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韩溯和韩澈

小说: 邪魅总裁独宠成瘾 作者: 叶微舒 更新时间:2015-12-26 05:43:28 字数:4182 阅读进度:64/527

聂真真站在阳台上,气候阴森,满天是厚厚的、低低的、灰黄色的浊云。www.pinwenba.beat.cc/read/704/凛冽的北风,带着刺骨的寒意,在她脚下盘旋。冰冷的雪珠子打在脸上,身上穿着厚实的大衣,那一两点凉意滴进心里。

聂绵卿搓着手咂着嘴走进房中,透过窗玻璃看见她呆站在阳台上,立即恼怒的冲出来一把将她拽进房里,责怪的说到:“你这孩子,这是怎么回事?外面这么冷,若是冻着生了病,孩子可怎么好?”

聂真真看着她,摇摇头笑了:“我不冷,穿了衣服的,里面太闷了,想要出去透透气。”

“那正好,要给你定婚纱了,一起去吧,既然闷就出去走走,省的让人来家里一趟。”聂绵卿拉着她往外走,她的手冰凉的一片,聂绵卿小心的放在怀里捂着,念叨着她当妈的人了还是像个孩子。

本来聂真真出门是一定要有司机送的,但那一天当班的司机中午喝了点酒,也没想到聂真真下午突然出门,聂绵卿就决定自己开车。司机诚惶诚恐的不肯,说是让再派司机来,聂真真摇摇头说不必了他才作罢。

红色H3前,聂绵卿打开车门扶着聂真真坐上,自己绕过驾驶座做好替她系上安全带。

狭小的车厢内,聂真真安静的不说话。聂绵卿打开电台广播,电台里的节目却很无聊,聂绵卿于是打开CD盒想放音乐给她听。

盒子一打开,一张薄纸片从里面滑落,落在聂真真膝盖上。她拿在手里扫了一眼,是对依偎在一起的男女,这女的很漂亮,聂真真却被这男的吸引住了视线——因为他长得太像韩澈!

“看什么呢?是什么东西?”聂绵卿偏过头看向她,她脸上的表情茫然的带着深深的思索,聂绵卿也好奇起来。

她凑近了贴向聂真真就着她的手一看,那一张照片闯进她的眼底,让她的瞳孔猛然收缩,针尖一样尖锐刺痛!

这照片里的人,她死了也不会忘记!就算是投胎转世忘了她自己也不会忘了这两个人!

她所有的青春,都耗在这个男人身上——童墨!化成灰也刻在她心上的男人!在他身边偎依着的就是他爱的女人,他为了她最终失去了年轻的生命,他将女儿交到她手上。在那样生死攸关的时刻,竟然没有可以信赖的人,只能将孩子托付给她这么一个欢场女子!

“绵卿,我的女儿……交给你了,帮我照顾好她!”

他眼里的信任让她毫不犹豫的点了头,看着他转身离去,她将他五岁的女儿抱在怀里。她以为他一定会回来,他的女儿还在这里,他就算是拼尽了性命也会回来,可结果——他拼尽了性命,却没能回来!

……

聂绵卿颤抖着接过聂真真手里的照片,霎时间泪水满溢。她认识他那么多年,却没有一张他的照片。他的女儿已经这么大了,十二年的时光弹指一挥间,他在她脑海里的印象越来越模糊,在看见这张照片的这一刻,他的形象鲜活的从心底泛出。

“妈……妈……你怎么了?”聂真真没想到一张照片会惹得聂绵卿如此伤心难过,直觉她应该是认识照片里的人,可是,怎么会呢?这张照片既然是在韩澈的车里,那么这个人就应该是韩澈认识的人,看这男人的样子跟韩澈如此相像,说不定还沾亲带故。聂绵卿难道还会和韩澈的哪个亲戚有这样熟悉的关系?熟悉到只是一张照片就让她潸然泪下?

“真真,你见过这张照片吗?”聂绵卿红着眼,转过脸来看向聂真真,焦急的问到。

聂真真茫然的摇摇头,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不过,这个人究竟是谁?怎么会让聂绵卿如此失控?她见惯了聂绵卿肤浅的欢乐和忧伤,却从不曾在她眼中看到过这般浓烈的哀愁。

“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聂绵卿推开车门冲出了车子,走出了几步又停住了。小巧的身影立在风雪里,冰冷的寒风吹拂着她单薄的身子,忽而怅然凝眸望着天空,伸出手来紧贴在胸口敲打着一下两下,越来越用力。

聂真真跟着下了车,站在她身后,轻声问到:“妈,你认识这两个人?”

聂绵卿摇着头,又点点头,她不知道,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怎么会没有看出来?是时间过去的太久吗?所以她才会没能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这个问题?

他们认识的时候,他说他叫童墨。她就以为,他就是童墨,除此之外对于其他的一切,她一无所知。以为他不过就是普通的一个男人,可有哪一个寻常的男人会从君老大手上救了她,自己却毫发无伤?她也曾打探过他的真实身份,可他像迷一样,她根本探寻不到关于他的半点消息。

他和韩澈这么像,这么像,她怎么会没有察觉?!她突然转向聂真真,紧紧盯着她的脸,他的女儿,跟他的爱人那么像,那么像!不,不,不!聂绵卿手上的力道不由自主的加重,嵌入聂真真的肌肤,引发她皱了眉轻呼出声。

“真真……真真……”她一遍一遍叫着她的名字,太多的疑问她一时不知该怎么说出口,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上天不会这么残忍,无端制造出这样的悲剧!可是,如果是真的,童墨,你的孩子,你们的女儿,我的孩子,我的女儿,该怎么办?

“妈……”聂真真害怕的抱住聂绵卿,她在颤抖,这张照片到底藏着什么秘密,会让她这么害怕?这照片上的人,这个男人曾经是她的恩客吗?她想不出其他,只能这么猜测——是否是一出恩客同欢场女子无疾而终的爱情过往?

“妈,没事,没事……”聂真真拥着聂绵卿往回走,看来今天婚纱是定不成了,聂绵卿失了神跟随着她回了房中。

聂真真扶着聂绵卿回她房中,在经过书房时,聂绵卿却突然转了身子冲进里面,对着上面的书架书柜一同乱翻。

她的动作急切,表情慌乱,说是在翻找东西,又似乎完全没有章法,眼神没有焦距的移来移去。

“妈,你找什么?”

聂真真想要拦住她,她却自己停下了,问她:“真真,你知道韩澈有没有相册?嗯?他那么疼你,你应该知道的!”

相册?聂真真疑惑的重复了一遍,这么想起来,她好像从没看到过他的相册,但聂绵卿为什么突然想要看韩澈的相册呢?

聂绵卿从聂真真这里没有得到答案,又胡乱翻找起来。乱糟糟的翻了一通,在书架的最底一层终于翻出一本相册,外壳上面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她猛的将其抽出,灰尘顿时在她眼前飞扬,迷了她的眼,她焦急的擦着眼睛,打开相册。

一页一页翻过,她的绝望从嘴角荡开,瞬间铺满那张浓妆艳抹的脸,整个人跌落在地上,身子歪向一边,无力的靠在书柜上。

聂真真走近了从她手中抽出相册,拿在手里翻看。里面是韩澈少时的照片,算不得年幼了。起初她还害怕,不敢看,害怕看见他和那个女人的合影。不过这本相册里却没有,大多是他和一个男人的照片,这个男人就是那张合照里的男人,和他八九分相似的英俊外貌,韩澈站在他身边,还是十七八岁的少年。那时候的他样貌和现在没有太大区别,只是眼神比现在清澈许多,眉宇间净是爽朗透彻。

翻过一页,一张合照里有四个人,韩澈和那个男人,还有韩振天以及一位高贵的夫人。

照片的一角,细弱蚊脚的字体写着标注——X年X月X日,韩溯生日,全家照。

“韩溯”的话,就是指的这个男人吗?韩澈,韩溯——这么相似的两个名字,两人又是如此相似的外貌,就是兄弟了!聂真真猜测着,应该不会有错。

她低头看向地上的聂绵卿,这就是卿姨年轻的时候爱过的男人吗?她是没有见过这个叫做韩溯的人,可是他和韩澈这么像,光是想想也知道,会有多让女孩子迷恋。

她蹲下身子将聂绵卿抱住,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事实上她现在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贺明彤回来了,也许最终她会落得和卿姨一样的下场,或者更惨。韩澈到现在也没给她打过一通电话,昨天的话是骗她的,那么今天的会议恐怕也是骗她的,他是否同贺明彤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里,然后商量着该怎么解决掉她这个麻烦?

“真真……他不叫童墨,他告诉我他叫童墨,到死,我都以为他叫童墨!”聂绵卿抱着聂真真,在聂真真听来,她的话语无伦次,她根本听不懂。可她只能选择顺着她,无论她说什么,她都只有顺着她。但卿姨话里的意思是,这个叫做韩溯的男人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聂绵卿呜咽着,泪水在她脸上斑驳的有些离奇,乌云蔽日般的悲恸萦在她眼中,密密交织,那种蛊惑的情愫散不尽,印刻着她锥心般的挣扎!