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章:要了她的命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5:53:05 字数:4292 阅读进度:79/527

眼前的韩澈让聂真真内心害怕极点,他疯狂的眼神带着决裂的色彩,他说过,永远都不要背叛她,否则,他会毁了她!

他眼里嗜血的光芒越来越浓,聂真真纤细的十指抓牢他健硕的手臂,他的肌肉紧绷着,她竟然丝毫也进入不了他。品 文 吧 Www.pinwenba.Com

这不是她要的,她不知道看着他这样难过,她会比想象中疼!

深吸一口气,双手攀住他的脖颈,她后悔了,不应该这样对他。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

韩澈甩开她的手,她柔软的藕臂被他狠狠压向头顶撞在车板上,用力之大,聂真真清晰的听见骨骼和金属撞击的声音,皱起眉发出一声闷哼。

“疼吗?”

韩澈放柔了声音,俯身罩住她,舌尖在她的耳边游走,湿濡的温柔的,记忆中两人甜蜜的时光里,他就是这样极有耐心的取悦她。而此刻,他的声音却让聂真真颤抖不已。

“啊!”

聂真真一声尖叫,韩澈一口咬住了她的雪颈,不似平日里的温存缠绵,他的牙齿尖利的刺破她的肌肤,还在继续用力,仿佛要吸进她身上的每一滴血。

他的舌头卷过妖艳的红色液体,锐利的双眸中充满着疑惑望向聂真真:“我还以为你的血是冷的,奇怪,像你这样见异思迁、水性杨花的女人身上流的血竟然是热的?!”

话音刚落,一低头再次狠狠咬向她,在原来的伤口上继续肆虐。聂真真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她的沉默让身上的男人更加不快,利剑般的眼神剜向她,勾起唇角对着身后的手下说到:“看好贺明宸,别让他转过身……”

“宝贝,我最近太顺着你了,看来需要让你长点记性,我才是你的男人!”

“韩澈,你放开她,畜生!”

贺明宸的声音从门边传来,愤怒、焦急,更多的是心痛。

韩澈挑了挑眉,看着聂真真说到:“他很紧张你啊,我怎么忘了,我的妻子就是这么会勾引男人的!”

脸上的笑意骤然一敛,一抬手朝着身后挥了一记。

聂真真看不懂他的手势,随后便听见贺明宸被打的痛呼声。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喷了出来,她自做主张的利用了贺明宸,以为凭着贺家的地位和贺明彤的关系,韩澈终不会对他怎么样,却忘了,韩澈根本对任何人事都是无所顾忌的!

他的手扼住她的喉咙,想要掐断她的呼吸一般凶狠,她摇着头咬着牙哭着哀求他:“韩澈,你放了他!不关他的事,是我不好,你放了他,我跟你走!求求你!”

韩澈的手离了她的喉咙不过几毫米的距离,听到这话登时用力,又骤然松开,聂真真痛苦的纠结着精致的五官,呻吟声从喉间破碎的逸出。

“哈……哈……”

他栗色的短发在黑夜里随风翻飞,脸上是张狂放肆的笑,看着身下泪水涟涟苦苦哀求的女孩,笑声不能停止。

这就是他选择的女孩,口口声声说着要陪着他一生一世的女孩,现在她的眼泪是为谁而流?她要守护的又是谁?

虎口压向她的脖颈,没有用力,极轻的摩挲着她下颌的肌肤,那么白嫩细滑。

这么看,她长的真的是跟她的母亲一模一样!包括这副哀求着的泪颜,明明就是她的错,为什么还能理直气壮的做出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来企图博取他的同情?!

“你在向你的丈夫这里替别的男人求情?”

他的手顿了下来,一丝一毫往上移动,他在向她做最后的求证,只要她的答案合格,他想她还是会原谅他。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薄情冷血的男人,没有人知道,他有多渴望被爱,他对自己女人从来都是宽容的,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可为什么每到最后,最先离开的都是她们?

阴差阳错,是他们彼此爱的不够深,才会就那样分崩离析!

聂真真没有体会到那一刻韩澈言语里的殇恸,一门心思的只想救下无辜的贺明宸,看着他阴鸷的脸孔,强装镇定的摇着头说到:“我跟你走,只要你放了他,我跟你走!”

“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聂真真偏过脸去,左脸上已是火辣辣的一片。

远远能听见贺明宸怒骂的声音,这声音刺激的韩澈愈发兴奋。他想要狠狠毁灭了眼前的女孩,扯断她的呼吸,让她不能为那个男人哭泣,目光却停留在她的小腹上。

——微微凸起的小腹,是他们的孩子!

她怀着他的孩子,却一门心思的想要离开他,想要杀死他们的孩子!究竟是为了什么?每一个他爱的女人都在他想要好好生活的时候选择放手?

是他错了,从一开始就不该相信她的鬼话,十几岁女孩青春年少的情话,他竟然会当真!

眼前的这个女孩,身上流着卑贱的血,她的母亲就是个贱人,周旋在父子之间,迷惑了他至亲的两个男人,使得父子反目,最终害死了他的兄长,逼死了他的母亲!他竟然昏了头想要和那样一个女人的女儿白头到老!

“你背叛了我,对不起,我不能再珍惜你了。”

韩澈略带粗糙的手掌在她的小腹上慢慢揉搓,表情那样虔诚,对她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祷告。

他低头含住她的朱唇,贪婪着最后一刻的温存,离开她的那一刻,绝望崩溃的神采在他微笑着唇边荡开,聂真真恐慌的想要伸手抓住他。

他终究狠狠的将她撕碎,不带一丝怜惜!

“真真,怎么样,跟叔叔做的滋味如何?”

他薄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穿透微凉的空气,刺破她的鼓膜,钢针一般扎进她的脑中!

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那一刻,耻辱感远远消失,一个更大的阴谋和真相即将铺开在她眼前。她抱紧身上男人宽阔的脊背,对于他粗鲁的举动已无任何感觉。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韩澈托起她侧着头瞥向门口的贺明宸,冷笑到:“让你的情人好好看看,你是怎么怎么被我拥有的!呃……”

肩头上,聂真真瞪大了眼奋力将他咬住,那一种力量,带着刻骨的恨意的眼神,韩澈这一生都忘不了。

“自己的……叔叔?”聂真真松开牙齿,认真的看着韩澈,他知道,他也知道!他竟然知道!

“你……说清楚点!”

“说清楚点?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还不够明白吗?聂真真,你是韩溯的孩子,你的母亲是个贱人……”

“什么时候知道的?”聂真真打断他的话,这样残酷的现实,比他的背叛还要来的猛烈,随时会要了她的命!

韩澈邪魅的勾起唇角:“从让你怀孕开始,怎么样,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从让她怀孕开始?那么早!

那是他们最甜蜜的一段时光,甜的彼此眼中只有对方——现在看来,是她的眼里只有他,他却一直都在预谋着某些事,而她在这其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他说她的母亲是“贱人”——他恨她的母亲!

“为什么?”聂真真颓然的瘫软在他怀里,绝望的吐出这个疑问。答案似乎已经在她心底浮现。

卿姨告诉过她,父母当年私奔伴随着一场家丑,而身为韩家大少爷的父亲韩溯竟还受到韩家派出人马的追杀,这其中的缘由她不清楚,可想来必有着不堪的真相。

韩澈不能恨自己的兄长,可却恨她的母亲!

“因为我的母亲?”她清澈的琥珀色瞳仁迎向韩澈。

“哼……真是聪明!你以为你背叛了我?从一开始,你就是我计划中最重要的工具,你说老头子若是知道你就是他的苦苦找寻的孙女,会是什么表情?上天有眼,你竟然就在我身边!”

聂真真的震惊无以形容,不能相信眼前的英俊男子竟然有着如此可怕扭曲的心理。

那么早的话,也就是说,当第二次,他说要她回到他身边开始,他就已经抱着要对她和韩振天复仇的想法!她——不过就是他报仇的工具!

他和韩振天之间解不开的仇怨,就是和她的母亲有关吗?

明明知道她就是韩溯的女儿,还对她作出那样的事,口口声声让她为他生个孩子,也只是他复仇的手段之一,他要彻底毁了她,不止是她的身体,他是想让她崩溃,痛不欲生的灭亡!不惜让自己背负乱伦的罪恶,也要将她毁灭!

这——就是她爱着男人,不知情的想要瞒住身世,舍不得让他受到和自己一样的痛苦折磨,而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她闭上眼,蓦的再次睁开,痴痴的望着他,早已在眼睑内积蓄了许久的泪水夺眶而出,落下雪白的面颊。一阵难以抵挡的悲痛揉断了她的心肠,嗓子眼发不出声音,只有风一般的呜咽零碎的一两声。

这时贺明宸突然冲破了四周手下的压制从门口冲了过来,从身后拉住韩澈,将浑身无力只是一味恸哭的聂真真抱进了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