?”

她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关系,却还问出这样的话,这个傻丫头,心里明明就是有他的!她会不会和自己一样,他有多痛苦,她也就有多痛苦!

这些想法在他心底盘旋迂回,一遍一遍讽刺着他的愚蠢可笑。

“澈……”贺明彤尖利的指甲嵌入他肩胛,拉下他的身子,邀请着他,他的眼神穿过她的肩头,避开她的视线。

他托住贺明彤,很想摆脱脑子里的那个身影,然而汗水自额上挥洒而下,伴随着他炙热紊乱的呼吸,他抱紧贺明彤,突然觉得力不从心,眼前仿佛看见聂真真红着脸瞪着他哭着说:“你是我一个人的!”

贺明彤抱住他的脑袋,红唇在他颈项上游移探寻着他的唇瓣,她在渴望着他。

韩澈意识到她的企图,按住她的身体,不想面对她的脸。似乎这么做,就能将怀里的女人当成是聂真真。而她终究不是她,她永远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和他相拥、等待着他。

“澈……”贺明彤感觉到他的僵硬,手指在他宽阔的脊背上游走,这是他们曾经最习惯的方式。

聂真真不一样,她喜欢在这个时候调皮的含住他的耳垂,技巧生涩,而由她挑起的酥麻感一直延伸到他的舌根,让他瞬间软在她的怀里,嗤嗤的笑。

韩澈就这样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上,不受控制的回忆着和聂真真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她带给他的极致缠绵,已悄然离他远去,今生再也不能拥有。

巨大的空虚和寂寞海潮一般席卷而来,顷刻间将他吞没。

“对不起,彤彤,我……”

他将脑袋靠进贺明彤的颈窝,脸孔深深埋进枕头里,潮湿的液体从眼睑流出,在这种无能为力的恐慌中,他终于领悟到,他失去了她——那个在冬夜的月光下说要和自己一起私奔,不许他先老去的女孩!

他的全身而退,让贺明彤疑惑震惊,面对他沉寂的背影,她隐约察觉,四年多的时光,她抛下了他,再回来,他还在这里,却似乎已经不是围着她转的那个韩澈了。

黑夜浓稠寂寥,夜空中,月亮昏晕,星光稀疏,仇恨夹杂着悔恨在情感与道德的边缘绝望地徘徊,韩澈仰起脸,冷峻的双眸泛着银光,五官在暗影中移动恍如幽灵的飘荡在他俊挺的脸上投下长长的、捉摸不定的影子,广阔而寂静。

身边的贺明彤已经睡着,而他依旧清醒。

他从床上起来,走到窗边,手里握着手机,看着那一通来电记录。她给他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她的身体恢复的很好,如果有什么情况,小四应当也会有所报告。不是身体的原因,那么,她给他打电话,难道是因为——她想他?

韩澈自嘲的抚着眉心笑了,这笑意牵强、苦涩、僵硬,谁会想念一个残忍的差点要了她命的男人?!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亲叔叔?!

生平自负的他,头一次失去了自信。

手指在键盘上按动,他不自觉地按下了回拨建,在他惊醒过来自己的这一举动时,电话已经接通。

已经入夜,她又是那么虚弱的状态,他想她大概已经睡了。可是电话那头,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清醒,这么晚了,她怎么还没有睡?是身体不舒服吗?一想到她会不舒服,握着手机的掌心隐隐作痛。

“喂……”

聂真真的声音,电话里听来比在耳边听还要柔糯,稚嫩的有些甜腻感,他曾笑说她电话里的声音总是更能引起他的欲望,她当时佯装恼怒,可是他清晰的记得她嘴角的梨涡是深陷的。

这一刻,他又沦陷在她散发出的这种诱惑里,恨不能穿过电话,狠狠的将她揉进怀里,嵌入他的身体。

他添了添干燥的唇瓣,长叹一口气,沉默穿越空间在两人之间拉长。

“韩澈。”

聂真真的声音,简单干净的两个字——是韩澈,和以前一样的称呼。

这一声再寻常不过的呼喊让韩澈浑身一震,她的语气清浅,没有恨意,没有疏离,她叫他韩澈!

他的薄唇紧闭,没有一点曲线,下颏紧绷。左手抬起捂住唇瓣,生怕一个不留神就出了声,他还没有跟她说话的勇气。

“你放心,我没事了,我很好,别担心。我……”

她的声音明显哽咽,简单的几个字后,就再也说不出话来。她想告诉他,她在等他,她很想他,可最终,她还是没说,会对他产生困扰的话,她舍不得说。

两人各自握着手机站在阳台上,隔着遥远的距离似乎也能感受到彼此就在眼前。

窗外的高杨树上初初抽出嫩芽的叶子,就像是年轻稚嫩的聂真真,鲜嫩的溢着水份。

月光笼罩住新叶,仿佛她最爱穿的及踝长裙,从腰间直直落下,垂坠的砸向地面,优雅淡定,是他眼底最惊艳的一抹光华。

就是她的这种夺目的吸引力,使他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而后几番挣扎,甘愿坠入深渊,却又在一夕之间被他亲手推翻、摧毁!

手指紧握住手机,心口像被石磨压住似的,无法言语。机身在掌心中因摩擦力发出吱吱的响声。

他伤害了的女孩,打来电话就是为了告诉他,不要担心她!

他那么对她,可她还是一眼就能看穿他心底的想法,在她面前,他所有的心思无所遁藏!

——真真,你要我怎么舍得,就此放过你!

“你这孩子,这么晚了怎么站在这窗口吹风?呀,怎么还哭了,这是做小月子,不能哭……会落下病根的……”聂绵卿喋喋不休的声音在电话中微弱的响起。

韩澈蹙紧了眉头,这个傻丫头,不过就是接他的电话,还没有康复的身体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还站在风口!她哭了,她还是哭了!他又让她哭了!

匆匆挂断电话,换了衣服,拿起车钥匙冲出了贺明彤家。贺明彤在她走了之后睁开了眼,睡意全无——韩澈,已经离她这么远、这么远!

聂绵卿一边责怪着聂真真,一边替她披上衣服,看着她手里的手机,疑惑的问到:“这么晚了,跟谁通话?”

聂真真下意识的挡住手机屏幕,支吾着说是梁初雪。

重新躺回床上,聂真真还在惦记着韩澈的那一通电话,由于聂绵卿突然进来,电话已经断了,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她连他一个音节都没有听到。

她并不是什么良善的圣女,却不知道为什么,即使韩澈对她做了这样残忍的事,她最想要对他说的,还是让他不要担心。

“妈,你回去吧,很晚了,司机还在等着。”聂真真催着聂绵卿离开,她现在已经不需要陪护,这些天聂绵卿照顾她很辛苦,下眼睑上眼袋发青。

聂绵卿替她掖好被子,又叮嘱了她万事不要自己动手,有事喊护士,问她明天一早想吃什么等等。直到聂真真夸张的吐着舌头说她啰嗦,她才佯怒着随司机离开回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