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章:不再有她的位置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5:48:29 字数:4102 阅读进度:77/527

黑暗一点点将白日的光芒吞进,电视屏幕自顾自的闪烁,里面的画面和声音尖锐而嘈杂,衬托着房中的静。www.pinwenba.beat.cc/read/704/静谧孤单丝丝缕缕在这空间里萦绕,聂真真静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窗外天上那一勾新月在云层间时隐时现,浮浮沉沉,唇边现出一丝微笑——是该放手了吧?

她的离开现在恐怕已经引起轩然大波,以韩澈的个性,不找到她是誓不罢休的,但他这一次会这么容易找到他吗?她刻意为之的躲避,即使他再神通广大,恐怕也困难。

楼下有开门的声音,渐渐的脚步声近了。贺明宸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在黑暗中轻声问到:“真真,你在吗?”

“嗯。”

“怎么不开灯?”贺明宸转身探手按在开关上,聂真真慌忙阻止了他。

“不要,别开灯……”聂真真的声音在暗处传来,脆弱单薄,仿佛一碰就会碎,其中的迷茫和颤抖让贺明宸心疼不已。

他的手从开关上离开,迎着一点点淡淡的月光走向她。她的身上泛着一团青烟似的雾一样的光芒,轮廓背着光,贺明宸只隐约辨出她的样子。

“学长,跟我说说贺明彤……好吗?”她抬起头,嘴角的梨涡随着唇瓣的张合时隐时现,眉目之间犹如雾锁山头般被愁云笼罩着。贺明宸看得心惊,蹲下身子揽住她的肩头,轻声细语的问她:“该知道的,真真应该都知道了,还要问吗?”

他不想跟她说起贺明彤,不想看到她眼中悲戚的神色,更加不想看到她因为韩澈而痛苦,如果是他,又怎么舍得她承受这种痛苦?

聂真真苦涩一笑,对啊,她还想知道些什么?

“他……找我了吗?”虽然害怕,可心里还是期待,至少能证明她在他心里还是有地位的,不会因为贺明彤他就将她忘得一干二净,尽管她很清楚,韩澈对于自己的东西一直有强烈的占有欲,他对她似乎就是这样——恐怕也只是这样而已。

贺明宸揽着她的手紧了紧,没有回答,可聂真真已经知道答案了。这样就很好,她该知足了,也该放手了,放过韩澈,也放过自己。

“他找你的话,你会改变主意,原谅他吗?”贺明宸的嫉妒心在那一刻从未有过的爆发出来。韩澈曾对他说过——“聂真真死心塌地的爱着韩澈”,现在他信了,尽管韩澈这样伤害她,她还是惦记着他。

“不,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喜欢他,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事,只是,他喜欢的人回来了,不是他的错。”聂真真如兰的馨香中吐露着这样宽容的话语,让贺明宸羞愧的无地自容,对她的疼惜更是变本加厉。

他蓦的将她狠狠按进怀里,一冲动就向告诉她,韩澈为了找她,已经要把整个A市都翻个天!他却很卑劣的瞒下了,没有哪个女人能逃过男人这样山崩地裂的攻势!他已经错过一次,不想连这次机会都再次失去。

A市夜晚的天空风云巨变,如同韩澈那张阴鸷的俊脸,汹涌的怒火在他眼中翻腾,内心的不安浪涛般一个连着一个蜂拥而上,撞击着胸口。

她竟然欺骗了他,就这样背叛了他,抛弃了他!

他已经在她面前放下姿态,整日守着她,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她生了要离开的念头。她对他渐渐展开笑颜,态度也变得柔顺,他以为,她不会再走了。早上还在怀里为他整理领带的女人,就这样再次背弃了他!

他的手指在黑木桌面上一下又一下有力而有节奏的敲击着,古铜色的脸庞紧绷着,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低垂着的长长的睫毛下,掩藏着的深不可测深乌黑双眸,高挺的鼻下绯色的唇角勾起一丝阴森的笑意,周身散发出慑人的寒意,微扬的下颌朝着眼前的李欣阳微一示意,动作狂野不拘、邪魅性感。

“总……总裁……”李欣阳嗫嚅着不敢回答,以他的了解,总裁若是知道了这个情况,聂真真恐怕……

“说!”韩澈简短的吐出这么一个字,已是对他的极度隐忍和宽容,他想要知道聂真真的下落,多说一个字都觉得耽误时间!

面对韩澈的气势,李欣阳条件反射、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自保,站直了身子一字不漏的将聂真真的情况报告了。

“她今天去了梁家……是梁初雪小姐请她去的,她让司机先走了……不过,后来,听说她是上的贺家二少爷贺明宸的车离开的。”

“哧……”韩澈轻声嗤笑,贺明宸……竟然又是贺明宸!他不知道,他的小妻子竟然学会了暗度陈仓这一招,上了贺明宸的车?她难道以为她可以和他一样随心所欲吗?

“你们都做了什么?”韩澈斜睨着眼看向李欣阳,情绪波澜不惊,李欣阳打了个哆嗦,仿佛已经看到他强压下的惊涛骇浪。

“已经查清楚了,她人……现在在贺明宸的私人别墅,总裁……”

韩澈倏地从软椅上站起来,左手拉开抽屉,掏出里面的沙漠之鹰往胸口一放,抬起脚往外走,李欣阳震惊的看着这一幕,闭了闭眼,不由暗自为聂真真祈祷。他实在是不懂,聂真真明明就是很喜欢总裁,怎么最近就一直跟他闹呢?他在总裁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如此用心,甚至有时可以用低声下气来形容,这个小丫头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她已经坐实韩家二少***名头,到底是还有哪里不满足?

“李欣阳。”韩澈突然停下脚步,严阵的叫着他的名字,李欣阳立即站直了身子躬身应了。

“是,总裁。”

“注意你的称呼和措辞,她是我太太。”说完韩澈高大颀长的身影迅速朝着一楼旋风般闪去。

“是……”李欣阳敲了敲脑门急忙跟上。

夜色浓黑如墨,苍茫的在地平线上延伸。十几辆豪车沿着道路蜿蜒向远方,车轮急促的碾过路面,扬起阵阵尘土。

车子在贺明宸私人别墅前停下,韩澈自己推开门下了车,一脚踏在地面上,丝毫没有做停留,直冲到大门前。

李欣阳就跟在他身后,正招手让人开门。韩澈一把将李欣阳推开,掏出沙漠之鹰,扣动扳机朝着门锁处就是两枪,这两声震耳欲聋,让一众跟随的人都呆住了。

韩澈一言不发的抬起脚在门上踹了一脚,铁门不堪一击的歪向一边,他跨步走了进去,身后的人急忙跟上。

经过别墅客厅的门,没到韩澈亲自动手,李欣阳已如法炮制将门打开了。

这两声巨响终于引起了屋子里两人的注意,聂真真惶恐的望向贺明宸:“学长,这是什么声音?”

贺明宸从沙发上起来,一手揽住聂真真,一手将灯打开,走向窗边,黑暗中依稀能看到门口停着十几辆车,大门已经大开。

他低头看向聂真真,握紧她的手,轻声问到:“如果他来了,你会跟他走吗?”

“嗯?”聂真真怔愣的看着贺明宸,他……来了?

“果然……还是会跟他走吧?”贺明宸在聂真真的沉默中颓然败下阵来,语气变得落寞。韩澈已经来了,他是不是做了一场华丽的梦,这样短暂?

房门“嘭”的一声被人踢开,一众人冲了进来,聂真真本能的靠向贺明宸,惶惑的看向这一群人。

她的视线兜兜转转,终于看到韩澈傲然的站立在门边,那一瞬间他岿然毅力的姿态,涨破聂真真的眼帘,她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怒意。这一室的人,仿佛都不存在,她的眼里就只能看见他!她冲动的想扑进他的怀里,什么都不管不顾,只要他还有一点点眷恋她,她想就这样忘记他们的关系,忘记他心里还住着别人。再也不跟他吵,不跟他闹,跟着他一世就好。

然而,这终究就只能是一种幻想,她的脚钉在地上,不能移动分毫,双臂无力的垂在身侧,仰头贪婪的看着他,她看错了吗?还是她自作多情?他那么深情的目光,确实是对着她吧?他……也是真的爱过她的吧?至少在和她登记注册的时候,在贺明彤回来之前,是有过的吧?

她看到他的手向她伸开,刘海下深邃的双眸盯着她,一错不错,轻声说到:“过来,真真,过来。”

他的声音是那么柔软,朦胧的情愫,星光一样迷离,四目相视,眸光交相辉映,流银泻辉。

她受了蛊惑般抬起步子,往前迈出一步,腕上一紧,贺明宸拉住了她。她回过头,看见贺明宸对她轻摇着头:“不要,真真,韩澈喜欢的是我姐,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一样,他身边已经没有你的位置了。你知道早上我出门的时候,韩澈在哪里吗?他在我家门口……”

聂真真的脸色骤然惨白——他在我家门口!这几个字在脑海里经久回荡!身子一软,贺明宸伸手将她接住,她的眸光掠过门口那一抹身影,笑了:“嗯,谢谢学长,我差点又犯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